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镇魂】《赎》01

*假如鬼面成了个人类小孩儿

*原著向,无剧版设定

*日常文,巍澜不拆不逆

*bug请指出,ooc见谅

 

 

 

  【一】

   

   

  赵云澜今天又是最晚到班的一个。

   

  位于大学路九号的特别调查处正式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但最近正是酷暑时节,脏东西在阳间的活动大大减少,特调处本来就十天半个月接不到一茬案子,近日更是越发清闲了。

   

  赵云澜到的时候已经八点一刻了。告别了送他上班的沈巍,他抬眼看了一眼烈烈炎日,连忙钻进屋准备迎来令人心旷神怡的冷气。

   

  结果冷气还没扑面而来呢,他先被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给吓到了——他们特调处走得是低调神秘路线,办得都是疑案悬案,外面的人看他们都觉得诡异又渗人,什么时候还有同事愿意来串门了?

   

  定睛一看,来人还不是陌生人,这人姓肖,外省一个市刑警队的。当初赵云澜为了追查一个逃窜的恶鬼跨省办案,那时候跟这人有过一面之缘。

   

  赵云澜一笑,连忙去跟人握手:“这不是肖老弟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来人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想到赵云澜还能认出自己。他点头还了个礼,一推鼻梁上的眼镜,也不废话,开口就是正事:“赵处,您终于来了。是这样的,近期我们队破获了一个全国性的拐卖儿童案,救出了很多被拐儿童。”

   

  赵云澜很想让自己能够进到门里头好好吹个空调,连忙接话:“知道知道。这件事上面非常关注,前段时间还重点表扬了你们市刑侦局。你们骆队还升官了,回去可要替我恭喜他一下。怎么?肖老弟来此是跟这件事有关吗?”

  肖海洋没能理解赵云澜的意思,仍旧笔直地站在门口,一板一眼的向他陈述,语气沉稳得如同汇报工作:“是的。在我们解救的被拐儿童中,有一个男孩儿没有信息录入,我们查了好久也没查到他的家人信息。后来,在我们的询问中,他说似乎与您相识。”

   

  “……认识我?”赵云澜迅速思考了一下自家亲戚朋友家里有没有哪个倒霉孩子失踪了。

  “是的。刚好我此次要来龙城出差,便将他带了过来。”肖海洋说完了自己要说的,侧身把身后的小孩儿让了出来。

   

  赵云澜一愣。

   

  只见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孩儿坐在门口还没有人使用的办公桌上,穿着明显过大的短袖和黑色长裤,低着头研究着手里的手机。最让人惊讶的是,他有一头让女孩子艳羡的黑色长发,几绺发丝垂在额前,以赵云澜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脸。

   

  似乎是注意到前面说话的人没了动静,小孩儿慢吞吞地抬起了头,露出一张苍白、稚嫩又过分精致的脸。他看到赵云澜,扬起了一个几乎是称得上是可爱的笑:“云澜!”

   

  赵云澜被这熟悉的样貌恍惚了一下。

   

  对面的男孩儿眨了眨眼,眼神说不出的通透伶俐。

   

  “不对。”赵云澜直觉那里有问题,一皱眉,“……鬼面?”

  男孩儿的笑容瞬间消失,十分收放自如。他撇了撇嘴,低声道:“没意思,这么快就认出来了。”

   

  真的是鬼面?他怎么会在这儿?不对,他怎么还活着?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思考,肖海洋就打断了他:“赵处,您认识这个孩子吗?”

  “额……算认识吧。”赵云澜无奈。

  肖海洋点头:“那么这个孩子就交给您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肖老弟慢走!”赵云澜连忙又顶着太阳去送。

   

  直到看到肖海洋打车走远了,赵云澜才皱着眉头准备回去。而白天上班的几位刑侦科的人都已经冒出了头,纷纷围观坐在桌边的前任鬼王。

   

  “真的是鬼面?”祝红怀疑。

  “应该吧?”大庆不确定。

  “这不和大人长得一模一样吗?肯定是。”林静判断。

  “管他干嘛。”楚恕之十分冷酷。

  “那个……小朋友,你要吃点东西吗?我这里还有昨天买的糖。”

   

  郭长城话语一出,就发现周围人忽然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把他吓得一缩:“怎、怎么了?”

   

  楚恕之把躲在他身后的郭长城拎出来,语气十分疑惑:“你的心究竟是怎么长得?”

  郭长城茫然:“有问题吗?”

  大庆一把跳到他肩上,肥硕的身躯把豆芽菜一样的小郭压得差点摔了,问:“你知道这个是谁吗?鬼王!斩魂使的双生弟弟,当初把大封捅了一个口子的就是他!你居然还送他糖!”

  真不知道到底是善良还是缺心眼儿啊。

   

  郭长城又看了一眼低着头没搭理他们的鬼面,疑惑:“可是他是个人类啊。”

   

  众人沉默。

   

  大家都清楚,郭长城是镇魂灯芯的转世,生生世世都是普通人。如今大封已亡,轮回已立,镇魂灯火生生不息……而郭长城还是个什么都干不好的废柴,但却也有了一项特殊能力。

      

  他对“鬼”的气息特别敏感。

  并非单指鬼族,而是所有的幽冥之物,但凡和阴间有了那么些七拐八拐的牵扯的,郭长城都能敏锐地察觉,然后瑟瑟发抖。

   

  ……标准的特调处吉祥物。

   

  所以他说是人,那么十有八九面前这个和沈巍、或者说鬼面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儿真的是人,还是特别干净、与阴晦之物没有丝毫牵扯的那种。

   

  赵云澜回来时就看到郭长城正在给鬼面递糖。

   

  鬼面也没客气,接了过来。但他没有吃,而是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然后忽然若有所感,抬头看向了赵云澜。

   

  没有之前装出来的天真可爱,他的一双眸子无悲无喜,扯起嘴角时隐隐有些讥诮。

  ……不过鉴于他长了张包子脸,讥诮也讥诮的十分有限。

   

  赵云澜面无表情:“怎么回事?”

