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十八

第十七章_半岸清山半夕阳

 


咳,你们要原谅一个继沉迷阴阳师之后又沉迷国漫的写手……

东方美人真得好好看啊!

黑字引用原著

——————————————

第十八章_也无风雨也无晴

 

萧景琰到达宁国侯府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梅长苏湿了个透心凉,但好在有药吊着,勉强还能做出个正正直直的姿态来。萧景桓就在他一旁嘘寒问暖,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礼贤下士。

 

萧景琰感觉到坤阴眉宇间淡淡的疲惫和烦躁,于是立马凑过去,问道:

 

“这里发生了什么?先生怎会如此狼狈?”他的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关切之意。

 

梅长苏眉头一皱,旋即展开向他行了个礼,面上是恰到好处的冷淡和疏离,也许还能看出那么一点点厌恶。他道:“今日来宁国侯府做客,不曾想发生了点儿事。这般模样让殿下见笑了。”

 

“景琰,怎么着我也在这里,你可不能只看美人不顾孝悌之礼了吧?”萧景桓把梅长苏的神色收入眼中,打趣一般看着萧景琰,心底却在暗暗冷笑。

 

“皇兄。”萧景琰不咸不淡地行了个礼。虽然萧景桓也受梅长苏提点说要亲近他,但面对这个对自己的坤阴献殷勤的乾阳,他实在是做不出面上的友好,甚至比之前还要冷淡。

 

萧景琰心悦梅长苏一事全金陵皆知,萧景桓也不指望他能对自己这个梅长苏的主君态度好到哪里,不过鉴于此种关系,他相信在未来的夺嫡大业中,萧景琰会成为自己的一方助力。

 

前提是他没有对那个位子抱有觊觎之心。

 

想起手下的女谋士以往的提点,萧景桓不着痕迹地看了萧景琰一眼。

 

“对了景琰,今日你怎会在此处?”

 

萧景琰目光淡淡:“我白天去拜访苏宅,听说苏先生今日来宁国侯府做客。晚间却看到侯府后火光冲天,便来此看个究竟。”他看向梅长苏,“还好先生无事。”

 

他似是感慨地叹了一句:“也不知宁国侯府得罪了谁,今日竟差点儿被烧个干净。”他语气里似是畅快又似是遗憾,毕竟萧景琰与宁国侯谢玉不合时日已久,说出这话倒算是合情合理。

 

萧景桓眼中有得意之色,但面上依旧是得体的微笑:“这里有我和蒙大统领在,能出什么事。”

 

到此,梅长苏终于接了一句话:“誉王殿下,先前说的,希望殿下能够记住。”明里暗里提点要安抚“愤怒”的蒙大统领一事。

 

萧景桓自然不会忘:“先生所言本王自然记得。”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萧景琰:“景琰,先生此时还要赶回府换衣裳呢,你我就先行一步吧。”

 

“我送先生回去。”萧景琰淡淡接道。

 

梅长苏眉头一皱,眼含愤怒,似乎拒绝的话语就在喉间,但到底是咽了下去。道:“靖王殿下,我苏宅有仆来接,无需您多此一举。”

 

萧景琰却不接话,笔直地站在一旁,似乎早就下定了决心,谁也赶不走。

 

“景琰啊,你这个性子就是太倔了。这样先生肯定会不开心的,我们还是先走吧。”萧景桓乐呵呵地充当和事佬。

 

梅长苏深吸一口气,先是对萧景桓行了个礼,道:“殿下,今日之事多谢殿下相助。苏某有事要与靖王殿下谈谈,还望殿下回避。”

 

萧景桓一笑:“我这个七弟本性如此。看在我的面子上,望先生莫怪。”

 

“苏某自有分寸。”

 

萧景桓拍了拍萧景琰的肩:“好自为之。”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萧景桓转身先走,几步之后,脸上的笑意倏然淡了,他回头看了一眼似在对峙的梅长苏和萧景琰,眼里是若有所思。

 

……

 

看萧景桓乘马车离开,一直绷着黑脸的蒙挚终于松了口气。

 

“你俩这演得也太真了,连我也差点儿被骗过去。”

 

梅长苏笑了笑:“这不是还没有吗?”

