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生贺】《见鬼》

 @不成 哈哈哈哈我写完啦!不成宝宝破壳日快乐!阿丸宝宝破壳日快乐!

3000+生贺奉上~


>>任何与专业相关的地方都是我编的,几十年不变的水文风格。求轻喷


————————


00

 

“见鬼。”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这两个字搭在一起配合不同的感叹词和标点符合可以表示惊讶、恐惧、恼恨等多种情绪。

 

而此时此刻,对于自幼就是唯物主义者的萧景琰来说,这两个字,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看着面前白衣长发、清隽漂移的男人,萧景琰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眼花,而是这个人人——或许不能成为人——脚离地面足有五十厘米的时候。

 

他确定,他见鬼了。

 

 

02

 

面前的人,哦不对,是鬼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看起来格外好看。内心深处是个颜控的萧景琰觉得这个鬼是个好鬼,所以直接问道:“你是谁?”

 

“我是梅长苏呀!”鬼说话的尾音翘了起来,有点调皮又有点撩。

 

萧景琰觉得“呀”字戳到了他诡异的萌点,于是很乐意跟这只鬼继续聊下去:“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是我家。”梅长苏身影晃了几晃,找了个地方坐下。

 

“哦,打搅了。”萧景琰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古旧的房屋因为被保护的很好所以没有什么蜘蛛网,依稀保留着无数年前前人留下的痕迹。他回忆了一下搜集的资料,问:“那……你应该是梁朝的鬼?”

 

“不记得啦。”梅长苏答得干脆,笑意微敛,眼底是时光酿成的痕迹,“我在这里呆的太久了。忘记了很多东西。”

 

“你见过外人吗?”萧景琰仍旧保持着好奇心。

 

“见过啊。好多好多人。”梅长苏看了看他,嘴角又挑出一个说不清意味地笑,“但你是唯一一个能看到我的。”

 

像神仙一样好看的鬼看着他,语调惑人:“萧景琰,你是特别的。”

 

 

03

 

萧景琰带着测绘仪器回学校的时候,恰好碰到来看男朋友穆霓凰。

 

穆霓凰是他父亲好友的女儿,两人从小就认识,勉强称得上青梅竹马。鉴于这姑娘平时天马行空的思维,萧景琰拉住了她,问:

 

“霓凰,若是有一个人突然能见到鬼了,是什么情况?”

 

“你见到鬼了?”穆霓凰双目一亮。

 

萧景琰摇摇头,淡定道:“因为前几天舍友安利了一本恐怖小说,想问一下里面的套路。”

 

“嘁,没想到你也会对这个感兴趣。”虽然面上嫌弃,但穆霓凰到底是坐下来解释,“鉴于你说的应该是现代无玄幻背景,那么一般来说呢,有三种套路。第一种,那个人觉醒了某种能力,从此以后他就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甚至还要与他们打交道。同时结识同样有这种能力的伙伴,然后经历磨难走向人生巅峰。”

 

萧景琰觉得自己并没有获得什么灵能斗气魔法之类的,在心里默默划掉了这个选项。

 

“第二种,大概就是他通过某种契机缠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这种情况下,基本上只要完成鬼的愿望或者达成他的要求就没事啦!”

 

萧景琰想了想梅长苏干净的眼神,觉得这条也可以划掉。

 

“至于第三种……”穆霓凰看向神色严肃认真的萧景琰,狡黠一笑,道:“就是人鬼情未了嘛!”

 

萧景琰觉得有什么东西,碎了。

 

 

04

 

萧景琰的专业方向是古建筑研究。N市是历经了许多朝代变迁的古都城,各式古建筑应有尽有。萧景琰本次选择的课题就是梁朝古建筑的研究与保护。

 

梁朝在历史上存在时间较短,资料遗留不多,加之期间经历了数次朝代变迁,建筑存留就更是少之又少。但N市就有一处保存完好的梁史民居,屹立在风雨里,历经千年。

 

没错,那栋民居就是梅长苏住的地方。

 

因为学校离那里不远,萧景琰又是个踏实的。基本三天两头就带着仪器往那里跑,一开始梅长苏还会指着萧景琰带的东西问这问那,后来次数多了,他也懒得在问。就安安静静地飘在一旁,看萧景琰各种倒腾。

 

说实话,萧景琰其实很想跟这只鬼多聊聊的。毕竟这是他能见到的唯一一只鬼,不仅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但不知怎么,每次看到这只鬼笑的勾人的模样,他总会鬼使神差地想起穆霓凰所说的第三种可能。

 

结果怎么开口都变得别扭起来。

 

但他别扭,不代表梅长苏也别扭。

 

梅长苏是一只看上去温温和和,其实有点儿恶趣味的鬼。他能碰到实物,却碰不到人——当然,这是在遇上萧景琰之前。现在,萧景琰伸手戳了戳他,感觉像摸到水一样,冰冰凉凉的。

 

