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六

第五章_无端却被梅花恼


这是今天的更新别错过了!


——————————————


第六章_温酒一壶待故人

 

蒙挚来访,可以说是在梅长苏预料之中。

 

但令他意外的是,蒙挚刚走,就见飞流定定的看着窗外,说:“有人,两个。”

 

梅长苏清楚的感觉到身边的少年并没有提起警惕,温声问道:“来的人是飞流认识的对不对?”

 

飞流想了想,一字一顿道:“老奶奶,姐姐。”

 

若是旁人,必定心生疑惑。但梅长苏只是微微叹了口气,拍拍少年的肩示意他去睡。然后走到烛火旁,用手遮住火焰,室内一暗,旋即放开。来来回回反复三次,继而负手而立,似在等待。

 

门忽然被轻轻推开,躺在内间的少年双目忽然睁开,又缓缓阖上。

 

来人一身玄色短打,周身气质干净利落,在寂寂夜色中毫不突兀。站在门前,气势内敛却不含蓄、张扬但不肆意,无不彰显着大梁第一女将军的巾帼风范。

 

竟是霓凰郡主。

 

梅长苏抬手示意她进来,脸上的微笑三分喜悦七分无奈:“你怎么这时候来,这宁国侯府怎么能轻易闯进来。”

 

霓凰脸上浮现一丝傲然:“我虽不善轻功,但我穆王府的暗卫又岂是宁国侯府能比?”

 

梅长苏摇头:“你总是这般任性,若想见我,去封信来我自会寻机会找你,你又何必冒风险来此。”

 

霓凰走过去把站立的梅长苏按在椅子上,笑道:“霓凰性子急,等不及要见兄长。”想了想又补充,“而且下午你的话,我总归是不放心的。”

 

梅长苏默然。

 

霓凰追问:“兄长还不打算告知霓凰吗?你是真得要推举靖王上位?”

 

梅长苏神色被烛火映得有些肃穆,语气淡然:“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办法呢?”

 

霓凰沉默了一下,说:“可是,这很难。”

 

“难又怎样?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已经为此谋划了很久,许多事情已经在我掌控之中了。”梅长苏看着霓凰,缓缓的笑了一下,“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霓凰皱了皱眉,烛火映得梅长苏更脸色苍白,身形单薄。她心中一痛,说:“可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是谁?靖王是什么样没人比你清楚,脾气倔得就是头水牛!在那件事以后,他最厌恶的就是心机深沉之人,你以这个身份,又怎么说服他呢?”

 

梅长苏仍旧是浅浅的笑:“你也说了,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从小到大,除了祁王哥哥和静姨,他最听的不就是我的话了吗?纵然我没法用林殊的身份面对他,但以我对他的了解,说服他不难,你不用担心。”

 

霓凰目光中带着焦急:“可……”

 

“霓凰。”梅长苏的声音似乎有安抚人心的力量,“我能做到。我相信景琰也能做到。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霓凰抿了抿唇,许久之后才道:“我信你。要是萧景琰欺负你,即使他做了皇帝我也要揍他!”

 

梅长苏的笑更真切了些:“他又怎会欺负我,向来都是我欺负他。”

 

霓凰随之一笑,少时情景似乎在这笑容里清晰起来。

她盯着窗外夜色看了一会儿,倏而转身,抬手行了个礼。

 

“兄长。”霓凰神色郑重,“赤焰一案,虽与我穆王府无甚关联。但大梁武将同气连枝,我父王与林燮叔叔是神交已久的好友。赤焰旧部聂铎于我,更是今生良伴。我穆霓凰在此许下重诺,翻案一事,所有需要,我穆王府上下,万死不辞!”大梁第一女将军音色清亮,似有铮铮琴鸣,一字一字情重万钧。

 

梅长苏眼神晦暗,他站起身,脊背挺直,拱手回礼,声音激昂而坚定:“林氏子殊,代七万赤焰男儿,谢过!”

 

窗外不知何时挂起了大风,透过窗沿吹的烛火滋滋嘣响。

 

霓凰眼中似有泪光闪过:“林殊哥哥……”

 

梅长苏眼角也是红的,时隔十二年,他再次自称林殊,这份激昂心情不足为外人道。他伸手拂去了霓凰眼角的泪花,温言:“霓凰,你如今已是大将军了,万事莫不可冲动。这件事,我虽应你,但你绝不能轻举妄动,我筹谋十二年,一切尽在掌握,不用担心我。知道吗?”

 

霓凰点点头,又不放心的补充道:“林殊哥哥,如今你分化为坤阴,在这金陵城里,可要小心些才好。”

 

梅长苏眉梢微动,却只是淡淡点头,不甚关心。

 

霓凰扯了扯梅长苏的衣角,她眼睛亮亮的,闪烁的却不是水光:“我突然想起来,林殊哥哥,你是坤阴,而景琰哥哥是乾阳,不如…你嫁给他好了!你是江左盟宗主,虽不及世家之子地位尊贵,但配景琰哥哥这样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也是绰绰有余的!”

