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十四

第十三章_入骨相思知不知


我我我我回来了!

说了这周更就是这周更_(:з」∠)_

还是双更你们开不开心!


开心就给我留评论!让我看到你们还没抛弃我_(:з」∠)_

没改文,有错字请见谅。这句话消失就代表改过了


————————————

第十四章_当是败絮在其中

 

誉王殿下萧景桓最近有点烦心事。

 

身为大梁如今炽手可热的五珠亲王,受父皇宠爱,朝臣拥笃,纵然有太子殿下这么个人在针锋相对,可是如今朝堂论理刚过,太子尚在禁足之中,朝堂之上除了父皇,几乎就是他的一言堂,照理来说,应该没什么可烦心的。

 

但是这烦心之事,不是来自别人,正是来自目前给了他最大助力的谋士,苏哲、或者说梅长苏。以及那个耿直到愚蠢的七弟,靖王萧景琰。

 

梅长苏暂且不提,萧景琰他确实从未被萧景桓放在眼里。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纵然身上战功赫赫,还是一个血统极为纯正的乾阳,但是没办法得到父皇的半分宠爱重视,甚至连一点点赏赐都为曾得过,在他眼里就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不过,萧景琰掌握着大梁北境的边防,纵然手中没有实际兵权*,但是在军中话语权尤其高,而且无缘大位,若能得到他的相助必然是好事。

 

萧景桓一直是这么相信的,他的谋士、江左梅郎梅长苏是这么告诉他的,于是他就相信了。而且也一直在向靖王示好,哪怕靖王主审滨州侵地案也是倾力相助,萧景琰对他的态度也确实有些软化,但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一件事炸的有点搞不清楚方向。

 

他可以拉拢萧景琰、帮助萧景琰,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萧景琰无缘大位”。若是萧景琰也有窥视那个位置的想法,那他的相助,无疑是养虎为患。

 

尤其是前些日子,萧景琰竟然参与了那场连他都未曾受邀的江左梅郎的迁宅之筵。与梅长苏的频繁交往,加之其得之可得天下的名头与萧景琰本身的皇子身份,由不得不产生一些猜疑。

 

“不如,殿下可以亲自去试试梅长苏。”他最亲近的谋士,也是手下第一智囊,才女秦般若建议道。

 

“如何去试?”萧景桓皱眉。

 

秦般若秀美的手指撩起一缕头发,娇笑道:“般若最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不过来源绝对可靠。说是萧景琰之所以会去苏宅,是因为心悦梅长苏,去表白呢。”

 

“表白?”萧景桓诧异,“这个七弟的想法真是不似常人。梅长苏天人之姿,学识渊博,又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若非是个中平,我也会动心。”他摇了摇头,“可惜了。”他回神看了巧笑倩兮的女子一眼,“况且,美人与谋士,怎能相提并论呢?”

 

秦般若不着痕迹地离萧景桓远了些,乾阳身上散发的龙涎香气有种孔雀开屏般得招摇,身为坤阴的她下意识地挪开脚步,好在萧景桓也未曾逼迫,将他们的关系平衡在一种介于“主从”和“情人”的微妙之处。秦般若眼睛微微眯起:“靖王殿下一向耿直鲁莽,而且殿下今日在朝中几番逼迫都不曾反击。再试探下去反而会乱了我们拉拢他的计划。所以,不如从梅长苏这里下手,问问他对萧景琰的看法。”

 

“只是,若是我这番疑心,会不会显得我过于小肚鸡肠?若是梅长苏因此厌恶于我,岂非得不偿失?”萧景桓皱眉。

 

“哼。”秦般若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嘲,“靖王这般作为,梅长苏想必也知道殿下会生疑。若他有心,定然会解释。亲自去问,才显得大度。躲躲闪闪,反而会令他觉得殿下是不够信任他,留着一手防范呢。”

 

萧景桓觉得此言有理,轻轻点了点头:“也是。梅长苏这个人太聪明,遮遮掩掩更会令他生疑。”他沉吟片刻,“不如我现在就去,拖太久反而不好。”

 

秦般若笑:“那般若就在这里等着殿下了。”

 

 

梅长苏像是早早预料到了誉王会来一样。当萧景桓来到苏宅时,连茶都备好了。

 

几句不咸不淡地寒暄之后,萧景桓像是迫不及待一般询问:“听说前几日我那七弟也来拜访先生了?”

