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生贺】《情丝绕骨何痴缠》

 @不能因为我长的好看你们就欺负我! 祝台宝宝生日快乐!!答应你的生贺在这里!!


前方流水账注意。

前方故事死注意。

前方没有车注意。

虽然是给情丝绕精的生贺但我依旧是纯白的羽毛!


感觉又是一篇水文……台宝宝抱歉_(:з」∠)_没有故事质量真的不好意思。


——————————————


“世上有一种酒,名唤‘情丝绕’,只饮一杯,便有致幻催情之效。”——引子

 

 

阿绕在这世上兜兜转转了约摸也有千年。

 

刚苏醒的时候,这天地间群雄割据,诸侯并起,纷争不断。漫长的时间过去,合合分分,分分合合,而今,又是一个不甚安稳的时代。

 

他坐在宫殿的檐角上无聊的望着远方。

 

自他被送进这据传是大梁最富丽堂皇的地方已近百年,被拿出来过无数次,无外乎都是为了那些蝇营狗苟的事。他不爱那些,索性一觉睡去,眼不见心不烦。

 

哦,大约忘了说。阿绕是一个年岁不知几何的精怪,本体是一种酒,名唤“情丝绕”。

 

情丝绕,顾名思义,情丝绕骨。一旦饮下,致幻催情。所见之人便被当做所爱之人,身燃情动,无不深陷欲壑不能自拔。

 

阿绕早于千年前就有了懵懵懂懂的意识,如今刚刚化为人形,是一个俊秀清雅的男子模样。此刻穿着黛蓝色长袍,依靠在宫殿屋檐上颇为惬意。

 

 

在这宫里待得着实久了些。

 

他打了个哈欠,想着要不要离开这里。但他化形的只是灵体,本体依旧好好的躺在宫殿深处的酒壶内,没有人带着,他是离不开的。

 

正思索着,就听到殿内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喘。他探头去看,就见一男子虽样貌端正,五官分明,可是搂着那女子,形色无赖下流,一副无耻姿态。

 

阿绕撇了撇嘴。

 

又是这些深宫秘事。宫闱之中勾心斗角,阴谋心计他见得太多,开始时或许还会想法补救提醒,但时间久了,渐渐看透人类本性中的懦弱无知自私,哪怕生性善良如阿绕,也懒得再管这些借他生事的人。

 

 

阿绕没心情在这里偷看,他捏法诀隐了身,撩起袍边随意选个方向就跳了下去。皇宫亭台楼阁数不胜数,园林景观美得不可方物。他随意转了几个方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到了什么地方,就被一个小娃娃吸引住了目光。

 

这小娃娃生的钟灵敏秀,精致可爱。眼睛里是阿绕未曾见过的纯真透亮。娃娃靠在大石头上,泄愤一般抓住周围的一簇簇花朵往外扯。花瓣被他扯得飘飞,纷纷落在茶白色衣衫上,发丝、鼻尖、两肩上全是粉白的花瓣,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忍不住的想要亲近逗弄。

 

仗着人类看不见自己,阿绕想要凑过去摸摸小家伙红润的脸蛋,结果还没碰着,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喝问:“你在干什么?”

 

阿绕下意识地回头,就见一个小小少年站在他身后,一身曙红色深衣,眉目英挺,脊背挺直。明明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却有了些英朗可靠的味道。

 

“我在扯花!没看到吗?”就听见身边这个小娃娃不甚高兴地回应,气恼的声音透着一股子软糯。

 

红衣少年急急忙忙跑过来拉住小娃娃,说:“我不是说你。”他抬眼就看向阿绕:“你是谁?”

 

阿绕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周围的确没有旁人才确定少年指得是自己,当下也不慌,挑眉道:“我不告诉你。”

 

少年皱眉还要质问,就见那个粉嫩嫩的小娃娃就开口:“萧景琰!你别诳我!这里根本没人!”

 

“不是啊小殊!你看他!”少年指着阿绕,“喏,那个穿蓝衣服的!”

 

被称作“小殊”的孩童探头看看,气鼓鼓道:“哪儿有别的人!明明就是骗我!”

