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生贺】《不分离》

 @汀菱棠琅 祝我们的小梨破壳日快乐~4000+生贺奉上!


>>>预警:如果你仔细看了,就会发现本文无逻辑无中心,但总体来说至少是甜文不是吗?

张嘴吃糖——


————————————


“死亡的尽头,是重逢。”

 

 

00

 

萧景琰觉得,自从那个人离开之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害怕了。

 

毕竟,他已经经历过最痛苦的事了。

 

所以死亡,也没什么好怕的。

 

黑暗、冰冷,还有即将失去的所有,都无法勾起他心底哪怕一丝丝的恐惧。

 

只是他没想到,原来,他还能看见光明。

 

 

01

 

也许老天爷是在逗他,当耳边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时,萧景琰几乎以为,身在来世。

 

“殿下?殿下?”

 

他勉强睁开被阳光刺得生疼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面前清秀隽逸的人,声音略带沙哑:“……苏先生?”

 

梅长苏觉得有点儿不对,但却未多问:“殿下可听见我刚才的话了?”

 

听着青年泠泠如水的语调,萧景琰觉得仿佛漫长时光都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他仿佛用尽全力才勾起了一个笑容,道:“先生再说一遍吧,景琰刚刚走神了。”

 

梅长苏眼里有些无奈,但还是拢了拢袖子,就刚刚的话题继续聊了下去。

 

 

02

 

子不语怪力乱神。

 

萧景琰自幼得儒家名士教导,一向不信鬼怪神明。

 

但当他从谋士那里回去,经过阴暗却不甚潮湿的密道,回到自己住了十几年的靖王府,看到院子里那几株尚未开花的梅树时,才彻底相信——不知是哪位大罗神仙帮忙,他,真的回来了。

 

 

03

 

此时谢玉一案刚结,他与他的谋士不算亲近,至少也不如一开始般疏离。赤焰案的真相开始被抽丝剥茧,显示出它背后令人胆寒的阴谋来。

 

而萧景琰却心不在此。

 

时光回溯让萧景琰几疑身在梦中,但好在沉寂了近三十年的心已经强大到可以直面这种冲击。

 

有了前世的经历和经验,萧景琰可以更好的静下心来旁观他的谋士。

 

以前未曾发觉,原来这人的身子骨竟然这么脆弱,单薄到让人担心会不会被风一吹就会随之飞走。脸色苍白略显病态,可是面对着他却永远挺直了脊背——努力看上去更精神些。

 

天牢潮湿,光线也向浸了水般暗涔涔的。面对着夏冬若有若无的敌意,萧景琰没有反应。他静静地倚靠在囚室一边的墙上,以期能更加清晰地听到隔壁的声音。

 

其实牢房隔音着实不好,旁边的一举一动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谢玉抓狂时锁链叮咚作响,萧景琰的心下意识的揪了起来——他不在意他们说了什么,他只在意那个瘦弱到形销骨立的人是否安好。

 

对比与夏冬得知真相的大受打击,萧景琰的反应着实有点儿奇怪——至少在梅长苏看来。

 

“先生可还安好?”没有预料中的与夏冬寒暄或是径自离开,萧景琰不顾别人的目光直接奔往梅长苏身边。

 

誉王的探子早在蔡荃来时就离开了,陪着他的黎纲也识趣退下,梅长苏压下心中疑惑,淡淡行礼:“苏某还好,无需殿下挂怀。”

 

“谢玉此人狼子野心,狡诈阴险。我虽知赤焰案必然与他有关,但多年调查下来始终一无所获。如今这些线索到手,往后还要多仰仗先生。”萧景琰不敢表露太多关心,只能先拿谢玉一事做挡箭牌。

 

梅长苏皱了皱眉,本想劝阻,却知此处并非说话之地,只能敷衍:“殿下客气,为殿下分忧是苏某的本分。”

 

萧景琰有点儿难过,说起来面前的人是他幼时的玩伴好友,战场的同袍伙伴,人生的知己至交,可是现在,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望着梅长苏离去的背影,萧景琰握了握拳。被皇位束缚了三十年也未曾磨灭他那耿直固执的品性,更因为手腕强硬多了些狠辣铁血——既然能再度相遇,他岂会在让自己尝试那得而复失之痛。

 

看到了梅长苏,丢失了那么久的恐惧再度重现。萧景琰想,他这次绝不会再错过。

 

 

 

04

 

在位的日子里,萧景琰常常在想,如果梅长苏可以活下来,如果梅长苏能享常人之寿,如果梅长苏没有因为北境一战而就此亡殁,那么他是不是就有机会弥补自己的过错。

 

