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二

第一章_但愿长醉不愿醒


迁文,造成不便请原谅。


——————————————


第二章_长恨此身非我有

 

蔺晨觉得他应该幸灾乐祸的。

 

他知道,老头——也就是蔺老阁主,和赤焰军主帅林燮是莫逆之交。而林燮之子林殊,是个从出生起就自带光环的天才,在老阁主有意无意的提起甚至比较下,他很早就对金陵城中那个从未谋面的少年抱有好奇。

 

蔺晨自认洒脱,嫉妒这种心情倒没有。但若是自家父亲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分化为柔柔弱弱的坤阴,嘲笑几声总是可以的。

 

可是,看着拥裘围炉、垂眸不语的梅长苏,他笑不出来。

 

他蔺晨任琅琊阁少阁主十数年,看尽人间世事百态,潇洒无束,曾言要笑尽天下事。可看着这样的梅长苏,他真得笑不出来。

 

梅长苏已经熬过了信期,披着鹤氅,散发披肩,围着屋子里烧得旺旺的炉火,面上的表情无悲无喜。

 

其实,这算不上是梅长苏的第一次信期。坤阴在分化时,会来初信。不过那时梅长苏刚开始解毒,正处于寒热交织的痛苦时期,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分化了,更别说感受初信时的情潮。

 

蔺晨斟酌了一下如何开口,最终不怕死道:“长苏,信期难受吗?”

 

梅长苏斜瞥了他一眼,说:“你怎么不试试?”

 

能顶嘴,说明还好。蔺晨哈哈一笑,打开扇子摇着,看上去很是风流:“我又不是坤阴,怎么试?再说了,你要是不想捱,要不下次,我帮你找个乾阳?我琅琊阁坤阴没有,乾阳倒还是有几个的。”

 

梅长苏淡淡道:“信期不是我最担心的。我身体不好,老阁主说我信期不稳,一年能来个三四次就算多了。我比较担忧的,是乾阳的威压对我的影响。”语毕,他看了蔺晨一眼,说:“你要是乾阳,就离我远点。”

 

蔺晨听话的向后挪了挪,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个客居在琅琊阁的少年对自己这个主人指手画脚。

 

他晃晃扇子,颇为莫名地笑道:“如果你不想忍受威压,就找个乾元结契嘛!”

 

乾阳、坤阴相合,是天地正道。结契,是在二者交互之时将气息和信香相互标记的仪式,标志着他们已经拥有伴侣。结契之后,不仅其他乾阳无法以威压影响坤阴,坤阴的信香对其他乾阳的诱惑也将降低。只是阴阳结合之后,坤阴便会对与之结契的乾阳产生依赖乃至服从,乾阳也会对他的坤阴多加保护和占有。故而结契既是双方相互依存的证明,又是绑定二人关系的枷锁。

 

见梅长苏没应他,蔺晨继续撺掇:“我看那个你心心念念的萧景琰就不错嘛。别反驳啊!你之前昏迷梦呓,十次里面八次叫父帅,九次叫景琰。而且人家肯定也念着你,老头让我调查祁王案的时候,京里最热的消息就是皇七子萧景琰因为维护兄长和好友顶撞皇帝被罚了。现在差不多一年过去了,这家伙还是死倔,不肯低头。皇帝老儿一怒就把他打发到边疆去了。”

 

心知蔺晨是好意告知他最关心的一个人的消息,梅长苏便没有在意他的插科打诨,应道:“景琰……他一直就是个不肯低头的脾气。他未来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你怎么又担心起别人来了?”蔺晨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愠怒:“你说说你,解毒之前非要知道金陵的消息,我告诉你你就吐血了。还选这么个狠绝的解毒法。现在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体情况吗?居然还随随便便担心别人!”

 

梅长苏浅笑:“我的身体我又如何不知,不就是比寻常坤阴更柔弱些,活得也短些么。”

 

“这还真不一定。”蔺晨一脸高深莫测。

 

“嗯?”梅长苏疑惑。

 

终于看到这人脸上露出了别的表情,蔺晨舒了口气,搬个凳子坐在旁边,缓声解释:“老头子一开始给你诊治的时候,你还没分化,火寒之毒深入骨髓,毒性基本上达到了九层。后来,解毒的时候,老头发现,你居然提前分化了,而且还是个坤阴。坤阴虽然体质柔弱,但能育子,好生养。生命力之坚韧不容小觑。你选择彻底解毒,就相当于把火寒毒与毒素侵蚀的生命力一块敲碎了取出来。你以前的身体底子算是没了。但你骨子里是个坤阴,生命力削弱,分化期就提前,以早些帮你补充削减的生命。”他顿了一下,又说:“不过,火寒毒猛烈,你的身体基本已经千疮百孔。生孩子估计是没可能了,但好好休息,活得长一些是没问题的。”

 

听得这些,梅长苏也不见得有多高兴,道:“可是,无论活多久,我的身体都是极弱,不还是抵抗不了威压吗?”

