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十七

第十六章_此心当知在何处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


第十七章_半岸清山半夕阳

 

萧景琰想要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可以掏心掏肺到任何一个细节中去。

 

没有人比林殊更懂这一点。

 

也没有人比梅长苏更不想看到这一点。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大大方方送来的橘子,仿佛要将装橘子的竹筐盯出一个大洞,里面的东西能咕噜噜直接滚到隔壁靖王府才好。

 

他又是气恼又是无奈,心底深处又难免生出些许欢喜。可是他到底是能把正事放在眼前的人,只能咬着牙向主君进谏:“殿下难道忘了我当初说过要低调行事吗?你我二人的关系不能挑明,在外人眼里我应是誉王的谋士。殿下与我如此亲近我还怎么让誉王做殿下的挡箭牌呢?”

 

梅长苏少有如此向萧景琰说话,他在他面前一向是冷静而克制的。可是今日的话语里却含着藏都藏不起来的怒火,语调里都带着怨气。

 

萧景琰却很是受用这样的梅长苏,他心知,这是由于梅长苏与他曾有过肌肤之亲的缘故。坤阴对乾阳本能的亲近削弱了梅长苏一直以来建立的心理防线,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经历那一夜之后,哪怕梅长苏再不愿再躲避,他在萧景琰面前的那一层壳子也会脆弱许多。

 

萧景琰鲜少见到这样鲜活可爱的他,不禁莞尔:“先生莫气。景琰怎会是不顾大局之人?我此番拜访,打得可是亲近先生的名义。我心悦先生一事整个金陵都知道,断然不会有人因此猜测什么。”

 

绕是淡定如梅长苏,听到萧景琰信口而来的“心悦”二字也被勾的脸红了红。

 

好在萧景琰似乎并未在意,他继续道:“当然,太子和誉王那等心思败坏之人不能以常理论之。为此我在朝堂上没有出任何声,一如既往地低调行事。就目前看,并未给先生惹出什么麻烦。”

 

“并不是给我惹麻烦。”梅长苏揉了揉眉心,萧景琰这个牛一样地性子是改不了了,“夺嫡是殿下自己的事,苏某只是殿下的谋士,是您手中的一把刀。我存在的目的,不是不让你找麻烦,而是把麻烦给你解决了。”

 

萧景琰笑了笑,他到没有在此分辨什么,今日前来并非为了风花雪月,正事要紧。

 

“先生,前几日我因为一件私事跑了螺市街一趟,没想到在路过的茶馆听到了一桩趣闻。”

 

梅长苏笑了笑:“哦?殿下竟然有心思去喝茶?”

 

“此非重点,只是昨日我入宫拜访母亲时,将这桩趣闻讲给母妃时,母妃却觉得另有隐情。”萧景琰微微偏头,目光刚好落在梅长苏白皙修长的手指上。

 

“是何趣闻?又有何隐情?既然说到此处,想必殿下不会无的放矢。”梅长苏面色不改,手指在椅背上轻轻敲了敲。

 

“是有关我那个表弟……萧景睿的。”萧景琰视线上移,直至与梅长苏双目相对,“他接先生进京,待先生如师如友,而且先生手眼通天,想必对此事……应该了解的比我深才是。”

 

梅长苏似乎轻轻叹了口气:“手眼通天谈不上,对此事,苏某倒确有一些了解……”

 

“望先生赐教。”

 

 

扳倒谢玉,萧景睿只是一个引子。里面牵扯到的桩桩件件,细节繁杂,环环相扣,若非梅长苏准备了十几年,还真不一定能调查清楚。

 

饶是已经清楚梅长苏的智计非别人能及,听他细细道来这计策的种种,萧景琰还是不由得咋舌。

 

讲了一个下午,梅长苏有些口干。他沏了杯茶细细品着,萧景琰坐在一旁,眉头紧锁。

 

说起来,按照原本的计划,这件事本来与誉王商量便好,无需告知萧景琰。然而自从他们当初因为霓凰一事深谈过后,萧景琰就近乎强硬地探听梅长苏的计划来。靖王不是空架子,梅长苏对他又不设防,说起来,入金陵之后,除了阻拦言候一事,梅长苏还真没什么瞒过了萧景琰。

 