于是恶作剧就从未间断过。

 

比如在他记录数据的时候突然叫一声吓唬,比如在他仰头测量的时候推他一把,比如趁他不注意把双手塞进他脖子里——我的乖乖,这可是零下温度的冬天,梅长苏的体温把萧景琰冻得直接打了个颤。

 

萧景琰大部分时间都会无奈笑笑揭过去,但偶尔也会恼——比如上述最后一种情况——萧景琰直接把鬼从高处扯下来按在地上挠他痒痒,把鬼弄得最后哭着求饶。

 

“哈哈哈哈——景…琰!别闹!放……放开我!哈哈!我…我错了还不成吗?哈……我错了。”

 

“错哪儿了?”萧景琰略带睥睨的看他。

 

“我不该吓你的……你……你放开我!”鬼有点儿委屈,之前大笑流出来的眼泪还在,把眼角染得发红。

 

萧景琰鬼使神差地伸手帮他擦去眼泪。

 

凉的、湿的。除了冰冷的体温,梅长苏几乎不是一个鬼。

 

假如他不乱飘的话。

 

萧景琰感觉心底里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正在生根发芽,他低头,正好跟抬起来看他的梅长苏四目相对。

 

有什么东西炸开在耳边。萧景琰觉得一股热流直直窜上脑海,他下意识地放开了梅长苏,眼睛不自然的四处乱瞟。

 

梅长苏似乎没有察觉萧景琰的不对劲儿,他坐起来整了整衣衫,没再飘,径自坐在地上。开悠悠开口:“景琰啊……”

 

“嗯?”萧景琰回神。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任务,应该完成了吧?”梅长苏问。

 

萧景琰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需要在现场得到的数据资料已经测量完毕,现在要做的就是窝在图书馆整理并且查阅书籍。这座民居属于国家特属的文物保护区,若没有特别批准,是进不来的。

 

也就是说,萧景琰以后都不一定有机会再来了。

 

梅长苏咬了咬下唇,似乎在思索:“你再来一趟吧,难得见到鬼,总要给你留一点纪念。”

 

他没有做过多挽留的话,只是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那就再拖一天。萧景琰想。即使他因为某种不可说的原因已经拖了很久了。

 

“好啊。”

 

梅长苏笑了笑——怎么说呢,那是萧景琰见过的,最好看的一个笑容。

 

 

05

 

萧景琰第二天如约而至。

 

但是梅长苏不见了。

 

宅子不算大,萧景琰怎么说也在里面待了近两个月,大小高低长宽都记录在册,宅子的细节怎么说也烂熟于心。

 

但他翻遍了各处,也没有看到那个一袭白衣,爱飘在半空,有时候喜欢恶作剧,但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的,笑得特别好看的鬼。

 

要不是摆在桌子上的小盒子,他几乎以为,两个月的朝夕相处,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

 

梅长苏一定躲在哪里看他的笑话呢。萧景琰想。

 

就像之前一样,趁他不注意,忽然跳出来吓他一跳。

 

他没有碰桌子上的盒子。他怕他拿了盒子之后梅长苏就不出来了。

 

萧景琰坐在门槛旁边慢悠悠地想,他不出现,那他就等着呗。梅长苏说他活了很久很久,那他在等什么呢?是在等自己吗?他等了那么久,那么自己总该多等他一会儿的。

 

太阳从高悬,到西落,金光从树的缝隙里透过来洒在萧景琰的脸上,刺得他眼睛生疼。

 

他慢慢站起身,坐了一天身子有些僵硬,缓了好一会儿才能动弹。

 

萧景琰拖着还在麻木的右腿,拿了盒子,一步一步离开了这栋古老的宅子。

 

风真冷啊……

 

这种被人挖去心脏的感觉,仿佛无数年前,他感受到过。

 

 

06

 

萧景琰以为,那场没有结果的等待,就已经是最后的结局了。

 

但第二天,他从教室回到属于自己的单人宿舍,看到大大方方的坐在自己床上翻书的梅长苏的时候,感觉老天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一瞬间从地狱飞到天堂,稀薄的空气让他几乎缺氧。

 

他克制住自己突如其来的喜悦和怒火,问:“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梅长苏放下书,眼睛里是真诚的疑惑。

 

“你怎么在这儿?”看着梅长苏状若无辜的脸,萧景琰真是有什么火都发布出来。

 

梅长苏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木盒,萧景琰昨天拿回来后就放在了桌上。盒子被打开了,红色的软布上摊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

 

“我的魂魄寄存在苏宅,为了离开那里,强行移到了珍珠上。”他合上书,伸了个懒腰,“不过转移是需要力量的嘛,我攒了千年才能做到。而且还睡了两天。”

 

他抬头看向萧景琰,眉眼弯弯,笑得狡黠又可爱。

 

“所以以后我就赖上你咯,景琰。”

 

【完】


评论 ( 31 )
热度 ( 100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