 

阿绕自有意识以来见到的就是人类最阴暗最险恶的一面,从不知道人类的小孩子如此可爱。虽然喜欢,可身为精怪,他知道自己不能被常人所见,便趁小娃娃质问的时候便闪身跑掉。那个叫萧景琰的少年看他离开,急忙要追,可人类又岂是精怪的对手?没几下阿绕就没了踪影,躲在檐角看那个少年望着周围的建筑百思不得其解。

 

小殊看见萧景琰没给个合理解释,气得扯完了所有的花瓣。光秃秃的花枝看着甚为可怜。萧景琰虽然心里疑惑,可还是先拉出了笑脸逗小殊开心。最后说了几句静姨、点心什么的,就见小殊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直接扑到萧景琰身上让他背着自己离开。

 

 

目睹了一切的阿绕有些好笑。

 

他一直不明白,缘何少年会看到隐身的他。直到许多年后,远到他都找到了并肩一生的另一半,有精怪界的前辈向告诉他,真龙天子,幼时受天地庇护,寻常精怪不能近其左右。靠近之,必现。

 

此刻他虽然未曾想到那么多,但看着两个孩子跌跌撞撞吵吵闹闹的影子,忽然觉得,这皇宫,也许没他想象的那么冷清。

 

 

阿绕就这么看着两个孩子长大。

 

皇宫里像他们这般年纪的幼童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皇子没几个,但哪家的诰命夫人不是想方设法的把孩子们挤进宫里都太皇太后开心?阿绕喜欢孩童纯洁懵懂、干净清亮的眼神,所以经常趴在房顶上看孩子们玩。但观察日久,渐渐发现,皇宫里的孩子自幼就勾心斗角,明争暗抢,阿绕除了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外,就把注意力格外放在了那个能看到他的孩子——萧景琰身上。

 

当然,一般有萧景琰的地方就有林殊。

 

 

阿绕受本体所限,离不开皇宫,但好在萧景琰和林殊是经常入宫的。萧景琰本来就是皇子,开府之前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而林家小殊更是三天两头跑过来玩。说是看望姑姑,也没见他往宸妃的宫里去,总是一头扎进芷萝院嚷嚷着吃好吃的。

 

阿绕喜欢这两个孩子,也喜欢带领他们的那个皇长兄。他们身上都是阿绕很少感受到的干净清爽的气息,仿佛雨后初晴的暖日,一下就化去了心里那点儿对人类、对人性的悲凉和痛心。

 

尤其是林殊。聪颖十足、活泼好动。皇宫里有什么事十件有八件与他有关。虽然调皮捣蛋,可心性却是一等一的好,那点儿明亮的光全堆在眼睛里,对谁笑笑都能直戳别人的心窝子。

 

阿绕偶尔会想,要是所有人都像林殊这样干净明亮,他这杯情丝绕也许会永远见不到阳光。

 

而且,萧景琰是真的对林殊很好啊。

 

他看着萧景琰把自己的点心推到林殊面前,感慨的叹了口气。

 

 

然而事情总是好景不长。对于精怪这样拥有格外漫长生命的存在,再久的时间都可以归为一瞬。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殊不来皇宫了。

 

一直管教这两个孩子的皇长兄也不见了。

 

那个笑着看起来特别好看,骨子里最是倔强贞烈的宸妃娘娘死了。

 

阿绕最喜欢待的芷萝院,冷清的爬山虎已经渐渐爬满了围墙。

 

里面的人啊……依旧是那个温婉柔和的样子,可是大约也只剩下温婉柔和了。

 

而萧景琰,他依旧是同当初一样。脊背挺直、英朗可靠,只是浑身杀伐之气越来越重,眉宇间再也没有了往昔那种温和浅淡的笑容。

 

 

太冷了。

 

阿情搓了搓手。

 

还没到冬天呢,怎么芷萝院这么冷。

 

他最后望了一眼兀自出神的萧景琰,最终回到了藏了数百年的杯子里,再度沉睡。

 

只希望醒来的时候,这个金陵能暖和一点。

 

 

 

 

 

阿绕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精怪不做梦,沉睡的时候也可以修炼。意识被丢进黑暗的空间里浮浮沉沉,再也没有感知。

 