 

萧景琰也不是刚刚那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眼里的关心压也压不住:“先生快走吧。你落了水,这里有风,受凉可不好。”

 

“对对对,赶紧走。小…苏先生这身子骨可经不得寒。”蒙挚一脸恍然,正巧此时马车赶到,他欲拉着梅长苏登车,不想却被另一人抢了先。

 

“先生快走吧。”萧景琰半扶着梅长苏,将人送上了马车。

 

蒙挚挠挠头,也跟了进去。

 

萧景琰帮着把梅长苏还在滴水的外套脱去,又用毯子把人给裹了起来,拉着梅长苏的手运功给他驱寒。乾阳身上浅浅的松竹香包裹着坤阴,梅长苏舒适地眯了眯眼。

 

蒙挚坐在一旁,很想说一句“不知道你们谁是主君谁才是谋士”的感慨,但又觉得这话有些僭越。他左思右想,最终还是找了个别的话题:

 

说实话,今晚真是……

 

今晚的局梅长苏几天前就与他们推演解释过,可事前再怎么谋算预测也不及经历来得惊心动魄。

 

你旁观者尚且如此,他们身在其中的人,无异于一场煎熬……

 

见梅长苏脸色缓和,萧景琰却不舍得放开这人的手,他的体温太低,握在掌心仍旧偏凉,他乐得当一个暖炉给人暖手。

 

梅长苏也没有拒绝,他也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已经发生变化。当他和乾阳发生了肌肤之亲以后,从身到心,他会逐渐的适应这个人的气息,被打破的防线再难成形。

 

毕竟,梅长苏的心底深处,从未对萧景琰设防。

 

蒙挚不自在地闪了闪目光,说实话这一幕他也不是不熟悉,毕竟当年在赤焰军任职的时候,林殊就经常把手塞靖王殿下怀里暖,说起来林少帅天生跟个小火炉似的,也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去暖手。

 

不过时隔多年,他再看到这一幕,除了物是人非的感慨和莫名的欣慰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

 

真得觉得自己好多余啊。蒙大统领暗暗感慨。

 

于是他继续开口:“对了,长公主当年的隐事毕竟机密,誉王有没有问你是怎么查到的?

 

……

 

两人又在这里说了半天,期间萧景琰顶多偶尔接上两句,除了偶尔给梅长苏倒杯水递个点心外,整体存在感特别薄弱。

 

但蒙挚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多余,于是得了梅长苏的嘱咐——在春猎之时震慑使臣之后,马不停蹄地离开了。

 

萧景琰一路“黏”着梅长苏回了苏宅,这个字最开始还是飞流说出来的。毕竟苏宅的手下看见萧景琰对他们宗主献殷勤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也只有飞流,对这个黏在苏哥哥身边让自己没法靠近苏哥哥的人特别讨厌。

 

本来苏哥哥身边应该只有自己的味道的!

 

梅长苏一路乱七八糟地想着事情,纵然是深夜,思虑繁杂的他也很难入睡。萧景琰在送梅长苏回苏宅之后就从大门回了靖王府,实在是不放心就悄悄从地道过来看看。他拉铃拉得很轻,但梅长苏依旧听得清楚。看着眼底满满都是疲惫的谋士,萧景琰深深叹了口气。

 

“先生休息不好吗?”

 

“思虑过重,倒是失眠了。”梅长苏轻轻勾起嘴角,笑容淡薄几乎虚无。“殿下可是有什么事?”

 

萧景琰无奈:“我就是来看看你。离开之前觉得你心神不宁,没想到你真得没睡着。”

 

梅长苏这才想起细如蚊蝇的铃声,想来若是自己没开,萧景琰便以为自己睡着回去了。

 

“不如我在这里陪着先生吧。”萧景琰斟酌着开口,“我是先生的乾阳……虽然尚未结契,但气息对先生总有些安眠作用。”

 

“那怎么……”梅长苏耳尖微红,张口便要反驳。

 

“不要拒绝。”萧景琰的气息微微外露,没有威压,像是暖阳一般柔柔的,“先生睡不着的话,我也没法睡。”

 

坤阴和乾阳在交合以后就会有微弱的精神联系,若是不去管它自然没多久就消散了。但萧景琰几乎天天都往梅长苏这里跑,久而久之,这联系的强度不减反增,梅长苏也很无奈。毕竟,他没法把萧景琰直接赶出去。

 

松柏一样淡淡的清香萦绕在耳边,萧景琰合衣躺在梅长苏的身边。乾阳身上独有的气息带来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梅长苏原本凌乱的思绪渐渐沉寂下来,最终真得沉沉的睡了过去。

 

萧景琰好像是在给我暖床对吧?在陷入黑甜乡之前的最后一秒,梅大宗主的脑子里闪过这样一道想法。


【待续】


第十九章_沧海月明珠有泪

评论 ( 35 )
热度 ( 267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