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龙族/楚路】别哭(短篇/一发完)

*私设楚路已在一起

*无脑猜想龙族V,gay不过gay不过

*楚路属于对方,ooc属于我



“他不敢松手,不敢眨眼,甚至不敢呼吸,怕眼前这个人忽然就消失不见。”——《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
      

      
       
【正文】
      
       
路明非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里没有龙族,没有混血种,没有小恶魔与大怪物,只有他一个普普通通的衰仔,和一个高冷霸气的师兄。
        
他见到了楚子航心心念念的那个名为“楚天骄”的男人,和楚子航的相貌有几分相似,透着一种落沓的沧桑和时光雕琢出的成熟。这个老男人是个话唠,就住在他们隔壁,经常抓着他对他说他儿子多么多么优秀,就和明非你一样,你们如果认识了,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路明非心说我当然知道你儿子优秀,但他和我不一样。我是一个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废柴,师兄多酷啊,在球场上一站,表情都不用做,就能引得一大堆漂亮女孩儿尖叫。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怎么可能做朋友呢?
         
楚天骄继续喋喋不休,说他一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有这么个儿子。
         
路明非看着这个沧桑的老男人,心说你老婆都跟别人跑了,儿子也有新爸爸了,你这个只能开着老板的车去接儿子的无能男人算什么呢?
        
他忘了那些话他有没有说出口,只是好像下了一场很大的雨。把整个城市冲得黑亮黑亮的,他孤零零地站在雨里,没有伞,没有雨衣,浑身上下淋得湿透,仿佛全世界只剩他一个人。
          
而楚子航穿着高中校服,忽然利落潇洒地站在他面前。冷漠的杀胚撑着一把伞,帮他擦去了脸上的雨水,说:“路明非,别哭。”
        
路明非醒了。
         
耳边是芬格尔导航的吱哇乱叫,房车在公路上狂奔,红发巫女头也没回道:“睡醒了?吃点东西。”
         
人工智能芬格尔毫无眼色地吐槽:“哈师弟你总算醒了。在你睡着的这段时间我们躲过了来自学校的十十七波试探和攻击。通过我缜密精确的测算我们现在逃往了尼泊尔方向……哦,你最好擦一下你的嘴角,有口水。”
        
路明非下意识抬手抹了下,疑惑:“啊?我睡了多久?”
      
诺诺看了一眼车载时钟,道:“两个小时吧。”
      
“我来开吧。”路明非从副驾驶座上起身,没想到脚忽然一软,一下又栽倒了。
       
诺诺瞥了他一眼:“你还是省省吧,先去吃点东西补充能量,我们清闲不了多久的。”
        
手机屏幕上的二次元芬格尔对他挤眉弄眼:“我亲爱的师弟,两个小时前你被装备部最新炼金子弹击中。虽然被师妹快速取了出来,但真亏你的伤口这么快就能修复——不愧是怪物啊。不过你的血流得太多了,现在嘴唇很白。”
         
路明非迟钝地回忆了一下两小时前的景象——学院派来了一帮变态来追杀他们,这辆为了不可描述目的的房车根本跑不过被神经病们改造过得跑车。更何况天上不知何时还冒出了一架直升机,路明非干脆翻上了车顶,正面开火轰了它——不过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看情况结局还不错。
       
诺诺提醒他:“对了,12个小时要到了。我建议你最好去投喂一下你的男朋友,我怕他又该闹了。”她皱了皱眉,略有苦恼,“路明非,我怀疑你的记忆出了差错,恕我直言,你男朋友真的一点都不像个杀胚。”
        
“这大概是现在小姑娘们中间最流行的奶狗男友吧,或许还有反差萌?”人工智能芬格尔补充。
        
诺诺奇特地看了路明非一眼,眼神含义大概是“没想到你还好这口”。
       
路明非充耳不闻,他已经被这一人一机的打趣磨炼到脸皮厚度直线上升,捂着小腹裹着纱布的伤口,一瘸一拐地挪到了后面的卧房。
        
诺诺的时间掐得很准,路明非打开门的时候楚子航刚好睁开眼睛。现在是晚上,卧室里很黑,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骤然亮起,像是黑夜里燃烧的两朵金红色火焰。
       
路明非表情不变地打开灯,看见楚子航的身体瑟缩一下,对着他露出一个警惕的表情。
       
路明非有点想笑,哭笑不得的那种笑。如果在过去——那个楚子航存在的过去——谁能想象到让混血种们闻风丧胆的杀胚会露出这种猫一样的神情呢?
        
