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八

第七章_是非曲直苦难辩

我发现我竟然写不出靖苏相处时黏黏糊糊的感觉,于是换了个方向……

#霓凰总攻上线

#欢迎收看靖王府八卦报道

————————————————————————

第八章_只缘身在此山中

 

靖王府的众人都觉得今日殿下有点奇怪。

 

先是接到一张拜帖之后急急忙忙地让人准备一个火盆放在书房,又是严词拒绝了他们想要看一看拜帖人的请求,密谈之后的现在,又开始整饬靖王府的军务。

 

这一切都跟那个今天上门的人——京中最近名声大噪的苏哲有关。

苏哲这个人,据说是江湖帮派的帮主,受宁国侯府长子萧景睿的邀约来京城养病。前几日为了看宅子翻出了一桩兰园藏尸案。后来终于安心迁了居,收到了各方拜帖,今日却忽然来拜访靖王。

 

火盆是为他准备的,拒绝他们请求的理由是苏先生怕冷,开始整饬内部也是因为戚猛在靖王殿下在场的情况下出手试探苏哲的胆气。

 

苏哲如同淬了毒的话语仍在耳畔,心知这人的话虽然难听但也是对的,可被罚挨军棍又降级现在还被点名做靶子与众人对练的戚猛戚百夫长还是觉得自家殿下有迁怒于人的意思。

 

对此列战英将军表示:“你可不是正撞枪口上了吗?”

 

看样子他似乎知道一些内情,好事者都围了上去,期待列战英能给一个解答。

 

戚猛一颠儿一颠儿的也凑过去。

 

列战英说:“你们知道郡主那件事以后,靖王殿下去找过苏先生吧?”

 

“听说了。”

 

“我本来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后来,郡主上门来找殿下问罪了。”

 

郡主上门这件事他们还是知道的,大概就是郡主出事之后的第二天,名头是登门感谢一下靖王相救,后来说要要叙旧,赶走了上下一干人。

 

但列战英是守门的,靖王府书房的隔音效果可不怎么好,里面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霓凰郡主的声音一听就是怒气冲冲的:“你昨天对苏先生动粗了?”

 

靖王应该没反应过来:“什么动粗?”

 

“我刚刚去见苏先生,他咳得厉害,脆弱的跟纸片似的。我好奇怎么几天不见他就病成这样,飞流就说你打他。”

 

飞流列战英还是知道的,一个少年,苏哲的护卫,武功奇绝,能和大梁第一高手蒙挚打成平手,不过听说心智有些问题,只停留在孩童阶段,约摸着不会撒谎。

 

于是他很好奇,殿下的心性他可是知道的,怎么会随随便便动粗?难道是苏哲做了什么事触及了殿下的底线,惹他生气了?

 

“我没有打他。”靖王的声音似乎有点底气不足,列战英趴到门上才听了个七七八八,“我只是怒气上头,对他施了…威压……”

 

“威压?”郡主的声音提高了八度,“萧景琰你厉害啊!威压一个坤阴,你真能做得出来!”

 

原来苏先生是坤阴,列战英一惊。

 

“我后来道歉了。”靖王叹了口气,“况且,我本来不知道他是坤阴。而且当时因为你的事太过生气,一时不察才……”

 

“我的事?我的什么事?”郡主出言打断。

 

靖王似乎是踌躇了好一段时间才说出口:“你,你险些……就是那件事,我以为是他算计的。”

 

“哈?!”郡主又是惊讶又是生气,“萧景琰你有没有脑子?算计我?我不是跟你说了是苏先生设计救了我吗?先前还好心提醒,中招只是我防范未够。”

 

“那他为何说害你的人是皇后?要我救你时他可明明白白指清是要到昭仁宫去。”靖王反问。

 

霓凰郡主似乎咬着牙:“那是因为他之前也没有料到是越贵妃害我!这件消息他是从谢弼那里听说的,虽然靖王殿下不涉党争,但谢弼是谁的人想必我不用告知了吧?”

