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十六

第十五章_巫山云雨无朝暮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

第十六章_此心当知在何处

 

梅长苏很少睡得如此安稳。

 

他向来浅眠多梦,稍有动静就会惊醒。偶尔还会整夜失眠,药物调理也效果不大,长久下来形色难免憔悴。

 

今日他却难得睡得深沉,即将醒来时也没有像以往感到一股寒凉,似乎有涓涓暖流包裹住整个身体,意识浮浮沉沉,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他忽然有一种江湖落拓不知年的缥缈之感。

 

感知先于视觉。环境是暖的,火炉应该点得很旺。身上着无寸缕,被子的触感被放大,布料触感很好,厚实得令人心安,前几天应该刚被太阳晒过,残留着一点阳光的温暖。

 

他很少有这种暖和的感觉。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松香,清新、厚重、温柔。

 

熟悉得如同幻觉。

 

梅长苏忽然清醒了。

 

轻而缓的开门声打断了他思维的空白。

 

“嘎吱”声轻触耳膜,门口有一瞬的金色光芒,然后被一个人影挡在身后。梅长苏抬眸望去,下意识地要坐直身体。

 

来人的动作比他快得多,到床边就把他按回了被窝里。语带责怪:“你起来干什么?再给冻着。”

 

梅长苏手指暗暗抓住被子的角,思绪像被猫扯过的线团一样纷杂不堪。莫名的慌乱和难言的不堪充斥这个胸膛,脑子里瞬息间闪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昨日的画面、往昔的筹谋、幼时的场景甚至还有外面他没看到的大好天气。但最清晰的还是他昨天鬼使神差的一声呼唤。

 

景琰。

 

他垂下眸子,不敢跟那人对视。

 

萧景琰眉眼温和,嘴角含笑,平时气质里那似有似无的杀伐气息被丢了个尽,竟然是十几年未见的熟悉模样。

 

这样的他太熟悉,熟悉到梅长苏几乎不能以梅长苏对待。

 

已经经过了亲密接触,乾阳与坤阴之间莫名的联系让萧景琰察觉到身旁人细微的抗拒,他有点儿不解:“……阿苏?”

 

梅长苏猛地抬眸看他。

 

那眼神萧景琰无法形容,他只觉得平时掩藏在那双平静如水的眸子下千万种不可言说的情绪忽然化为熊熊烈焰,铸成一道万丈火墙屹立在他和梅长苏之间,铺天盖地,无法靠近一步。

 

“殿下。”

 

梅长苏艰难地发出声音,带着一点余韵后的沙哑。他清了清嗓子,语调居然是清冷的:

 

“昨日之事……多谢。”

 

乾阳的气息有一瞬的不稳,萧景琰缓过神后连忙收敛。他来不及感受心底那种被戳了一个大洞的滋味,收回了想为那人掖好被角的手,强压下心绪道:“先生何必言谢。我唐突先生,应该道一句歉才是。我……当时别无他法。只能出此下策。”

 

梅长苏再度垂下眸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苏某知道。殿下不必自责。”他拢了拢被子,“殿下能不能暂且回避?”

 

萧景琰胡乱点了点头:“嗯。”便快步离开了这里。

 

屋子里,乾阳的气息和坤阴的信香交缠融合,对于萧景琰来说,如同赤裸裸的嘲讽。

 

 

正值三月,天气渐暖。萧景琰站在苏宅的园子里,这时他才释放了压抑在心里的那点生气愤怒和说不出的难过。这一瞬间他似乎又成为了战场上那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靖王,杀伐血气不足以形容对他的认知,更似一种处于上位者的孤傲冷漠,乾阳的威压掩盖了内心的脆弱,足以令任何同类瑟瑟发抖。

 

他居然拒绝了我。萧景琰想。

 

萧景琰想着梅长苏那个如渊如狱的眼神,想着他往昔在自己面前低眉温顺的模样,想着自己一向对他的冷嘲热讽淡漠以对。

 

他果然拒绝了我。萧景琰想。

 

苏宅的园子是经梅长苏修整过的,草木参差错落,井然有致。水木清华,格调高雅,纵然是不懂这些的萧景琰也能感觉到这里的景色别具匠心。

 

这何尝不是梅长苏的为人处世。任何一步任何一处都在自己的掌控计划之中,一草一木,一动一静,走一步、看十步、算百步。周密详尽到无人能及。

 

正思索着,萧景琰突然被前方角落里的一朵小花吸引了目光。这花呈淡黄色,花瓣温润几近透明,叶子向下触地,鲜嫩又不起眼。

 

他下意识地向前凑了凑,他看不出这花的品种,陌生而鲜活的生命艰难又坚强的挺立在墙角,遍地野草,满目翠绿,这么一点点不起眼的鲜黄,打破了原有安静沉稳的绿,就这么硬生生地闯入了他的视线,让满园景致都温柔起来。

 

萧景琰盯着那朵野花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对啊,他对梅长苏横眉冷对是事实,他看不懂梅长苏是事实,但他心悦梅长苏也是事实,他渴望梅长苏也是事实。

 

这份心情或许与夺嫡无关,与筹谋无关,甚至与梅长苏也无关,既已成真,又何需逃避。他萧景琰什么时候会为此而自苦自殇了?

 

他心悦梅长苏。

 

梅长苏会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等萧景琰再度踏入卧房,梅长苏已经穿戴整齐,依旧是白衣素冠,面色到比往常温润些,看着总算不像个冰块了。

 

梅长苏给萧景琰添了茶,坐在一旁,眉眼温顺,丝毫没有刚刚那一瞬锋芒毕露的样子,乖巧得过分:“殿下,苏某已知殿下的心意。而昨日……”他顿了一下,“当时正处信期,苏某神智不清……”

 

“先生不必多言。”萧景琰打断了他,“我想问先生一个问题。”

 

“殿下请讲。”梅长苏说。

 

“先生身为江左盟主,精于筹谋算计,成名已久。智谋手段在江湖上也是人人称颂。不知是否遇到过在掌控之外的事情呢?”萧景琰品了一口茶,专注地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淡淡一笑:“人非棋子,哪能事事尽在掌握。”

 

“那想必昨日……”他顿了一下,“也是在计划之外。不过先生想必不是很在意?”

 

梅长苏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萧景琰笑了笑,笑容里有一种莫名的光彩:“那既然如此,若不影响大业,那景琰的举动想必先生不会在意了。”想了想又补了句,“当然,我不会做有违人伦道德的出格之事。”

 

“对殿下的人品,我很放心。”梅长苏轻笑。

 

“那日后,还望先生多多指教。”萧景琰起身行了个不大不小的礼,转身离开。

 

踏出门前,他又回头补了句:“先生既是坤阴,身子又弱,信期……还是不要自己一个人熬。”

 

梅长苏愣了愣,再回神时,萧景琰已然走远。

 

罕有的,梅长苏有想踹萧景琰一脚的冲动。


待续


第十七章_半岸清山半夕阳

评论 ( 29 )
热度 ( 293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