太皇太后薨逝,萧景琰守丧。重新回来的他心里总是惦记着那个远在宫外的人。林殊对太奶奶有多孝顺他心里是清楚的。自己在这里不吃不喝守灵时想必梅长苏也不会好过。依稀记得前世他就是在此时生了好久的病,可惜自己沉浸在失去长辈的痛苦中也没能去看看他。

 

纵然有所准备,可看着这人的样子,萧景琰仍是感觉心里被狠狠戳了一刀,刀子上带着火苗,鲜血滚烫。

 

他又瘦了。以前虽然看上去弱质,可至少是有肉的。现在却形销骨立,眼底都是青黑色,皮肤却更加苍白透明,过分好看的手上能分明看见青红色的血管,哪怕坐着不动指尖也在微微打颤。

 

萧景琰在心里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以前的他是有多蠢才没看出眼前这人已经病成了这个样子。

 

打着议事名义实则只是探病的靖王殿下几句寒暄之后就被精明的谋士戳穿了目的。萧景琰本就不想掩盖,他此番前来只为了一个目的。

 

告诉梅长苏,你在我心中的分量比你想象的重。

 

所以,不要总是以身犯险,不要总是不把自己当回事。

 

你可知道,未来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我每次午夜梦回,想的都是你。

 

 

05

 

萧景琰知道梅长苏智多近妖,也知梅长苏那不输给任何人的林家傲骨。对于夺嫡一事,他没有主动掺和,梅长苏说什么就是什么,配合的无比默契。

 

梅长苏谋划了十三年,绝不能让他的心血徒熬。

 

而他现在做的,是解决他最感激涕零也是最深恶痛绝的根源——

 

火寒毒。

 

天下第一奇毒,可救命、亦可害命。林殊因火寒毒而活,梅长苏因火寒毒而殁。碎骨拔毒,伤身极大,即使安心疗养,也活不过四十岁。

 

更别提,为了暂时恢复常人之力,梅长苏不惜服下冰续丹耗尽生命,只获得了三月之期。

 

念及往事,萧景琰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时光再长,这件事也是永远抚不平的伤疤,但好在他能重新来过,今次无论怎样,他都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06

 

法子不是很难,但却是曾经蔺晨用尽一生精力研究出来的。

 

蒙古大夫永远洒脱不羁,对他从没有一丝敬意。有段时间他身缠恶疾,身边的人不知从哪里找了他来,因为有个梅长苏在,后来也勉强算是说得上话。

 

说起来,萧景琰一辈子,也没有多少朋友。

 

身穿白衣的琅琊阁主无论何时都是一把桃花扇,风流潇洒,时光似乎没在他身上留下一点痕迹:“我这一辈子,治过不少病,见过不少人。就梅长苏一个没治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他的。”

 

萧景琰拿着蔺晨递的方子看了看,他略懂医理,勉强能看出里面的门道。

 

“嘛,火寒之毒彻底拔除之后,生命力会衰竭,所以他才会短命。这里面的药虽然不是多偏门,但都是名贵之物。配合冰续丹,可以补充失去的生命力。”他勾了勾唇角,有点嘲讽的样子:“不过,虽然可享常人之寿,但身子到底是补不回来了。”

 

蔺晨收了扇子,面上难得有点伤感:“这方子我肯定用不上,毕竟像长苏那样的人我估摸着也不会碰见第二个。留给你吧。”

 

“给我作甚。”萧景琰感叹着,但到底是收了起来,“他……总归是回不来了。”

 

“哼。”蔺晨冷哼一声,“一个一个的,上辈子我欠不欠你们我不知道,但如今你们可是欠了我的。若有来世,非要你们还回来。”

 

萧景琰扯了个不甚熟练的笑:“他那个性子,你还是别指望了。”

 

“行,知道你宠着他。”蔺晨翻了个白眼,“说说都不行。”

 

萧景琰没再接话,他不顾面前大夫的责骂,饮尽了杯中的酒。明明不是很烈,却从嗓子辣到了心底。

 

 

07

 

卫峥一案,其实是萧景琰心里最大的一根刺。

 

他的谋士在雪中怒斥,单薄的身形却犹如笔直的利剑,刻薄话语却像一盆冷水从头灌下,浇醒了他十几年来的天真。

 

尤其是,为了保全他,那个明明尚在病中的人硬是挺直了脊背前往暗无天日的监牢,替他承担原本与他无关的罪过。

 

