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三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全文走tag“细水长流之当归

 

 

————————————

 

 

  第三章_快友之事莫若谈

 

 

  言豫津今天很开心。

  他本是个性情疏阔的人,开心的日子不少。但今天心情却格外的好,不为别的,单为今天刚认识的朋友、或者说,是他好朋友的朋友,梅长苏,他就能跟京城里的狐朋狗友们说上半天。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琅琊公子榜榜首、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盟主梅长苏,身负数种传奇,但偏偏本人是个病秧子。这番相遇,正是因着他受邀去温暖的金陵城养病。撇去江左梅郎的身份和种种故事不谈,单是这人愿意为萧景睿解开心结这点,言豫津就很喜欢这个看起来好像文弱书生的江左梅郎。

  景睿心悦琅琊美人榜榜首云飘蓼之事他是知道的,也知道景睿所求不得,为此郁郁寡欢,连他这个自诩开心果的人都无法开解,也不知梅长苏说了什么,反正就是稍微有了些活气。

 

  言豫津偷听到梅长苏和萧景睿的谈话,知道困扰萧景睿二十几年的心结已解,心中颇为惊讶,于是便凑过去,说:“喂,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私房话,我也要听!”

  萧景睿表面脾气和善好说话,其实又固执又认死理,心结是最难解开的。梅长苏几句短短的开解就能解决了让他这个萧景睿最好的朋友也束手无策的问题,着实令人佩服。

  更何况,梅长苏的学识、见识都是一流的,短短的交谈后,他便发现这个人的性格也很好,相处着很是舒服。

 

  更令人佩服的是,这么厉害的梅长苏是他言豫津的朋友。

 

  他去牵马,听到梅长苏浅浅的咳嗽了一声。这声音几乎是压在喉咙里的,若非他离得近,根本不可能听见。还没等他问问怎么了,鼻尖就嗅到了一点极淡极淡的梅花香。奇怪,如今不过九月,正是金秋,他们走得又并非山间野林,而是平平坦坦的大路正道,何来梅花?

  而且,这香气比普通梅花似乎更甜一些,不似花香,倒更像信香。

 

  言豫津今年二十有三,早已分化,是个中平。但是他的体质特别奇怪,对乾阳的气息和坤阴的信香极为敏感。他本不算嗅觉灵敏的人,但偏只要是信香,哪怕一点点都逃不过他的鼻子。

  心里思索着,他的目光就不由得望向了身旁的梅长苏。他并不知道梅长苏的性别,但按理来说,掌控着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盟中还有众多乾阳的他,怎么样都不该是个坤阴才对。

 

  江左盟他听说过,之所以这么厉害,除了宗主智计无双之外,很大原因便是乾阳太多了。江湖高手是乾阳不奇怪,萧景睿的卓家爹爹和卓家大哥都是。但偌大的天泉山庄,也就那么两个乾阳,算上萧景睿才三个。而江左盟的乾阳却多达近百,一座大城的驻扎军队也不一定有这么多。而且,这些乾阳聚集在一起,居然对一个疑似坤阴的人俯首称臣,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莫说坤阴,就算梅长苏是中平也足够让人惊奇好吗?

 

  鼻尖那缕似有似无的香气早就消散了,他不由得怀疑那是个错觉。他想了想,若是梅长苏是坤阴,那他离得这么近,信香不该这么淡才对,估计是他刚刚一时脑子没转过来,才出现幻觉的吧。

 

  “豫津,想什么呢?不会是认清自己的实力,要认输了吧?”他听见萧景睿在唤他,连忙回话过去:“我是在思考一会儿怎么让你才能让你输得不难看!”

  他迅速的牵着马站好,等梅长苏令下,飞快的往前奔去。故而,他也没看到梅长苏在后面那种颇有些意味深长的眼神。

 

  本以为这一路就会这么轻轻松松吵吵闹闹的回去,但没想到奔到汾江边很久也没见梅长苏和谢弼追上,言豫津连忙拉着萧景睿跑回去,一时连刚刚谁输谁赢都忘了。

 

  萧景睿实在是把梅长苏上下左右看了个遍确认他没事,言豫津觉得好笑。殊不知,还没笑出声,他就被一件天大的事砸昏了头。

  ——有人要告御状状告庆国公。

   这件事牵扯的有些多,他听得头昏昏的。但梅长苏却简简单单的告知了他解决的方案,似乎那些背后的誉王、太子、党争统统都不存在。言豫津不由得豪气顿生,连忙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能做到。

 

  他目光灼灼,心中着实喜悦。

  梅长苏真得很厉害。

  他有一种让别人轻易就信服的力量。

 

  借兵一事不难,护送一事在几番斟酌以后也是由他来办。但即使聪慧如言豫津,也想不到当他把一对平凡的老夫妻带入金陵城后,未来的局势会发生多大的动荡。

 

  更想不到眼前这个让他佩服又崇拜的人,又如何护了他一家性命,与他真正的关系又是如何。

 

  他施施然骑马进京,萧景睿站在城门口目送他出城。而梅长苏好像把事情交给他之后一点也不想插手,只一心游玩,和景睿谢弼谈天或是哄哄小护卫飞流。

 

  萧景睿和谢弼都很担心梅长苏这脆弱的过分的身体,但那人永远都是浅浅笑着,对一切都是风轻云淡的模样。

  言豫津同样也想不到,梅长苏那双素白冰凉的手,究竟日后在金陵城搅动了多大的风云。

 

 

  【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198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