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十三

第十二章_春到花朝染碧丛


传说中的加更。其实是补上个星期的更新。

脑补了已久的场景<( ̄ˇ ̄)/听着《青媚狐》写的。

咳咳,估计两章之内开车……但是我卡肉了。


所以这周的更新可能没有了。


求评论求评论!不评论我打滚给你们看!


—————————————————————


第十三章_入骨相思知不知

 

“萧景琰。”

 

这个声音一贯的清冷,甚至听起来还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一个算不上拗口的名字被他念得百转千回,在晦暧的环境里生出一种魅惑的味道。

 

萧景琰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月光透过窗户映出了他拉长的影子,寂静的空气好似凝滞,如豆灯光却轻轻晃动,分明有风。

 

红烛帐暖。层层帷帐垂到了地下,沾染上了细碎暧昧的光点,遮住了那个声音的主人,萧景琰一张张慢慢掀开,格外耐心。

 

那个人坐在床边,迎面对上了萧景琰的眼睛。

 

一双桃花眼含笑望着他,右眼一道浅浅的疤痕格外柔软。披散的黑发把皮肤映衬的雪白,映着灯火显得格外明亮的红色嫁衣搭在身上,似掩未掩,似露未露。

 

萧景琰的目光一寸一寸的滑过这人。

 

黛色眼睫如鸦羽,微弯眼眸似星辰。纤薄嘴角挑起一个惑人弧度,下巴轻扬,轻挑又暧昧。

 

男人的身躯瘦弱却不妖娆,腰却显得过分纤细,大部分都被嫁衣掩盖,却更想让人探知其中风情。衣摆之下小腿裸露在外,诱惑一般前后摆动。

 

萧景琰喉头一动,目光落在了那人白皙圆润的脚趾上。

 

“萧景琰。”

 

声音经过胸腔,在喉间微微滚动,被轻轻吐在了空气里。萧景琰的眼睛随着清冷的声音一路回到了那人的唇瓣,因着晦暗的环境显得更加红艳唇一张一合,谈吐间能看到洁白的贝齿和粉嫩的小舌。

 

馥郁诱人的梅花香悄然扩散。

 

萧景琰像是着了魔一般搂住这人的腰,比柔弱无骨更加诱人坚韧腰肢。他克制住自己想要掀开嫁衣的欲望,隔着衣料一点一点的抚摸上去。

 

那个人凑得更近了,脸上依旧是似有似无的弧度,眼底是尽在掌握的了然笑意。萧景琰感觉到那人的手搭在了自己肩上,然后缓缓收紧,犹如催促。

 

他低头吻上那人的唇,和想象中的一样诱人甜美。下意识的撬开那人的牙关探了进去,手也随着动作撕扯下了外衣,缓缓向下……

 

 

 

萧景琰醒了。

 

他顿了片刻起身去了净房,一会儿功夫走了出来,从始至终神色如常,一丝多余情绪也无,好像这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子。

 

 

 

天气渐暖,大好春光。金陵也是难得安宁,自从春决之后再无大事,唯一能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大约是盛名已久的江左梅郎邀人赏园。

 

客人五花八门,有侯爷公子,有掌军郡主,有禁军统领,有掌镜双使。最令人意外的,大约是不请自来的靖郡王,萧景琰。

 

萧景琰这个人,在金陵城中不可谓不有名。耿直、坚韧,性情固执,为人冷静自持,浑身上下都透着军人的杀伐劲儿,虽然军功赫赫,但因为那些可说不可说的原因一直不受帝恩。

 

不过,有一点是大家都承认的。就是这个人,从来不会为名为利去俯就别人。

 

打听过的人都知道,梅长苏不仅是名满江湖的江左梅郎,更是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而夺嫡之心昭昭的誉王更是三天两头的对其示好,朝堂论理时正因为得了梅长苏相助才能压太子一头。此时靖王登门,虽不知是否在邀请之列,但是这一场显然是招待友人的宴会招待了靖王,本就是一件值得玩味的事。

 

在有心人的观望之下,这场宴会没有任何风波的结束了。许多人都伸长脖子等待后续,甚至已经有人在朝堂上开始注意誉王和靖王是否有针锋相对了,但是在这些结果出来之前,一个八卦先在贵族少爷们之间流传开来。