 

靖王一呆:“那后来怎么……”

 

郡主叹气,应该很是无奈:“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他不肯说。我也没问。但想必又是党争那些事。”

 

“他后来也解释过,说是离宫时经人提醒才想起个中细节。”靖王的声音闷闷的。

 

“你道歉了吗?”郡主问。

 

“道了。”靖王似乎有些踟躇,“但看他的样子,似乎没有原谅我……”

 

“他要原谅你才怪了。”郡主道,“萧景琰,今日来我就是想提醒你。苏先生进京就是为了辅佐你,他是你的谋士,凭你的性子我也觉得你不会有第二个。所以你对他好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要是你负了他,我穆霓凰第一个不饶你。”

 

这听着怎么有点嫁女儿的意思?列战英有点好笑的想着。

 

“可我也不允许他用那些阴谋诡计算计那些与党争毫无关系的清白之人!”靖王反驳。

 

“他算计谁了?你?我?还是你手下的弟兄?还是朝中的清流?没有他的你所谓‘阴谋诡计’,你救得出庭生吗?”郡主的问题步步紧逼。

 

靖王哑口无言。

 

“哼!萧景琰,我觉得你真应该找个时间向苏先生道歉。他体弱,你一番威压施下来,保不齐他要在床上躺几天。若非你是误会,他也没怪你,我真是杀了你的心都有了!”郡主这话可算是有些大逆不道,列战英听得心惊胆战。

 

靖王也没在意,反而问:“苏先生病得这么厉害?可有请大夫好好看看?”

 

“你也知道关心他?”霓凰声音中似有戏谑,“景睿这孩子可比你上心多了。”

 

语毕,霓凰还无厘头的加了一句:“景睿也是乾阳啊。比你好多了。”

 

这话什么意思?列战英有些懵。

 

靖王也没回话。

 

“好了,我先走了。”霓凰站起身,不放心般嘱咐道:“好好对待苏先生。”

 

听着更像嫁女儿了。列战英强忍住笑。

 

在霓凰郡主离开以后,列战英就看到殿下坐在椅子上一直沉思,看见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战英,景睿对苏先生真得很好吗?”

 

列战英恭敬答道:“属下回京不久,对萧公子和苏先生都不熟悉。但听说苏先生进京是萧公子邀请的,他对苏先生……应该很好吧。”

 

靖王沉思。

 

 

把这件事情讲完后,靖王府的众人面面相觑。

 

“苏先生是坤阴?”戚猛脸色难看地发问。

 

列战英点头。

 

“我是不是朝着一个坤阴飞了一刀?”戚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众人纷纷点头,继而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对戚猛的鄙视之情。他们这帮人虽然是军中糙汉,但也知道坤阴都是特别娇弱的主。而且坤阴极少,男子之身的更是听都没听过,他们虽看不起坤阴的信期和软弱,但提起来无外乎是羡慕和推崇,即使是见惯了沙场铁血的汉子遇到坤阴也是忍不住捧手心里宠,戚猛这一举动可算是犯了众怒。

 

这厢正讨伐着,不知道是谁说了句:“不过苏先生也是厉害啊,虽然是坤阴,但是戚猛的刀飞过去的时候他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我看咱营里也没几个人能有这份胆量。”

 

“是啊是啊,没错。”又是一番附和声。

 

“对了,话说,”一人低声道:“你们说,咱们殿下这么多年也没娶个妃子。这下跟苏先生走的这么近……”

 

“哦——”众人意味深长的应着,戚猛拍了拍自己还疼着的屁股,龇牙咧嘴道:“我就说,殿下整饬军务,也不带这么整我的啊。我这都被罚少吃多少顿饭了。”

 

“哈哈,就你那大肚子,少吃几顿全当减肥!”

 

“就是,朝着咱们殿下的人飞刀子,即使殿下不在你也有的受!”

 

“要是将来苏先生真得成了靖王妃,你的未来才堪忧呢!”

 

听着这些嘲笑,戚猛五大三粗的脸皱成一团。列战英在一旁边笑边想:要是他们知道苏先生的苏宅正在筹措挖一个密道联通靖王府,不知道还会八卦成什么样子呢!

【待续】

第九章_望帝春心托杜鹃

评论 ( 29 )
热度 ( 252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