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四

第三章_快友之事莫若谈


迁文,造成不便请原谅

求评论


——————————————


第四章_落花时节又逢君

 

“苏先生可知道,十二年前的赤焰军少帅、赤羽营主将林殊?”

 

霓凰一句直白的问话,竟让自诩足智多谋的梅长苏不知如何反应。

 

他随萧景睿进京不足一月,便赶上了霓凰郡主比武招亲这等大事。随着飞流和蒙挚的一场不大不小的比试,他苏哲本是琅琊公子榜榜首、江左盟盟主梅长苏的事情也在这金陵城中不胫而走。今日随萧景睿和言豫津一同凑热闹,本意是想与太子和誉王见一面,却没想到蒙太皇太后召见。而之后,霓凰郡主笑言让他留步,待走到一个无人左右的清幽地界,甚至还让云南穆府的人把守在附近后,却是抛出了这样一个让他如何都想不到的问题。

 

可他虽然惊诧,但也只是一怔而过,很自然的答道:“我曾在黎崇老先生门下求学,老师曾对林少帅的才智赞不绝口,自然是知道的。”

 

霓凰郡主笑容莫名,又说:“那不如我换个问题,先生可认识,赤焰旧部、赤焰军将领之一的聂铎聂将军?”

 

梅长苏眼底闪过一抹晦暗的光,最终只是淡淡道:“认得。”

 

霓凰郡主神色不变:“哦?那他如今在哪儿?”

 

梅长苏苦笑一下:“郡主这是在明知故问吗?”

 

听他这样答,霓凰郡主微微收敛了嘴角的笑意。可是神色转换间,却又抛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冒昧的问一句,苏先生……可是一个坤阴?”

 

梅长苏眼角一跳,却只是含笑反问:“郡主为何这样问?”

 

霓凰郡主表情淡淡:“先生可是觉得霓凰唐突了?我只是好奇,苏先生是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的盟主,盟里乾阳众多。先生既为他们的领导之人,想必也应是个乾阳才是。只是今日相见,却觉得苏先生身子孱弱,似有不足之症。若是乾阳,该不会如此脆弱才是。”

 

“不是乾阳,难道就是坤阴了吗?”梅长苏笑容不变。

 

“那当然。”霓凰郡主直直望向梅长苏的眼睛,目光凌然而幽深,声音凌厉中却带着些苍白的颤抖:“因为我知道,你的父亲,是大梁最优秀的乾阳;你的母亲,是血统最高贵的坤阴!所以,你不可能是中平!若非乾阳!必为坤阴!”

 

梅长苏闭上双眼,良久以后才幽幽的叹了口气:“你何时知道的……”

 

“林殊哥哥!”霓凰的眼圈发红,双手扯住梅长苏的袖子,哽咽道:“我一直猜测……猜测你是不是。我听过你的传闻,我觉得不是的。我的、我的林殊哥哥怎么会……”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可是今天,今天一见到你,我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你就是我的林殊哥哥。这种感觉来得特别突兀,可是、可是我却毫无理由的相信了。而且太奶奶,她一眼就认出了你,她叫你‘小殊’。你看太奶奶的眼神,骗不了我的……”

 

梅长苏无奈,轻轻挣开霓凰的亲昵,抬手帮她擦去了眼泪:“你呀!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变得这样爱哭?”

 

霓凰扑进他怀里,眼中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林殊哥哥……你、你究竟是经了多大的变故,才会变得丝毫没有往日的痕迹。我、我听谢弼说,你很怕冷是吗?你以前,从来不知道冷是什么感觉。大家都叫你‘小火人’。可如今、怎么会……”话到此处,她像是怎么都说不出话似的,声音竟只剩低低的呜咽。

 

梅长苏只觉得眼眶一阵发热,他拍了拍霓凰的背以示安慰,却没有再解释什么。有些东西,他是没法解释的。他要怎么告诉这个一心依赖于他的姑娘,他已经不是她所知道的林殊哥哥了。他是梅长苏,是手无缚鸡之力、身子孱弱无比的坤阴梅长苏,未来,他这双手不仅不能弯弓射箭,而且要去算计人心,甚至沾上无辜之人的鲜血……

 

霓凰得到兄长的安慰,揉揉眼睛从他怀里钻了出来。十几年来,她手握南境兵权,上阵杀敌,护卫家国。在上要遭受皇帝猜忌,在下要照顾年幼小弟。她竟是一刻也未得到安歇。只有这个人,只有她的林殊哥哥,才能给她这种放开身心、安然依赖的感觉。

 

梅长苏浅浅笑笑,开玩笑道:“若是被聂铎看到了,他指不定要怎么吃我的醋呢!”