  “不知道。”鬼面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本来以为我都死了,结果眼睛一睁发现就这样了。”

   

  鬼面十分尖刻地笑了一下,可是笑声却十分稚嫩。他察觉了这种违和,索性收敛了表情,道:“大概是老天有眼,觉得我活下来更好吧。”

  赵云澜撩了撩眼皮:“如果老天有眼,你早五千年就被劈死在大封里了。”

   

  “谁知道呢?”鬼面语气轻松,手里还拿着个手机,是来之前别人送他的。他有些幸灾乐祸,“就是不知道我的兄弟看到我会怎么想。”

   

  怎么想?把你丢出去。

  赵云澜冷酷地揣测了一下,觉得凭沈巍对鬼面的态度,把他扔出去自生自灭的可能性很大。

  毕竟在他心里,鬼面是死是活跟他都没关系。

   

  赵云澜又看了兴致勃勃的鬼面一眼,有些唏嘘地叹了口气。这小屁孩儿追在沈巍后面这么多年,殊不知沈巍压根没把他往眼里放。

   

  说实话,他也挺想把鬼面丢出去的。但一来对方现在是个小孩儿,二来刚刚出去时肖海洋详细地询问了一番,无奈之下他只能暂时承担了对方监护人的责任,现在还真没法不管不顾地把他扔下。

   

  赵云澜伸手一扯,直接拽着鬼面的后领子把他拎了起来。他目光四下一望,对上众人八卦的眼神,斥责:“该干嘛干嘛去,都很闲?这小孩儿我拎走了。”

   

  “切。”众人白了他一眼,转身又各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赵云澜把鬼面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鬼面左右看了看,直接坐到了办公桌上。

  嗯,很高,视野良好。

   

  赵云澜:“……”

  赵云澜:“你给我下来。”

   

  “不,这儿挺好的。”鬼面满意地晃了晃腿。

   

  “你现在心性也成小孩儿了吗?爬高上低的。”赵云澜无奈扶额,坐在椅子上,很想点一根烟。

  他的指尖蠢蠢欲动了一下,不过最近正在戒断期,他的烟都被沈巍没收了。

   

  鬼面转了个身,盘腿坐在桌子上,上下打量了赵云澜一番,笑得意味深长:“山圣如今的凡人生活过得真是满足啊。”

   

  赵云澜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正好看到他大大方方敞着的领口下隐藏着隐隐约约的红色痕迹。他“啧”了一声,手指敲了敲桌子:“大人的生活小孩儿别管。别用什么老天有眼糊弄我,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真的不清楚。”鬼面叹气,语调幽幽,“不过山圣大人,你也说过,天道不会绝人之路大封将破之际,四柱重立;鬼族沦亡之时,轮回大成;而沈巍……”他表情有些复杂地看了赵云澜一眼,“沈巍献祭之后,生出了三魂。

  “按照天道至死方生的态度来看,留我一命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我与他不同,如今我没有灵力,不会法术,学不会也用不了,彻头彻尾的凡人一个。”

   

  鬼面说到这里,几乎是委屈的弯下嘴角:“说到底不还是你偏心吗?若你当初对我好一点,我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赵云澜没想跟他打太极,从抽屉里摸出一块戒烟糖丢嘴里:“你在这儿坐着吧,过两个小时沈巍就下班了,让他来收拾你。”

   

  “呵,他才不会在我身上费心。”鬼面歪头看着赵云澜,他活了这么久,干过不知多少毁天灭地伤天害理的事。可没有了鬼王那层壳子,褪去了曾经的疯狂和诡异后,他的眼神居然是清澈的。

  “鬼族已经消亡,我的兄弟是被天道承认的人。当初他还不神不鬼时就没把我放在眼里,现在……”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鬼王一出生就学会了吞噬,他的幼年时期血腥又短暂,充满了杀戮和撕咬,记忆里从未有过这样稚嫩干净的双手。

   

  他看着眼前的赵云澜,看着他曾经也敬仰过的大荒山圣,笑得真挚又诚恳:“他可没有你这样的心胸,怎么可能容许我还活着。”

   

  “杀人犯法。别说的你好像比我了解他。”赵云澜语气平淡,把手里的文件丢在桌子上,挑眉看了他一眼,“愣着干嘛?下去,熊孩子就会妨碍公务。”

  他发现鬼面待在桌子上沉默不语,索性直接站起身,像刚刚一样揪着他的领子把他丢到了沙发上。

   

  赵云澜四下寻摸了一番,看到了鬼面之前带着的手机。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机身还是崭新的,随手丢给了鬼面,道:“你先自己玩会儿手机,不会玩就出门找那个光头和尚问。我这儿还有事,不准乱跑,我是你的代理监护人。”

   

  鬼面一言不发地接过手机,窝在沙发里仰头看着他,眼神十分复杂。

   

  赵云澜坐了回去,神色平静地处理这几天交上来的数份报告,脑袋都没抬一下:“看什么看,未成年都需要监护人。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不出意外你会被交给你哥。”

   

  “……我哥?”鬼面慢吞吞地低声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面上显出一个十分玩味的笑容。

   

     

  【待续】

评论 ( 17 )
热度 ( 39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