往日梅长苏总觉得夺嫡一事凶险异常,很多阴暗的诡谲的不择手段的东西他一个人来抗就好。但前几日萧景琰的一句话却点醒了他。

 

只有阴谋,才能对付阴谋。

 

萧景琰是必须做皇帝的人,帝王之术,权衡人心,哪怕他再不愿再不喜也要学。与其未来留他一个人看这个颓靡不堪的朝堂,不如现在陪他一起,看人心险恶悟仁爱道德。

 

梅长苏递了杯水给萧景琰,萧景琰捧着杯子,手指摩挲着杯子的边缘,忽然慨叹:“虽然先生此计天衣无缝,但对景睿来说,到底是苦了些。”

 

梅长苏垂下眸子,这其实也是他一直在逃避的问题。景睿那个孩子至仁至善,对自己又是掏心掏肺,前几日因为在雪庐遭刺他便自责的不得了。可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梅长苏手指抖了一下。他必须要割舍掉这份感情,哪怕景睿是这群孩子中他最放不下的一个。

 

萧景琰不知道作何评价,夺嫡、扳倒谢玉、甚至毁了宁国侯府。这一切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助他登上那个至尊之位,可是牺牲掉的却是梅长苏的情谊。他知道梅长苏其实很看好萧景睿,每次提起他和言豫津时他眉梢的冷意都会化开不少。

 

一时间心里又是心疼又是难过,还暗自愤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萧景琰看着敛眉不语的梅长苏,干巴巴地安慰:“我相信景睿能明白先生的用意。此事出于无奈,想必他不会怪罪先生。”

 

“景睿心地善良,温和敦厚。他这样的性子是不会憎恨一个人的。”梅长苏喝了口茶,心里难免有些悲意,他还记得萧景睿幼时跟在他身后做小跟班的样子,也记得前几日邀自己前往他生日宴时兴高采烈的模样。他看着杯子里的茶叶从水面沉入水底,“可是这份情谊,我终究是辜负了。”

 

萧景琰忽然笑了:“先生并非是罔顾情谊之人。这点,景琰与先生相处时日不长便能看出,而景睿更是视先生为知己好友,想必比我了解的更深。更何况,还有豫津在。他虽表面跳脱,实则内心细腻通透的很。前几日还跑我这里来试探我……”他顿了顿,道:“他既然能猜出先生是为我参与夺嫡,想必景睿知道的也差不多了。所以他定能知道先生亦有苦衷。想必他日相遇,必然再引先生为友。”

 

梅长苏苦笑,情谊二字,又岂是“苦衷”就能堪堪解释的?虽然如此,可是萧景琰着一番安慰的确让梅长苏宽慰了些。他本以为这其中的种种滋味苦果到头来只有自己一个人尝,万幸有这个人。哪怕不能解开他的心结,但有人陪着,总不会觉得那么冷。

 

这个话题着实有些难过,萧景琰索性换了:“对了先生,这几日天气渐暖,金陵的天气比廊州好些。窗子还是要打开通通风才好。”说着就起身把窗户推开。

 

淡淡的风从窗子流进来,带着黄昏时的阳光。梅长苏经不得风,下意识地往后瑟缩一下,却没想到这风出人意料的暖。

 

“先生怕风的话,最好就是傍晚这开一会儿。金陵风比较大。”萧景琰再次落座,又问:“对了,我送来的橘子坚果之类的零嘴先生可要藏好了,不然飞流定要抢完了不可。”

 

梅长苏被小小的暖风吹得懒洋洋的,萧景琰细碎地交代了很多事情,唠叨得他有些不耐烦。一时间恍惚又回到了少年时代,他做什么这个人都要不放心的叮嘱一番,最后还要被他缠着一起来。那时候的萧景琰也是这样啰嗦,林殊躺在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到最后,渐渐睡了过去。

 

萧景琰看着双眸阖上的梅长苏轻轻笑了,他起身伸了个懒腰,被斜阳的余光照的眯起了双眼。他找了件外袍披在梅长苏身上,脊背挺直,轻声走出了苏宅。

 

梅长苏静静安睡,时间仿佛都放缓了呼吸。

 

明日,四月十二,朝堂动,风云起。

 

赤焰案的真相,将一步步揭开。


【待续】


第十八章_也无风雨也无晴

评论 ( 9 )
热度 ( 247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