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杀破狼/长顾】旧时书(盲狙全国一/架空)

*不老魔女pa,《时滞》小番外

*盲狙全国一,写给未来18岁的你

*武功盖世皇子庚x不老魔女宅男昀

*喜欢请留评

 

正文:章一、二、

 

 

   【正文】

   

    

  故园有间很大的屋子,做了书房。

   

  里面都是顾昀的藏书。他本不是爱看书的人,但常年闲在家里没什么事干,沈易怕他闲傻了,经常给他带书看。且早些年他还没整天待在屋里时,有时候见哪本书封皮名字看着欢喜了也会随手买一本丢屋里。

   

  再加上长庚也会带一些书回来,时间久了这里面什么都有,从孤本绝版到地摊盗印,从经史典籍到话本小说,还被翻出过几本活春宫,杂七杂八堆了满满四个书架,后来还是长庚看不下去,好一通整理,才让这些前人先辈的心血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顾昀不爱进书房,他一般时进来随手抽一本就走,然后到湖心亭里一边喝酒一边看,看书速度慢得令人发指。长庚禁了他的酒后,这书房就彻底与他分道扬镳,顾昀连自己写字的文房四宝都搬卧房里去了。

  

  结果这天,长庚做好了饭到处看不到人,找了一圈就见这位十年不见得看完八本书的爷正对着书架找东西。

  

  “你在找什么呢?小心点!”

  

  书架很高,顾昀够不到。他就搬了个凳子,仗着轻功好直接单脚点在椅把上,手在书架上不断巡索,看起来就跟耍杂技的一样。

   

  耍杂技的顾魔女把长庚吓了一跳,连忙扶了一下,生怕这脆弱的椅子寿终正寝把他的义父给摔了。

  

  顾昀却一点事儿都没有,痛快地跳了下来,鼻梁上还架着好久没带过的琉璃镜,问长庚:“我十几年前写的东西,估计摞了一沓,你收拾时看见了没?”

  

  书房被长庚整理的相当有调理,各种书籍分门别类。但顾昀记得自己当初写点东西也会随手扔在书架上,就是找了半天,一张也没看见——不过十几年前的东西,还存着的几率确实很低。

  

  但长庚果然没让他失望,打开了一个格子:“你的手稿我都放这儿了,十几年前的都泛黄了,应该是这些。”

   

  顾昀接过来看了两眼,笑道:“就是这个。我昨天晚上突然想起来的。”

  

  长庚对这些不感兴趣,将下巴搁在他肩上,视线随便扫了两下,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写的什么?”

  

  “大概是‘小长庚观察日记’。”顾昀翻了一会儿,抽出一张,“喏,这个是写给现在的你的,自己看。”

  

  ·

   

  顾昀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记性不好。

  

  这也不怪他,漫长的生命在他的脑子里塞了太多了东西,如果不及时清除一部分,长久的岁月会成为他很大的负担。

  

  故而他养成了不重要的事就随时忘掉的习惯。可是这样的习惯也产生了一个后遗症,偶尔——次数并不多——他也会忘掉一些很重要的事。

  

  那会儿顾昀刚隐居,抛头露面这么久,躲清静时其实并没有那么适应。沈易也还是个二十不到的毛头小子,见顾昀把上星期自己交代给他的事又忘掉后,一口气卡在了喉咙里:“我说顾子熹,你记性不好能不能动动你那高贵的手,写写字把事情记下来啊?”

  

  顾昀慢吞吞地喝了口酒:“再说吧,反正又不太重要。”

  

  那会儿顾昀是真的觉得不重要——反正已经决定归隐山林了,那就彻底归隐呗,山林外的俗事记它做什么。

  坐地就能飞升的顾神仙心十分大。

  

  但后来,他养了个小崽子,并且觉得这小崽子挺可爱的。他的生命里来来回回见过太多人的死去活来了,生命几乎失去了颜色。唯独这个小孩儿是不同的,他活在这世上,就是和他顾昀相依为命。

   

  揣着一颗慈父心的顾昀觉得,小时候的长庚长得很快,一溜烟儿就已经十几岁了。衣裳一月一换新都挡不住他抽条的个子。他有时候就觉得,当初那个跟狼抢食跟他撒娇的小小身影在他的记忆里渐渐模糊,第一次发愁起时间怎么过得如此之快。

  

  他还没来得及享受养幼崽的快乐,孩童就已经成了翩翩少年。

  

  也不知怎的,他想起了曾经沈易说过的话,因此难得钻进了书房里,想要把记忆里还未褪色的稚嫩孩童的样子记下来。

  

  这样就算以后真的忘了,他还能随时看看回忆一下不是?