他好像睡了很长时间,又好像只是一小会儿。总之,他再次被强行唤醒的时候,周围的人早已不是他熟悉的模样。

 

萧景琰已经长成了大人模样,身边依旧没有林殊的存在。他的气质似乎更加锋利、更加冷硬了些,面对着那么多闪亮的刀尖依旧面色不改。

 

望了一圈,大约阿绕还在意的只剩霓凰。上次看到她还是个小姑娘,跟在林殊后面“哥哥”“哥哥”的叫,是个非常伶俐通透的女孩。

 

这次似乎是她中的招。

 

阿绕叹了口气,若非他修炼不到家,定会离开这个吃人的皇宫,躲到一个没人认识情丝绕的地方,安安生生的当一杯酒。

 

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如何结束的他都不想知道,只是托着腮再次坐到房檐上,暗暗感慨,少了林殊,这皇宫里少了很多意思。

 

 

既然醒了,他也没打算继续睡下去。芷萝宫里的点心他很喜欢,虽然不能吃,但看着就能让人心情大好。虽然对现在一直绷着脸的萧景琰似乎没什么用。

 

但待得久了,阿绕渐渐品出一些滋味来。

 

比如静嫔做的糯米滋里面会比御膳房做的多放加一勺蜂蜜。

 

比如宫女小梨其实最不喜欢吃梨。

 

比如今年芷萝院落户了一只鸽子。

 

比如萧景琰……现在说话句句离不开苏先生。

 

 

萧景琰口中的“苏先生”,阿绕仅仅有所耳闻。据说在他醒来的前一天还进了宫。听宫里常驻的一些精怪妖物说,他叫苏哲,真名梅长苏,是个光风霁月温文尔雅的人,不仅生得好看,更是凭借一手智计就能撑起江湖第一大帮的江左梅郎。仅凭借三个小孩子打败了一个粗犷大汉。据说外面的人都称他为“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阿绕对那种四不像的传说生物没什么兴趣,但对这个每个精怪提到都要赞上两句的苏哲苏先生特别好奇。从萧景琰那里听说,这个苏先生似乎是个擅长谋划算计、背地里戳人刀子的那种阴险小人,怎么现在听起来应该是个月朗风清、如玉无双的翩翩君子呢?

 

尤其听多了,他才发现是萧景琰的问题。这个家伙,耿直到近乎一根筋的地步。他说苏先生进京的目的推他上位,他说苏先生不懂我们军中之人的情谊,他说苏先生教导他君子可欺之以方,他说他错怪了苏先生霓凰骂了他一顿,他说他跟苏先生讨论政事发现他们有很多观念一致,他说他越来越觉得苏先生像自己的知己,他说他看不懂苏先生……

 

阿绕听着都觉得心里不舒服,你也说了人家干什么都是为你好,你却处处怀疑他不信任他,苏先生是对你有多好才能到现在还没有抛弃你,换了他他早就换一个主君了。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萧景琰这个自从小殊离开之后就越来越沉默的性子,怎么会在说话的时候句句离不开一个人呢?

 

阿绕不解,他把这个疑问讲给了算得上是朋友的新来的鸽子精,结果鸽子特别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屑:“怎么回事?萧景琰喜欢那个苏先生呗?”

 

“苏先生不是个男的吗?”阿绕很震惊。

 

鸽子的眼神更鄙视了:“男人怎么了?谁规定的两个男人不能在一起的?”

 

阿绕想了想,也对。没人规定在一起的一定要是一男一女。主要是千百年来用他算计的全都是女孩子,阿绕才没想过两个男人也能相爱。而且,他貌似也没见过男子中了情丝绕是什么模样。

 

看着萧景琰又坐在宫里跟他母亲讲苏先生,阿绕倚在房梁上实在是不忍直视。他看了看淡定梳毛的鸽子,扯话题闲聊:“对了,我听好多人说琅琊阁的鸽子送信特别快,你是琅琊阁的吗?”