 

梅长苏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想到那里去了。我虽是坤阴,可毕竟是男子,从来没想到过要嫁给谁,我待景琰,只是幼时好友,知己至交,可从没生出过什么别样的心思。”

 

霓凰却觉得此计可行,不服气的扯了扯他的袖子,可梅长苏神色坚定,反驳中还带着几分斥责。霓凰败下阵来,无奈道:“本以为兄长分化为坤阴会稍微软弱些,谁知还是跟以前一样如此骄傲固执。”

 

这话倒是让梅长苏一怔,自己变化的有多大,他本身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不仅手无缚鸡之力,无法跃马扬枪,更是得了个坤阴之身,动不动就会被情欲所扰。性格也再无当初的肆意张扬,万事总是处处思虑、步步谋划,与当初那个因着少年气做事从不计后果的林殊是再无半分相似了,连最亲近的好友都认不出自己。却不知,在霓凰眼里,他竟是跟以前一样的。

 

他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像是愉悦在痛苦中滋长,生根发芽,开出的全是苦如黄连的花。

 

梅长苏眼神微黯,开口却换了个话题:“我可能暂时都要住在宁国侯府,等过段日子搬出去,你再上门寻我吧。你的亲事,我帮你解决。”

 

霓凰点点头,她对这场比武招亲本就无甚想法,任何结果都是无所谓的:“文试还是拜托兄长了。”

 

“快回去吧。”梅长苏的声音染上了一丝疲倦。

 

“兄长好好休息。”

 

霓凰转身,在暗卫的带领下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梅长苏望着天边的一轮明月,手无意识地搓弄着袖口。

 

月光如水,寂静的雪庐里,传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

 

……

 

金陵城最近最被讨论到最多的霓凰郡主择婿一事似乎出了点小小的变化。一位来自北燕的、相貌粗鄙的勇士打破了近乎僵持的局面,一招便打败青年才俊秦尚志,甚至霓凰郡主不是他的对手。

 

一石激起千层浪。霓凰郡主可是大梁唯一的女将军,其英姿更是博得不少少年郎倾慕、闺中人艳羡,若是这样一个英气勃发的女子最后嫁入他国,不知有多少大梁的青年才俊会捶胸顿足。

 

再加上娶了郡主就等于手握南境十万兵马,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勇士确实让这场择婿的策划者——大梁的皇帝陛下萧选愁了又愁。

 

即使新增加了挑战赛,或是借口设宴招待来使,也丝毫没有消减掉这位上位者内心的愁思。

 

不过这位皇帝的想法却与萧景琰无关。

 

他受霓凰之约来这金銮大殿参加宫宴,刚刚到达,就见一个白衣书生在与穆家姐弟说话,那人脸上似有苦笑,可是眼底却是清清浅浅的喜悦之情。

 

这是萧景琰第二次见到苏哲。

 

不同于第一次相遇时的满身戒备、相互试探,这次他们只是目光有个短短的交接,然后错开。

 

自从那日不算愉快的会面后,他便着手查过苏哲的真实身份。虽然他常年流放,手上并未有多少人,但这人宛如皎皎明月挂在夜空,由不得旁人不注意他。

 

琅琊公子榜榜首、江左盟盟主梅长苏。

 

一个江湖人。

 

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江湖人为何非要来到金陵插手这步步凶险的夺嫡中来,于他而言,能与三两好友相伴,游历江湖,看遍天下才是乐事。

 

大概是因为梅长苏带给他的震惊太多了,大殿之上,他总是忍不住把目光移到他身上。

 

江左梅郎长得格外好看,一双桃花眼即使不做表情也似乎带着缱绻笑意,若是慵懒或是警惕的微微眯起,眼角似乎都带上钩子能勾的人挪不开眼。

 

这番打量似乎太明显了,霓凰郡主有所察觉,偏头过来,对他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

 

他移开视线,殿上比试进行的如火如荼,他却心不在焉。

 

难道霓凰知道苏哲择我为主的事情了?他们之间竟如此亲近吗?对了,苏哲这个文试主试人的身份还是霓凰亲自求来的,京中不是也有传言说霓凰心悦苏哲吗?

 

他有些不甚在意的想着,苏哲的身子这样弱,萧景睿简直是把他当玻璃人照顾,难道这人是个坤阴不成?

 

而当看到蒙挚把包括庭生在内的五个稚子从掖幽庭带出来的时候,他再次把目光放在了梅长苏上。

 

原来你的礼物这么快就送到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那人微微偏头看向了他,眼睛里似有深泉涌动,却分毫情绪也无。

 

当萧景琰踏步离开大殿的时候,却在想,九月的风也太凉了,不知道身子那样弱的梅长苏能不能受得住。


【待续】


第七章_是非曲直苦难辩

评论 ( 6 )
热度 ( 211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