   

  ·

   

  长庚知道顾昀有以笔记事的习惯,就是不知道他居然把自己小时候的事都记了下来。因此对那封“给现在的自己的信”毫无兴趣,一门心思地往顾昀手里那一沓瞅。

   

  顾昀也没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让他看。长庚爪子一动,抓住了他的手,调整了下角度,能让自己看得清楚。

   

  上面就写了一句话:“小长庚有点黏人,今天出个门抓着我的袖子不放。都十多岁了,哎。男孩子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语气十分忧心忡忡。

  

  顾昀叹息:“我只觉得你小时候黏人,没察觉到你长大之后更黏人。”

   

  长庚闻言,笑眯眯地拽了拽他的袖子,语气跟蘸了糖一样,腻腻歪歪的:“义父。”

   

  顾昀现在听见这称呼有点牙疼,偏头躲了躲长庚喷吐在他脖颈间的呼吸,道:“得得得!袖子给你扯断了!”

   

  “断了就断了,我的也给你扯断就是。”长庚意有所指道。

   

  “我要你袖子干什么?”顾昀翻了个白眼,“不给看了,因为我忽然发现,你跟你小时候一点区别都没有。”

   

  其实还是有区别的,小时候没这么爱欺负人。

  顾昀不动声色地拍了一下长庚另一只搭在他腰上的手:“站好了。”

   

  长庚收回手,勉为其难地站直了身体。手里还捏着那张信,摇了摇,问:“那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说不给长庚看了,但顾昀仍旧一张一张翻得来劲:“我当时写你小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开始想你长大后什么样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抬起头,看了长庚一眼,笑道:“和我预想的差别不大。”

   

  长庚表情一僵,轻轻抿了下唇。

   

  他认真地看起了手中的信。

   

  顾昀写这个的时候明显是闹着玩的,连个收信人都没写,上去就是一句“长庚你今年多大了?”

  长庚:“……”

   

  顾昀平常给他写信,用词华丽,每一句都透着精巧构思,隔着信都能让人看见他对着你笑的模样,一笔一划都浸淫了“风流”二字。可是这封上面显然就是随手一划,写得相当随便,就好像趴在书桌前久了,困极时拿来打发时间一样。

   

     

  “我觉得这封信你看不见,因为估计那会儿我都忘了我还写过这个东西。今年你十二岁,等你看到这封信时你多大?十八?十九?二十?该加冠了吧。

   

  “我这会儿在记你小时候的事,想想时间过得真快。刚捡到你那会儿你才一点点大,我一只手就能抱过来。你说你八岁,我看着顶多也就六岁,缩起来跟个肉团子一样,捏起来软乎乎的。

   

  “一晃眼都过去四年了。我在这故园待了也有十年,沈季平都从小不点长到被催婚的年纪了,见天往我这儿躲,烦都烦死了。可是仔细想想,还是你来以后这里才变得有意思,有了点人气。

   

  “我活得太久了,久过了一般人一辈子的寿数。所以我根本看不见时间的变化。我从来都不知道人能长得那么快,这才四年,你都从小团子长到我腰间那么高了。

   

  “未来你会长多高的?你会怎么样呢?小孩子总待在一个地方不好,我想过要带你出去转转。可是天下之大,无处为家。我游历了那么久,见过了那么多,总觉得还不如待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好。躲避世事纷乱,红尘万千。一壶浊酒常伴,一点清茶淡饭,何其妙哉?

  

  “如果你将来真要出去,我可能还拿你真没办法。天地广阔,总有你想去的地方、想见的人。如果你今年真的已过而立,那么为天下立心,为生民立命。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正直仁善的人,不求闻达诸侯,不求青史留名。只愿你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不过想想,如果你真的离开了,独自一人留在故园,我可能也会寂寞吧。”

  

    

  最后一句话被顾昀蛮横地划去,长庚几乎想象到他写完这句后嗤笑一声感慨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时的样子。

  

  他拿着信的动作几乎是有些珍而重之起来,看着还在翻看旧时文章的顾昀,轻声问:“子熹,我离开的那段日子,你有想我吗?”

   

  顾昀手上的动作一顿,片刻后,他若无其事道:“当然。我日思夜想,辗转反侧,朝不能食,夜不能寐……”

  

  长庚连忙去堵了他花言巧语的嘴。

  

  他的心仿佛被小火轻轻熨烫着,又暖又温柔。

   

  子熹啊,你的挂念,是我一生最好的慰藉了。

   

     

  【完】

   

     

   

一点小后续——

 

长庚(翻了翻信):怎么没落款?你没写完?

顾昀:额……写完了,就是忘了落款而已。

 

长庚眼神一动,一把抢了顾昀手中的一沓纸,找了半天,看到了一张带落款的。

 

信中写道:“不说别的,长庚啊,小时候你这么爱撒娇,将来有没有改掉这个毛病?你这样以后是不好讨媳妇的!说起来你有喜欢的人吗?长什么样?好看吗?温柔吗?哪家姑娘?你们成亲了吗?有孩子没?”

 

顾昀:……望天

长庚:义父放心,我讨到好媳妇了,漂亮又温柔。孩子嘛……我努力让他给我生一个。

 

顾昀:……

评论 ( 12 )
热度 ( 116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