 

“不一样的。”霓凰像个小孩子一样反驳。

 

不一样的。林殊哥哥和聂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于林殊,她是全身心的依赖;于聂铎,她是并肩行的陪伴。

 

梅长苏却忽而叹了口气:“我的身份,可是聂铎告诉你的?”

 

霓凰却摇了摇头,道:“他并不知道我猜到了你的身份。”

 

“嗯?那你从何得知?就因为是江左盟庇护了聂铎?”这下连梅长苏也疑惑了。

 

霓凰摇头,笑道:“非也。当初聂铎在南境,助我退敌。那段时间,我们互生情意,我知他并非以真面目示人,强迫他告知。被我猜出身份后,却自苦于你我二人的关系,借酒浇愁。被灌了个大醉。谁知,醉后,他却哭哭啼啼的念叨‘少帅怎么会分化成坤阴’。反反复复,就这一句,我想听不清都难。他酒醒后,却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我问他你的事情,他只说你……殁于北境。我心中疑惑,梅岭一役,你不过十七岁,尚未分化。他怎么会知你是坤阴?他消失在江左境内后,我派人调查过你。”

 

语至此,梅长苏怎会不明白。他梅长苏虽从未表明过自己的性别,但他这孱弱之身又怎会是乾阳?而让聂铎这样一个军中出来的乾阳能够俯首听命的坤阴,天下又有几人?

 

哎。事已至此,他也无法去斥责聂铎什么,只能感叹冥冥中自有天定。他与霓凰少时感情深厚,但那时未曾分化,不涉男女之情。可太奶奶看着他们相处的好,想着等他们分化后就赐婚。可惜,林殊终究无法走到那一步。无论怎样,他与霓凰,只能是有缘无分。

 

霓凰既已心悦聂铎,他们相处之间到更加坦然,直接以兄妹相称。霓凰微微一笑,道:“兄长回到金陵,可是为赤焰翻案而来?”

 

梅长苏坦然点头。

 

霓凰抿了抿唇,她还是觉得梅长苏身为坤阴,却偏跳到这金陵城中分外危险。但她也想不出劝阻的话来,只说:“若是兄长需要,我云南穆府上下,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梅长苏摇了摇头,说:“这件事,你们不能掺和。我有办法。以前的熟人,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的语气太寡淡了些,听得霓凰直着急:“那靖王呢?景琰哥哥,你们、你们可是最好的朋友,你不会连他也不说吧?”

 

“这也是我要提醒你的!”梅长苏神色严肃:“不能对任何人说出我的身份!尤其是景琰!我要翻案,就必须借助他的力量。而景琰,需要的是梅长苏的辅佐!万万不能让他知道,我就是林殊。”

 

“辅佐?你要帮他夺嫡?”霓凰惊讶的声调都拔高些许。她正要细问,却见把守在一旁的穆府之人急急过来使了个眼色,连忙收敛神情,向梅长苏浅浅行了个礼,道:“听闻苏先生文采斐然,有经世之学。今日一谈果然如此。霓凰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先生可否答应?”

 

“哦?郡主有什么事是苏某这一届白衣可以帮得上忙的吗?”梅长苏接话道。

 

说话间,他们已走入了宫殿长廊,果然看到一个太监笑吟吟地走过来,对二人各自行了个礼,道:“见过霓凰郡主、苏先生。苏先生,太子殿下听闻您进了宫,想要邀您一见,现在已经在迎凤楼里宁国侯府的棚子下等着您呢。”

 

霓凰却皱了皱眉,呵斥道:“放肆,没听到本郡主正在和苏先生说话吗?”

 

小太监连忙跪下,委屈道:“郡主饶命!这…这是太子殿下吩咐的。奴才只是奉命行事啊!”

 

霓凰正要发怒,却听梅长苏道:“这位公公,麻烦你回禀太子一句。这厢郡主与苏某还有事要谈,谈完以后,苏某自会去拜访。”

 

小太监得了话便告辞离去,霓凰却在原地撇撇嘴,低声道:“这个太子也太没耐性了。不过兄长也真厉害,就这么把太子晾在那儿,也不知太子该作何感想。”

 

“哎,怕是不仅太子,誉王也在。”梅长苏低声回了一句,又提醒道:“这里毕竟是宫中。说话还是小心些好。若是有事,你便去宁国侯府找我。”

 

霓凰点点头,又朗声道:“陛下有旨,武试前十名,方有资格参加文试。我想请苏先生担任文试的考官,帮本郡主定一下这些求婚者的座次。”

 

梅长苏出于谨慎还是先婉拒。二人又这般假装客套了一番。然后各自离去。

 

他走之后,与蒙挚打了个照面,然后便一步一步,踏入了金陵城权力漩涡的中心。


【待续】


第五章_无端却被梅花恼

评论
热度 ( 198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