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五

第四章_落花时节又逢君


迁文,造成不便请原谅

你的回复和热度是我更新的动力


————————————————


第五章_无端却被梅花恼

 

萧景琰是一个乾阳。

 

对于大梁皇室的皇子们来说,既为贵族,分化为乾阳着实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但令人惊讶的是,萧景琰是一个分化十三年也没有和任何一个坤阴结契的乾阳。

 

乾阳生而为上位者,极具掌控之力,其气息不仅可以产生威压,还会对坤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而皇室所出的乾阳,血统高贵,能力更为卓越,莫说坤阴,就是中平也会倾心爱慕。

 

即使是在皇室中,萧景琰丰神如玉,伟岸英朗,常年行军在外的他更有一种军人的铁血气质,看上去似乎比他的几位锦衣华服的兄弟更优秀一些。

 

而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乾阳,竟到了三十一岁还未与任何坤阴结契。

 

这着实有些不正常。

 

但是萧景琰并不在意。

 

不仅他不在意,除了有好事者看到他后会多嚼那么几句舌根之外,估计没有人会在乎。

 

军中的弟兄们,都是他生死场上走过来的同袍,铁血汉子,从不思考这些儿女情长。他的母亲,这世上最了解他的那个人,知他所想,自不会催促。而他的父皇兄弟,除了冷嘲热讽,又怎会想起他这个常年流放在外的皇子?

 

而萧景琰自己,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性情耿直,从来不拿别人的人生开玩笑。结契对于乾阳而言,或许只是一个寻欢作伴的小小手段,但对坤阴而言,却是绑定一生的枷锁。正直如萧景琰,刚分化时便立誓,此生,未遇良人,定不结契。

 

只是,大概谁都没想到,这个良人,竟是这么多年都没遇到。

 

萧景琰在靖王府望着梅花出神。

 

他如今已三十又一,年龄着实是不算小,然而如今还只是被封了个郡王,纵使军功累累也连个随时进宫看望母亲的特权都得不到。

 

不是没有怨言的。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这京城早已不是十几年前的京城了,每个人都在思考站队、每件事都会牵扯到党争,太子和誉王把朝堂弄得乌烟瘴气,而那个高高在上的父皇只是笑看这一切,沉迷于权力中不能自拔。

 

不是没想过改变的。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一个不受皇恩、不得君宠的皇子,竟是什么都做不了。

 

连救下他亲侄子都做不到。

 

他以为他这一生都只能怀着这一点怨愤走下去了,谁知还会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站在他面前,如恶魔一般诱惑他走入那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那人目光清冷而悠远,语气带着惯有的亲和。可是那话语中似乎深藏了什么不可说的情绪,如漫漫黑夜中骤然明亮的灯火,把堕入深渊的地狱之门照的明亮。

 

他大笑,音色苍凉凄怆。他只当做听了一个好笑的笑话,殊不知说出这番话的麒麟才子竟是当了真,在他的伶牙俐齿下,纵使心性坚定如他也不由得对那个位置产生了向往。

 

若真如那人所说,除了皇位之外,他是不是还可以渴求一些他更加梦寐以求的东西?

 

萧景琰心中颇有些烦躁,那个麒麟才子苏哲的身影一直刻在脑中,怎么都散不去。那人的笑容风轻云淡,神色中似乎总带着些月朗风清的味道。可是所说的话所做的事却摆足了谋士的做派,言语中满满对功名利禄的追求。

 

他看着枝丫光怪的梅树,心中忽然一动。

 

萧景琰记得,在苏宅时,自己虽焦躁,但总有一缕淡淡的梅香萦绕身侧,莫名的安抚了自己的思绪。

 

可是现在想来,如今并非数九腊月,正是金秋时节,哪里来的梅花?

 

他身为乾阳,五官比他人灵敏,而且对味道尤其敏感,自然不会认为是错觉。那香味丝丝缕缕,沁人心脾,如此好闻的味道只闻一次便再也忘不掉。

 

心思反转间,他想起,看梅长苏文质体弱,似有不足之态,虽然没问,但那样柔弱纤细的身子,难道是个坤阴不成?

 

相必一定是了,那点点梅香,怕是梅长苏自身的信香。

 

他难道要靠着一个坤阴谋位吗?萧景琰只觉得心里更加烦躁了。


待续


第六章_温酒一壶待故人

评论
热度 ( 185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