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十五

第十四章_当是败絮在其中


人生第一次外链(……)

我知道我写得不好【捂脸逃】

看在我是新手的份上原谅我_(:з」∠)_

照旧求评论,这次顺带着求小红心。看在我开车的份上给个喜欢呗~


————————————

第十五章_巫山云雨无朝暮


霓凰靠在苏宅的门外出神。

 

四天,已经四天了。梅长苏已经躲进那个幽暗狭小的密室长达四天,按照以往来看,这本就是他的极限。

 

可是梅长苏仍旧没有出来。

 

甚至那馥郁香艳的梅花香气都没有丝毫减少。

 

克制信期的汤药也送进去了,仍旧没有任何作用。

 

白发长胡、但精神却依旧矍铄的大夫叹了口气:“这是身体撑不住了。”

 

“什么?”霓凰似乎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晏大夫重重地冷哼一声:“强行克制本能、逆天而行。他那种底子,竟然还这么折腾了十几年!要不是有药吊着,早就该爆发了!这个小子一定特别恶心那个乾阳,被那么一刺激,浑身上下都叫嚣着反抗。精神影响身体,不仅信期提前,连被掩藏了十几年的本能也一并爆发,这次……”本来生气的老人叹了口气,“我怕是熬不过去了。”

 

“怎么会熬不过去?!不就是一个信期吗?这天下坤阴那么多!怎么可能这么危险?”霓凰着急地抓住大夫询问。

 

“这天下哪有坤阴分化十几年连个伴侣都没有?”晏大夫气急地瞪了里间一眼,好像是在气恼里面那个小子的不争气,“除非有乾阳压制。不然这次,你们叫那个蔺家小子来也没用。拖得越久,他的身体损耗越快。信期本就极伤元气,他因为身子孱弱,熬过去一次就是从鬼门关上走一遭。哎……”晏大夫摇了摇头,“他就是太倔了。”

 

霓凰被接连而来的消息惊得半天才缓过神,她呆滞地看了看晏大夫,才急急忙忙地说:“我去找萧景琰!”

 

 

萧景琰被慌张的穆霓凰拉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有些缓不过来。

 

他一向光明利落、正直仁善,在他看来,坤阴繁衍育子,教养后代,本就值得尊重。虽然世人皆认为坤阴是乾阳的附庸,发情时丢弃尊严人性,只能任人摆布,可萧景琰却始终觉得,坤阴天生需要忍受本能的折磨,这当是值得佩服和心疼的,没有任何人有资格鄙视他们,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像坤阴这般坚韧执着。

 

可以说,身为乾阳,萧景琰做到了人的极致。克制本能,尊重坤阴,他从来都不会更不屑于利用所谓“信期”而做出任何违背道德伦理的事。

 

同样的,萧景琰从来直面任何情绪,无论是悲痛还是快乐,厌恶或者喜欢,都是遵从本心之人。故而,纵使他看不懂梅长苏,却无法忽视看到他的悸动、看不到他时的烦躁,以及午夜梦回里不可言说的欲念。

 

身为萧景琰,他心悦梅长苏,这是事实。

 

身为乾阳,他想要梅长苏,这是本能。

 

当晏大夫向萧景琰解释了事实情况时,纵然心里总有些强人所难的不舒服,但仍旧是点头答应了。

 

他想救梅长苏,更不想让别人碰他。

 

于是,他背负着医者的嘱托,怀揣着身为乾阳的私心,踏入了那个藏在角落里的密室。

 

 

狭小逼仄的密室里全是那种令人迷乱的味道。

 

甜腻、馥郁、诱惑,只想让人循着香气一探究竟,在极乐之后跌入深渊。

 

萧景琰脑子里一根名为“理智”的弦瞬间绷得死紧。

 

乾阳的气息在这一刻毫无掩饰的释放,清冷的松香混进了诱人的芬芳,霸道、肆意的席卷了整个空间,坤阴的信香粘腻地缠着这种陌生却亲切地气息,像是柔弱无骨的少女娇嗔地趴在心上人肩上。

 

火炉点的很足,昏暗中只剩下那一点光亮。唯一一张算不上大的床铺被藏在阴影里,隐隐能看到床帷里半靠在被上的人影。

 

乾阳急不可耐地掀开了帷帐。

 

床上的人双眸紧闭,脸颊微红,头发早就散开,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落下。衣衫无意间敞开,露出雪白的玉肩和锁骨,袖子被翻了上去,一截精致的腕子大方的展露人前。

 

那人葱白的手指抓着衣角有些难耐的揉搓着,身体随着喘息微微上下浮动。其实很难想象这是已经经过四天信期的坤阴,他虽然神志不太清醒,但至少衣衫是完整的。

 

萧景琰咽了口口水,好在常年锻炼的意志力克制住了他想将人拆吃入腹的本能。他坐在床边,尽量收敛气息,轻声问:“苏先生……?”

 

梅长苏眸子张开了一半,透亮的双眸里沾满了雾气,眼梢被情欲灼成了艳红色。他顿了一秒,不知道有没有看清眼前的人,张嘴轻唤:“景琰……”

 

乾阳的气息滞了一滞。

 

萧景琰眸色幽深,凑到梅长苏眼前,近到能感受到坤阴灼热焦急的气息,试探性的叫出了一个称呼:“阿苏……”

 

这声音低沉、喑哑,灼热的气息扫过坤阴的耳畔,带着乾阳令人安心的气息。梅长苏的意志早在这四天几乎消磨殆尽。浮浮沉沉,眼前一片黑暗深诡,他被本能灼烧的身体滚烫,可是心却像是被丢到了冷风中瑟瑟发抖。这声音好像是幽狱中的一点星子,循着它他一下就找回了光明。

 

抬眸见到的就是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这人逆着光,脸庞洒着阴影,棱角如刀锋,双眸如暗火。

 

他离他那么近,近到几乎要烫到他。

 

松香包围了坤阴,熟悉又温柔,是他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气息。梅长苏忽然有些委屈,好看的眸子几乎要落下泪来:“你怎么才来……”他半是埋怨半是撒娇的呢喃了句,将双手搭到萧景琰肩上,做出了个类似拥抱的动作。

 

萧景琰揽他入怀,坤阴顺从的不像话,他轻轻吻了一下这人的耳垂:“阿苏难道在等我吗?”

 

梅长苏浑身滚烫,某种难耐的情绪带偏了他的理智。他下意识的想寻求安心之处。面前的萧景琰温柔疼惜,和记忆里那个身影重合无二。

 

松香真好闻,十几年前我就该告诉他的。

 

他着了魔一般、鬼迷心窍地吻上了眼前人的唇。

 

乾阳脑海里的弦,断了。



打卡上车,新手司机,不舒服只能怪驾校_(:з」∠)_


【待续】


第十六章_此心当知在何处

我有点儿方。

依旧是未改错字系列

评论 ( 33 )
热度 ( 369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