 

靖王萧景琰心悦梅长苏。

 

这个八卦不可谓不小。之前就说过,萧景琰是个冷静自持到有些冷心冷情的人,分化以来十几未曾娶妻纳妾,靖王府后院空无一人。

 

而梅长苏是谁?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麒麟才子……这人的名头多的不能再多,更是“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端的是旷世仪度、绝代风华,倾慕之人不在少数。

 

但是,这些都不能掩盖,他是个中平的事实。

 

一个皇子心悦中平,这很正常,纳回家做个妾室。但是靖王不是一个普通的皇子,他是那个分化不久便立下重誓,此生非心悦之人不娶,而且永不纳妾,一世双人的皇子啊!

 

当年一誓,言犹在耳。十几年来被百姓津津乐道。不少官家女子都觉得,哪怕靖王永远是个不受宠的王爷,嫁给他也是莫大的幸福。

 

皇子要娶一个男性中平为妻?

 

这说出去简直是千古奇闻。但传出此八卦的言家公子却一摆扇子,笑眯眯道:“我亲眼所见、亲耳目睹。在场的可不止我一个人,不信的话,去别处问问便是。”

 

总有好奇的人想要一探究竟,于是就问到了和言公子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却更加温厚稳重的两姓公子。这位公子却是叹气,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个回答就可信的多。一众少爷小姐们纷纷激动不已,好像就此看到了话本上写的故事。两个相爱的人囚于身份不能相守,只要想想就有心软的闺阁姑娘落了泪,只恨不得以身代之帮助他们脱离牢笼送他们浪迹天涯长相厮守。

 

流言传多了再假也会成真。朝堂上的两股势力倒真得因此安静了下来,最主要的是萧景琰依旧是以前那个样子,低调沉默,不争不抢,好像除了换防戌边没有什么能插得上话。加之太子誉王两相争斗这么多年,近日更是互相厮杀,连连折损,分了几丝注意在萧景琰那里之后就收了回来,依旧是该争论争论、该斗嘴斗嘴。

 

而此时的事件主角却闷闷的窝在床上,把一个橘子来回捏来捏去。

 

飞流一闪身进了屋子,蹲在床边拿了橘子,小心翼翼地剥好了皮又放到梅长苏手里:“苏哥哥、吃!”

 

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揉了揉少年的头,将橘子掰了一瓣给飞流:“飞流啊,苏哥哥现在有件事很苦恼怎么办?”

 

飞流吃了橘子,歪头问:“苦恼?”

 

“是啊。”梅长苏继续掰橘子递给他,像是回忆一般说道:“苏哥哥有一个好朋友,但苏哥哥不想让他认出我。他没有认出来,可是前几天的宴会上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说,他来看我,是因为他喜欢苏哥哥,怎么办?”

 

飞流攒着眉头努力想,连橘子都顾不上吃,可是小孩子实在不理解这么一长串话的意思,想了半天也没说出所以然。

 

好在梅长苏也没有指望他回答,只浅浅一笑打算跳过。却没想到少突然年特别认真地问他:“苏哥哥,喜欢?”

 

梅长苏一愣,他立马就理解了少年的意思:“飞流是问,苏哥哥喜不喜欢那个人?”

 

飞流点头。

 

“喜欢吗……”梅长苏手指下意识的捻着衣袖,顿了许久才说:“苏哥哥也不知道。但是啊,他对苏哥哥而言是很重要的人。”

 

“重要?”飞流歪头想了想,指了指梅长苏:“像苏哥哥?”

 

梅长苏笑着摇摇头,语气格外认真:“不。他对苏哥哥来、比苏哥哥对飞流更重要。”

 

飞流不满的撇撇嘴,一下抱住了他:“苏哥哥、喜欢!”

 

梅长苏揽着少年揉了揉头发,目光却有些放空:“我说的喜欢,和飞流的喜欢不一样……”

 

“不一样?”

 

“嗯。是的。苏哥哥说的喜欢,是很重很重的喜欢……喜欢到啊,飞流这么小,都承担不了呢……”

 

“苏哥哥呢?”

 

“苏哥哥也不知道,他的喜欢,我能不能承担的起……”

 

【待续】


第十四章_当是败絮在其中

评论 ( 34 )
热度 ( 269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