 

鸽子又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没说话。

 

阿绕摸了摸鼻子,决定暂时离开芷萝院换个地方待。

 

 

精怪其实很健忘,林殊那么久都不出现,阿绕几乎都要把那个明亮耀眼的存在抛之脑后。若非是萧景琰偶尔会说“我想小殊了”,也许“林殊”会被封存在阿绕的记忆里许久都不打开。

 

不过,兴许是上天也不愿让这个人那么轻易被埋葬,才让他见识了鬼渊经历了地狱面目全非再无往日痕迹的归来。

 

梅长苏就是林殊。

 

阿绕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消化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在他了解的故事里,梅长苏、也就是苏先生是温和、沉静、清冷或许有那么一点点诡谲的人。而林殊、林殊却是个聪慧灵敏,活泼好动的主,小时候上蹿下跳,整天闯祸,却又剔透可爱得让人又爱又恨。

 

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两个人在他心里都没有一点交集。大约有那么一点共通之处,就是都跟萧景琰特别亲近了。

 

一时间,他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连他都这番反应,更遑论跟林殊亲如兄弟,视苏哲为至交知己的萧景琰了。而且,从静嫔、不,现在是静贵妃娘娘那里来看,似乎这件事,萧景琰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萧景琰一定很痛。阿绕想。

 

被插了多少刀啊。

 

最好的朋友回来,没有第一时间找他,反而隐瞒他到最后一个。这是一把不信任的刀。

 

他们幼时同吃同住同睡,亲密的如同一人,而他不仅没有认出他来,反而对他恶语相向甚至把体弱的他丢在雪中两个时辰。这是一把自责愧疚的刀。

 

而、尽管如此,他还是对那个低眉浅笑眉眼若春风的人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甚至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依旧没有悔改的意思。这是一把置人伦友情于不顾的刀。也是一把最狠、却让他甘之如饴的刀。

 

萧景琰的心,该是有多鲜血淋漓。

 

 

可是、可是啊,只要活着,就还有念想。只要留下,就还有未来。

 

苏哲终于进了宫里,虽然是去东宫寻太子。可阿绕总算能见到他了。跟记忆中的林殊确实没有丝毫相似之处,眉眼更温软些,身材也更瘦弱些,脸色苍白的几乎没有人气,不笑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冰凉的。

 

这是遭了多大的罪,才会让当初那个轻衣薄甲、雪夜追敌的赤焰少帅成了这副怕冷又多病的模样。

 

阿绕心里一酸,几乎都要哭出来。可萧景琰都是笑着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心疼?

 

这么一想,阿绕反倒开心起来。萧景琰喜欢这个人,而这个人满心满意都是萧景琰,只要在一起,当初的那些苦痛难过都可以在未来的相守相伴中化去,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但是芷萝宫里那棵年长的石楠树却担忧道:“只怕就算这两个人心灵相通,老天却偏要棒打鸳鸯啊!”

 

“为什么?”阿绕不解。

 

石楠树道:“静贵妃娘娘说,那个苏哲的病,可是难好啊 。听那语气,好像一年都活不到。”

 

阿绕沉默。

 

过了许久,他忽然有些烦躁。这两个人经历了这么多,失去了这么多,为什么上天这么狠,连一个相守的机会都不给?!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精怪,有那么上千年的法力,本体是一种被用于不正之道的春酒,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能做什么呢?

 

……他能做什么?!

 

阿绕忽然福至心灵。

 

 

是日,东宫里,一杯递给客卿的、上好的武夷茶,被情丝绕精施了个法。

 

情丝绕,饮之,致幻催情,把身旁之人当做恋慕之人。

 

但若是身旁之人就是恋慕之人呢?

 

心灵相通、情意渐浓。朝朝暮暮,长长久久。

 

情丝绕骨,红床被翻,怎谈痴缠二字?

 

 

阿绕想,虽然苏哲的身体无法恢复原样,但用法力给他续个命还是可以的。毕竟,他本来就命不该绝。

 

虽然,情丝绕精的法力……不是那么容易消受就是了。

 

 

看着因为施法过度变得有些透明的身体,阿绕郁闷的想,也不知道睡多久才能把法力补回来。

 

不过,世间能全情之一字,又何惧其他烦扰?

 

只愿他们都能好好的。

 

【完】



 

正文共5164个字哈哈哈哈我是不是最多的!!!

 

希望靖苏都能好好的。也希望我们可爱的台宝宝也能好好的。

 

等你回来哦。加油。


评论 ( 32 )
热度 ( 131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