 

“是。”梅长苏淡淡,“靖王殿下来苏某这里讨了杯茶喝。”

 

“哦?我怎么在外面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流言?”萧景桓笑,“我这七弟就是这性子,连父皇都管不了。若是先生反感,下次直接拒之门外便是。”

 

“靖王殿下很好。”梅长苏声音扬了扬,他看向萧景桓,眼底是掌控一切的了然,“殿下难道不觉得吗?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表里如一。这种人,有野心一定瞒不住,没有野心就是真正安安分分。”他抿了一口茶,轻声道:“所以,他很好。”

 

“尤其对殿下而言,不是吗?”说到最后,梅长苏眉眼弯弯,只是萧景桓看不出,他的眸子里并未有多少笑意。

 

萧景桓哈哈一笑:“先生说得是。只是景琰太鲁莽,竟不知所云地说出那般胡话。也就是先生大度,才饶了他的过错。先生又不是坤阴之身,而是精通谋略大计的麒麟之才,将来是要封候封相的大人物,他萧景琰何德何能竟想将你囚于内阁。”他像是嘲讽一般轻轻笑笑,“身为兄长,我可要回去说说他才是,太过轻浮。”

 

梅长苏心底冷冷一哂,萧景桓话说得好听,可是自己却丝毫不知收敛信息素,难闻的龙涎香弄得满屋子都是。若非是一开始就让黎纲甄平把飞流拉下去,只怕此刻这位殿下早就被扔了出去。他冷冷地说:“殿下还是尽力拉拢靖王殿下吧。有关我的事,苏某自会处理。”

 

萧景桓心里正愉悦着,也不在乎梅长苏冷淡的语气。毕竟才子总有些心高气傲,被萧景琰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告白本就足以恼羞成怒,如今又被自己提起,生气是应该的。他混不在意地起身,道:“我先在此替景琰给先生道歉了。既然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梅长苏还礼:“恭送殿下。苏某身体不好,尚见不得风,就让下人代我相送了。”

 

“先生好好歇着。我以后可还要多仰仗先生了。”萧景桓脸上笑容练练,拱了拱手便离开了。

 

 

 

直到萧景桓彻底离开了视线,梅长苏才一瞬间没了力气,跌坐在靠垫上,脸色苍白,死命地咳嗽。

 

飞流听到声音就赶了过来,屋子里残留的龙涎香让小乾阳十分暴躁。他跪在梅长苏身边,拍了拍梅长苏的背,蹭蹭这个让他能安稳下来的人。

 

苏宅的下人早就机灵的打开了窗子,每次萧景桓来,哪怕是深冬梅长苏也会开窗通风。龙涎香的味道非常浓郁,一般的坤阴肯定受不住这样强烈的乾阳气息。

 

“苏哥哥,花香!”飞流忽然眼前一亮。

 

梅长苏早就察觉到不会劲儿了,体内开始涌起阵阵的热流,抗拒着这个屋子残留的任何味道。他苦笑,本来晏大夫就算出信期就在这两天,严厉阻止他与誉王见面,可是誉王何时前来岂是他能控制的,只能强忍着种种不适与其见面,结果被这气息逼得竟是提前进入了信期。

 

他揉了揉飞流的头发,柔声道:飞流跟晏大夫说,现在要给苏哥哥准备药了。接下来的这几天,飞流都不能靠近苏哥哥,要听话,知道吗?”

 

“哦……”飞流亮亮的眼睛一下就黯淡了,少年再度捏了捏梅长苏的衣角,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梅长苏咬咬牙站起身,屋子里残余的气息让他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在泛着恶心,感觉像是滑腻的毒蛇缠绕住脖颈,他胃里一阵翻滚,在窒息之前逃入了一间暗室。

 

 

这是梅长苏当初修建密道的时候增设的,出入口隐蔽,连夏春这样深谙机关术的高手都未曾察觉。格外狭小,而且不透光,幽深隐秘,是他专门为信期修建的。

 

只要躲进去……只要躲进去,他就会逃离外界的一切,一个人承受着情欲和本能的折磨。

 

他绝不会让被人看到自己难以启齿的模样。

 

因为他是梅长苏。


【待续】


第十五章_巫山云雨无朝暮

评论 ( 12 )
热度 ( 251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