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七

第六章_温酒一壶待故人


有人看这篇文么QWQ看文的小天使留个评论呗~

文章内黑体部分引用原著,为了谈个恋爱我干嘛做这么多铺垫。【摔】

全文走tag“细水长流之当归

 

——————————————————————

 

第七章_是非曲直苦难辩

 

梅长苏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攥住,压迫感挤得他生疼。

 

在面临大梁最优秀的乾阳毫不掩饰的威压时,梅长苏竟然还抽空分了一丝心。

 

他用了十二年来训练自己适应乾阳的威压,没想到来到金陵后,第一个要面对的,竟然是景琰。

 

心里油然而出一种荒芜苍茫的感觉,说不出是失望还是难过。

 

属于乾阳的气息在空气中扩散,梅长苏稀薄的信香瑟瑟发抖,坤阴骨子里的柔弱和臣服让他几乎要瘫倒在面前这个人怀里。

 

嗓子里有股咸腥的气息一涌而上,又被硬生生压下。

 

萧景琰恍然不觉,他看着面色怔忡的梅长苏只感到愤怒。伸手抓住梅长苏的衣领,眼前这个纤细到近乎脆弱的人一下就被提到自己面前。

 

怒火灼烧的他忽略了近在咫尺的香气,萧景琰只是一字一字警告梅长苏,每个字都犹如利剑。他不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伤害他的同袍,尤其是像苏哲这般一心争权夺势勾心斗角的谋士!

 

还未等得这人的反应,他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敌意向自己冲来。同类的气息勾起乾阳的斗争欲,尤其是在这样愤怒的时刻,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击。

 

心神这么一分,梅长苏就脱离了萧景琰的辖制。两股乾阳的气息相撞,剧烈的压力让他克制不住喉咙的腥甜,终于一口血吐了出来。

 

血色殷红,正在出招的飞流赶忙回撤。刚刚还释放气息与靖王殿下相拼的少年此刻就像个无助的孩子,搂住站不稳的梅长苏惊慌的唤道:“苏哥哥、苏哥哥……”

 

梅长苏皱了皱眉,借着飞流的力站好后用帕子擦掉嘴角的血液。可是衣领处一抹鲜红依旧夺目。他拍拍飞流权作安抚,神色却是严厉的:“飞流!我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你不记得曾答应过我绝对不伤害这个人一丝一毫吗?

 

飞流不敢反驳,可是眼神却非常委屈。看向靖王的眼神怒气横生。

 

萧景琰被眼前的一幕弄得熄了火,空气一抹甜腻的梅花香伴着血腥味,让他想起了一直被他忽略的事实。

 

梅长苏是个坤阴。

 

他刚刚对他施以威压,近乎算得上侵犯。

 

心里不免有些歉疚。他性情耿直,一码归一码,霓凰身中情丝绕一事他虽恼怒梅长苏,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会用这种方式逼迫他认错。

 

尚未等他解释,就听梅长苏继续道:“快给靖王殿下道歉!”

 

他的语气生硬而冷厉,飞流不知为何苏哥哥这样生气,心里委屈,下巴对着萧景琰的方向:“他先!”

 

萧景琰一怔,当即明白了飞流的意思,道:“我是该给先生道歉。”

 

“哼!”飞流重重的冷哼一声。

 

梅长苏淡淡:“殿下心念同袍,不过性子急些,何错之有?”

 

“我不是为此事道歉。”萧景琰解释:“先前我忽略了先生是坤阴,以威压逼之……着实抱歉。不过,听先生的意思,难道此事还是我错怪先生了不成?”他目光湛湛,似有凌厉之色,威压却内敛不再外放。

 

听到此话梅长苏倒是一愣,权衡一番还是解释道:“我并非有意设计。当初得知消息时并不完整,直到离宫时经人提醒才明白个中细节。本来并不打算让殿下牵扯其中,不过实属匆忙,还望殿下莫怪。”说完端端正正行了礼。

 

萧景琰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想到刚刚对梅长苏的行为,不由更加慑然。他向来正直,此时知错,便当即认错:“是我唐突了。景琰出身军旅,对军中之人视若手足。霓凰更是我幼时好友,她此番受难,我心中难免焦急。”他抿了抿唇,补充道:“另外,我希望先生还是能记住我刚刚说的话。”

 

“殿下的话苏某谨记。日后也必然会小心。”梅长苏语气冷硬:“不过,我相信殿下也知道,今天这样的事绝不会是一个个例。太子和誉王那样的人,手下谋略诡计层出不穷,对付他们,不可能一直用你的方式。该算计的还是要算计。只有阴谋,才能对付阴谋。”

 

萧景琰心中不快,可是却无法反驳。

 

“不过殿下放心。我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所以绝对不会去触碰它。但我也有我的手段和行事方法,殿下恐怕也要慢慢适应一下。你走的这条路,不可能不沾染一点血腥。”梅长苏直直向萧景琰看去,眼神如幽幽寒潭,冰冷刺骨。

 

萧景琰一下就想到了当年那桩案子,不正是因为当初那件血染了整个大梁的事,如今的太子和誉王才有了可乘之机吗?他刚刚静下的心一下又翻腾起来:“难道先生也会去伤害那些无辜善良的忠贞之士吗?!”

 

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愤怒,飞流一下又挡在了梅长苏面前。

 

“我会尽量保全他们。”梅长苏的声音很轻,他从飞流身后走出,语调缓慢:“殿下所言,苏某必当竭尽全力。不过,该利用时,我还是要利用。但会尽我所能,不加以伤害。”

 

萧景琰看他良久,终于妥协:“希望先生能记住今日之言。”

 

梅长苏微微一笑,似乎是觉得谈话结束,稍有放松,刚刚一直压抑的难受之感又蹿了出来,他不得不低低咳嗽几声。

 

萧景琰本要离开,见此不由关心一下:“不知先生身患何疾?坤阴本就体弱,先生还是要好好调养才行。”

 

梅长苏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只是普通咳疾罢了。我虽未坤阴,但也是男子之身,殿下不必如此挂心。”

 

萧景琰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梅长苏领间的一抹血色夺目依旧,他刚刚却错怪与他,对他发火迁怒。歉疚是一定的,可又有几分理所当然。这人是坤阴,本就是弱者,却始终不曾露出卑微之姿。他们只见过几次,他对他虽恭敬柔顺,低眉敛容,可怎么也掩不去骨子里的执着,几番顶撞。别说谋士,他甚至无法将他当做一个坤阴看待。

 

不过,只要他能记住自己的话便好。萧景琰冷淡道:“告辞。庭生之事多谢了。”

 

梅长苏躬身行礼:“还望殿下不要怜他之苦,过于腻宠。就送入军中磨练,让他早些知道什么是男儿慷慨。不要像我这样,只余满腹机谋……”

 

萧景琰的身影似乎僵硬了片刻,但最终还是未曾回首,直直地出院去了。

 

梅长苏的脸色骤然苍白下来,他拍拍仍旧气呼呼地飞流道:“飞流,你要记住,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伤害靖王殿下。”

 

飞流点头,可是神色却焦急:“苏哥哥…药!”

 

梅长苏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刚刚抵抗威压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又强撑着和靖王谈话。身子已经虚弱的站都站不稳,他借着飞流的帮助吞下一粒护心丹,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他坐到长椅上,裹着飞流递过来的毯子,冲少年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

 

傍晚的阳光轻柔的洒下,金灿灿的近乎透明。


【待续】

 

第八章_只缘身在此山中

评论 ( 7 )
热度 ( 247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