这些痛苦自责被埋在心底,在前世那漫长的生命里化为无尽的刀刃,稍微触碰便会鲜血淋漓。

 

所以绝对不能让它再度发生。

 

 

 

08

 

当梅长苏收到手下消息,说卫峥差点儿被抓时,心跳难得快了几个节拍,指尖一抖,信掉到了地上。

 

这是劫后余生的恐慌。

 

他捡起之后再度翻看,脸上的表情有冷淡、愤怒、惊讶,最终转变为一种早知如此的无奈。

 

信上说,卫峥本来已经被抓,但是刚出药王谷,就被一伙神秘势力截下,最终江左盟的弟兄在这伙人的帮助下就下了卫峥,前来劫掠的人除了夏秋之外无一生还,夏秋也被迟来的药王谷谷主打成重伤。

 

而那伙神秘势力,虽然未曾发现其真面目,但是卫峥说,看领头之人的身法招式,他能断定那是他当年的同窗好友、如今的靖王亲卫,列战英。

 

梅长苏把来信放火炉里点了,听着密道熟悉的铃响,心里难得生出些不知所措来。

 

任由飞流把那人迎进来,他没有起身去迎。天气已经渐渐变冷,梅长苏点了炉子还裹了狐裘,缩进毛领中,看上去像只瑟缩的仓鼠。

 

萧景琰看着他,喉咙里溢出一声轻笑。仿佛有一层屏障被笑声打破,连气氛都渐渐回暖。

 

“小殊?”萧景琰坐下来,轻轻呼唤。

 

梅长苏点了点头。

 

萧景琰想了想,换了个称呼:“……长苏?”

 

梅长苏顿了一下,苦笑:“你这么叫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那就继续这么叫吧。”萧景琰无法形容这种感觉。枯寂多年的心有淙淙流水滑过,霎时间花香鸟语、春暖花开。

 

梅长苏勾了勾唇角,笑容里有些苦恼:“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我觉得自己瞒得挺好的。”

 

“我看了《翔地记》。晋阳姑姑的闺名……我很早时听母亲说过。”萧景琰显然早就想好了理由。

 

梅长苏咬了咬下唇,他从没想过这种情况,所以此时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只能强调:“无论如何,我的身份不能暴露。我只能是谋士梅长苏,不能是林殊。”

 

“嗯,我知道。”萧景琰淡淡点头,“我不管你是谁,反正,你能回来,我很开心。”

 

梅长苏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揪着,疼得厉害。他连忙换了个话题:“卫峥那里,你是怎么知道……夏江的阴谋的?”

 

“夏江回京之后,知道他与赤焰案有关,我怕他再做出什么事,就派遣密探潜伏在悬镜司附近。后来夏秋离开,我觉得不对,便直接派人跟上了。恰好战英在西南换防,就直接过去了……”萧景琰觉得这番说辞应该没什么错误,继续道:“不过,我没想到,他会被卫峥认出来。”

 

梅长苏没有过多怀疑,或者说他从来不怀疑萧景琰,道:“这件事多谢了。”

 

“你我之间还需言谢?”萧景琰道,“…长苏,经此一事,夏江必然不会甘心。若要翻案,必须要除掉他。”

 

“这你不用担心。”梅长苏的笑容里光芒四射,“对付这个老狐狸,我有法子。”

 

“嗯,我自是信你的。”

 

无论何时,我都信你啊。

 

 

09

 

萧景琰为帝三十载,期间勤政爱民,整饬纲纪,体恤民情,励精图治,政绩斐然。

 

然而谁都不知,人人称颂,万民爱戴的优秀帝王,在无数暗沉迷惘的夜晚里,都会忆起一个人的一颦一笑。

 

初时,萧景琰梦到林殊多一点。他们在金陵游玩,在北境作战,在皇长兄的教导下逐渐成长。那是永远回不去的美好时光。

 

但渐渐的,萧景琰发觉,他更经常梦到的是那短短的两年,是让他品尽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滋味的那两年,让他颠覆过往的天真和固执,成长为一个可以担负起一个国家的帝王的两年,也是明白,何为人生最刻骨之痛的两年。

 

梅长苏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在不为人知的梦境里,竟然如此清晰与明丽。

 

对啊,那是全心全意辅佐他、成就他的梅长苏啊。

 

如果能再见到他,一定、一定,不能让他再离开。

 

 

10

 

“长苏,你能别离开我吗?”

 

“我……”

 

“等等,我换个问题。你想要一直陪着我吗?”

 

“……想啊。”

 

“那就好。”

 

对啊,只要你想,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完】

评论 ( 15 )
热度 ( 102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