狮心会的前会长可以是孤狼,是狮王,唯独不会是胆小的猫,因为猫太弱小了。
         
可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凭他两小时修补了穿透性伤口的恢复能力,那个被楚子航咬出的牙印居然还留着,像是某种徽章,代表着他现在没有做梦。
        
路明非没有露出任何敌意,但对着过分紧张的师兄还是有些头疼。楚子航可以对任何人有敌意,唯独对路明非不会——他向来把衰仔护在身后。
         
“师兄啊,你是还在怪我啃了你一口吗?你也咬了我啊,我们扯平了。我不会伤害你,我保证,好吗?”路明非把双手举过头顶。
        
投喂楚子航的事情在之前的72小时都是诺诺做的,因为楚子航面对路明非时仍旧会警惕,如同猫炸开了浑身的毛,对着敌人发出威胁的吼叫。
       
但显然小巫女不想再安抚一只随时会暴起咬人的怪物了。
       
楚子航好像听懂了他的话,身体放松了一点。
        
路明非见有效果,连忙再接再厉,拖着没力气的腿慢慢走过去,又开始了他的废话连篇。
       
“师兄啊,你不知道我找到你时有多开心。我现在正在被学院追杀你知道吗?全世界的混血种都在我屁股后面啊,想想多刺激……”
        
楚子航露出了一点好奇的神色,愣愣地看着他,像个懵懂的幼童。
      
路明非忽然住了嘴,透过楚子航,他想起那个在他的梦里话唠的男人,那个在过去死于奥丁枪下的男人。
        
他和楚天骄不熟,甚至从未见过。可是梦里那个无脑吹儿子的老男人身影是那么熟悉——就好像他真的有这样一个啰嗦又无聊的老邻居一样。
       
他也曾手握刀剑去弑神吗?
       
那个无能又强大的男人,如果真的撕裂了那个面具,看到了下面楚子航的脸,会想什么?会做什么?
        
他会把屠龙刀送进儿子的心脏?
还是……会给孤独的楚子航一个温暖的拥抱?
         
路明非站在楚子航面前,试探着伸出手:“师兄。”
       
被全世界追杀的怪物伸出手,想要拥抱他的同类。
       
路明非的瞳孔是很柔软的浅棕色,被光线一打,虹膜有点重影,清晰地映出了那一双略微懵懂的黄金瞳。
       
楚子航对他伸出了手。
        
路明非几乎是有些迫切地抓住他,楚子航的手很暖,对失血过多的路明非来说几乎是烫的。
       
他恍惚想起刚刚做的梦,想起满天大雨里楚子航对他伸出的那只手,想起过去无数个夜晚楚子航对他的八婆和关心,想起北京地铁站里楚子航那个义无反顾的背影,想起他和楚子航在一起时那个清浅又温柔的吻,想起日本大逃杀时他坐在楚子航怀里和他紧贴在一起的心跳。
       
我早就放不开了,师兄。他想。
       
路明非蹲下身,认真地与楚子航的手十指相扣,呢喃:“楚子航,我放不开你了啊。”
        
“路……明……非?”楚子航疑惑地看着他,不甚熟悉地吐出了三个字。
      
路明非一呆。
     
楚子航这几天,除了梦中会吐一些呓语,向来是安静而沉默的。诺诺以为他可能被那副面具洗去了一些记忆,不记得他们了。
      
可现在,楚子航有些吃力地念着这三个字,像是在和脑中的什么东西战斗一样,吐字艰而坚定。
       
他伸出空着的另一只手,抚上了路明非的脸,认真道:“别哭。”
      
路明非呆呆的,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楚子航一只手还和路明非紧紧扣着,另一只手却轻柔地给他擦泪,重复道:“别哭。”
       
路明非胡乱地抹了把脸,一把抱住了楚子航。
     
“师兄——”
       
男孩儿拥抱着他失而复得的温暖,再也忍耐不住,痛哭失声。
      
与世界为敌时,有你在身边,真好啊。
      
楚子航顺势将他拥在怀里,无声地安慰。
        
无家可归的怪物有了一个怀抱,如游鱼入海,倦鸟归巢。
       
破碎的梦境里开出一片温暖花海。
       
今生已矣,此生无憾。
       
忽然,房车一震,夹杂着芬格尔咒骂的警报声忽然响起:“主席主席,呼叫前学生会主席路明非。废柴师弟不要和男朋友亲亲我我了,学院的追杀已经过来了!迅速拿起武器准备回击!妈的EVA的运行速度怎么这么快!她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又偷偷升级了!”
       
路明非迅速擦干眼泪站了起来,他随身还带着恺撒赠与他的沙漠之鹰,里面灌满了子弹。
       
他手足无措地看着楚子航,在一针扎晕他和安抚他好好待着之间纠结了一秒,果断拿起了桌上的氯胺酮。
       
“路明非……!”楚子航有些着急地喊了他一声。
      
路明非要扎下去的手猛然顿住。
    
诺诺的声音也伴随着怒吼传过来:“路明非你磨蹭什么呢!”
       
“路明非!”楚子航的语言能力似乎还未恢复,他焦急地看着路明非,从脑海中拼命扒拉着能吐出口的字句,“我要……保护你!”
      
“……什么?”
       
楚子航不知道他说出了过去他从来不会吐出口的心里话,只坚定地看着路明非:“我要保护你。”
      
路明非笑了,被追杀这么久,他第一次笑得如此毫无阴霾。
      
“好!”
      
他将沙漠之鹰放到了楚子航的手里,认真道:“师兄,但你也要先保护好自己。”
      
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他从旁边EVA给的装备里抽出了一把装备部改装过的M16,头也不回地冲到了前面。
      
他心道,去他娘的学院,老子也是有男朋友护着的人,跟你们拼了!
     
        
【完】

评论 ( 23 )
热度 ( 329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