 

他心中是有计较的,赤焰军、祁王府,数万条人命,他不会让他们白白含冤而死,成为天地间毫无归处的孤魂。他早晚要回到金陵,回去替父帅、祁王兄翻案。金陵乃是都城,可谓是整个大梁乾阳坤阴最多的地方。他要面对的,是皇室里血统最纯净的乾阳;所谋之事,踩错一步便是深渊,若是随随便便就受到威压的影响,又怎能步步谋划,掌握大局呢?

 

“所以说嘛,如果你要回金陵呢,就只能找个乾阳结契。反正你和那个萧景琰青梅竹马,你俩性别又不一样,刚好可以凑成一对嘛!你想翻案,他又一直替他皇长兄叫屈,刚好你俩一起,事半功倍。”蔺晨继续摇着扇子,不疾不徐地品了口茶。

 

梅长苏没应他,只是手指习惯性的搓着衣角,敛目沉思。片刻过后,他忽然目光灼灼的看向蔺晨,问:“蔺晨,你是乾元,对吧?”

 

蔺晨的扇子摇不动了。

 

梅长苏看着愣住的蔺晨,没忍住一下笑出了声。笑声一出就收不住,好像要把这几天郁积在心中的气都笑出来似的,笑着笑着就咳嗽起来,蔺晨连忙给他递了杯水让他顺气。

 

蔺晨也从刚刚的僵直中缓了过来,手中的扇子摇也不是,不摇也不是,索性合了起来,道:“长苏啊,我是乾元没错,但我可不要和你结契啊。虽然呢,你是个坤阴,而且,还是个美人……”

 

“想什么呢!”梅长苏打断了他,刚刚咳嗽的有些厉害,他说话的声音都弱了些:“我知道现在结契是最好的方法,但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吗?我现在的样子……”他眼神黯了黯,“还不想见景琰。”

 

“和我结契就是随随便便啊?!”蔺晨撇撇嘴,一句抱怨就把梅长苏稍微低落的情绪拉了回来。转而道:“那你想怎么办?”

 

梅长苏倚在椅背上,声音清浅却目光坚定:“我母亲是坤阴,她曾对我说,威压给人的感觉就像精神上的压迫,和武学上的‘气’很类似。我想,既然是精神压迫,那就没理由要依着身体情况来。所以,我想让你对我适当释放威压,我要适应着提高自己的承受能力。以后做事才能不受影响。”

 

一听这话,蔺晨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打量着她,声调也拔高了好几度:“帮你学着抵抗威压?你逗我?!坤阴对乾阳的臣服,是本能。你梅长苏本事再大,还能克服掉本能不成?”

 

梅长苏眼神缥缈,神思似乎也飞远了。他似乎是累了,声音显得尤为虚弱:“本能又如何?我做的事,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若是受着本能影响,不知道还会牵连进多少人命下去……”

 

蔺晨收起了他的嬉皮笑脸,问:“你有计划了?拔毒前你就说要翻案。可你也清楚,虽然事都是谢玉和夏江干的,可是这罪可都是皇帝定的。若是翻案,可是让皇帝认错。你能行?”

 

梅长苏冷笑一声:“难道他不该认吗?父帅、母亲、景禹哥哥、宸妃姑姑……”他急喘了几口气,似是要把胸腔内的愤恨全压下去,好半天才开口:“我暂时还没机会,手里情报太少。这事情急不得,不过金陵,我早晚是要回去的。”

 

蔺晨皱眉,说:“那你也不用非要训练抗压啊!把萧景琰叫来,你们结契就好了啊!”

 

“蔺晨!”梅长苏语带怒意,目光冷冽又凌厉:“我现在没法见景琰!”许是觉得自己的态度冷硬,他抿了抿唇,道:“我不能见景琰,至少现在不能。萧景琰和林殊是好友没错,可我已经不是林殊了……我没法再上战场了,景琰如今见到我,也不一定能认出我。我要做的事,不能让他掺和半分!况且,我还是个坤阴……就是以前的林殊,分化成坤阴,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景琰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竟像是缓缓消失似的,连近在咫尺的蔺晨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语气里的悲切哀叹,如同滞留在空气中一般,挥之不散。

 

蔺晨没由来有些烦躁,他知道当初的林家小殊是个多明亮、多优秀的少年。对于这样天才般的人物,分化成柔柔弱弱软软绵绵的坤阴本就是个不小的打击,更何况梅长苏又刚经历挫骨削皮的拔毒,身子更加脆弱不似常人。虽然他们相识不足一载,期间梅长苏更是清醒时短、昏迷日长,可他也了解这是个多么倔强不服输的人,认定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他一口喝完杯中的茶水,最终只丢下一句“我去问问老头有没有办法”就转头离开。

 

刚刚的话似乎是耗尽了梅长苏的全部气力,他拢着外氅一动不动,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

 

【待续】


第三章_快友之事莫若谈

评论 ( 7 )
热度 ( 326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