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二十七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全文走tag“细水长流之当归

 

*文内黑体部分改用原著

 

 

————————————

 

 

第二十章_只愿君心似我心

 

 

时光荏苒如流水,转眼已是七月,天气热得不行。正赶上静妃生辰,萧景琰趁着日头还不大,早早地进了宫。

 

静妃早知他来,也早早地收拾了一下,准备了一桌子菜。

 

“过生辰您也亲自下厨?让御膳房给准备一些不就行了,今日您就应该好好歇着。”萧景琰扶着母亲坐下。

 

静妃示意他坐在身边:“你平时都忙,想着今天你会待得久一些,就做点东西。”

 

“看您这一大桌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外面受什么虐待了呢。”萧景琰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裹,“我往年也不在京中,今年难得留在金陵。您过生辰,肯定要送一份贺礼。”

 

他把布包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两本泛黄的古籍,“这是两本医书。琅琊阁的典藏,应该是孤本了。阿苏给了我,让我借花献佛送给您。”

 

静妃接过医书,饶是淡然如她,见此古籍也不由得惊喜。她细细翻看两眼,喜悦中又有些忧虑:“果然是孤本,这礼也太贵重了。”

 

“琅琊阁现今还有手抄本,所以您拿着便是。”萧景琰笑了笑,“这是阿苏的心意。”

 

“可真该替我好好感谢这位苏先生。”静妃叮嘱萧景琰。

 

萧景琰一脸无所谓:“他是我的坤阴,将来是要做我的靖王妃的。给您送礼,当是他的孝心,哪有什么谢不谢的。”

 

“大言不惭!”静妃轻声斥责,又忍不住微笑,“你们啊,还是抽个空,早点向你父皇请个旨,成婚吧。”

 

萧景琰点了点头:“我最近也在想这件事,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静妃吩咐宫女将古籍放好,拾起筷子给他夹菜:“先吃饭,这件事过会儿再说。”

 

“母亲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苏宅内。

 

蒙挚苦着脸跟梅长苏抱怨:“我说小殊啊,你和靖王还没成亲呢,他怎么老是往你这里跑,闹得我都没机会来看你了。”

 

梅长苏无聊地翻出一本书做批注,一手写字,另一只手拖着下巴:“景琰离京那么久,朝堂上有很多东西都不熟悉,我自然要多教教他。”

 

蒙挚啧啧几声:“你说你离开金陵的时间不比靖王殿下长啊?说起来也是,从小到大,我就没少听别人夸你聪明。”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梅长苏哭笑不得,“景琰学得比我快,他只是认真,还沉得下心。不像我,根本坐不住,上蹿下跳的,自然长辈们就能记住我。”

 

梅长苏略有感慨,当年金陵城中,人人都夸一句林家小公子聪慧机敏,可他却知道,和景琰一起学东西,他往往是反应比较慢的那个。

 

不过那个大水牛,哪怕是知道答案了也要多想一会儿,这才被他遮住了锋芒。

 

梅长苏忽然叹了口气,道:“景琰是祁王哥哥一手教导的,他之前只是不愿意搅进这趟浑水里。如果他真的想做,必然比别人做的都好。”

 

“那当然,毕竟是靖王殿下。”蒙挚虽然和萧景琰交谈不多,但对他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毕竟也是认了主君的人,“不过啊,你真的没打算告诉他你的身份?”

 

蒙挚愁啊,他本身不算多机灵,却成了和萧景琰与梅长苏接触最多的人。时刻要注意自己,该叫“苏先生”的时候千万不能叫“小殊”。一来二去,他就怕自己有记混的那天,万一误了梅长苏的事,他不得自责死。

 

梅长苏抿了抿唇:“我不想让他知道。”

虽然他总觉得,萧景琰好像猜到了什么。

 

“靖王殿下知道了就知道了呗。”蒙挚苦口婆心地规劝,“反正你们已经标记了,这件事你总不能瞒他一辈子。”

 

梅长苏沉默片刻,道:“再等等吧。”

 

他总觉得,从林殊到梅长苏,这是挫骨削皮的伤口,是梅岭烈焰滔天的痛苦,是被埋藏了十多年的腐烂伤疤。他自己痛也就算了,反正痛了这么久,早就麻木了。

 

可是他却一点也不希望萧景琰知道。

 

他恨不得把过往的记忆全部锁在心底深处,一丝一毫也不放过。

 

·

 

两人这厢交谈着,门外黎纲忽然匆匆来报,说誉王来访。

 

“他怎么又来了?”蒙挚甚为不爽。

 

梅长苏痛快地搁下笔,干脆道:“我病了,不见。”

 

“啊?”黎纲惊讶。

 

梅长苏挑眉,道:“以后誉王来,都不见。”

 

黎纲一凛,心知宗主这是彻底要和誉王撕破脸了,连忙应下。预备着不仅不让誉王进来,还要好好收拾一下苏宅的护卫,也防止誉王的探子插进来。

 

“你这样誉王殿下不会起疑心吗?”蒙挚很是担忧。

 

梅长苏拿起笔,无所事事地转了一圈:“他这会儿来找我,肯定是景琰又得好处了。懒得再应付他了。反正之前我答应景琰,以后他再来我都不见。”

 

蒙挚心有戚戚:“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又过了半晌,密道口又忽然传来铃铛声。

 

“得,估计是靖王殿下又来了,我还是先走吧。”蒙挚无语望苍天。

 

梅长苏忍笑:“那就麻烦蒙大哥了。”

 

蒙挚心说,麻烦什么,早就习惯了。叹了口气出门,从房顶上翻了出去。

 

萧景琰开门进来时,敏锐地察觉到房间里有另一个乾阳的气息:“刚刚是有人来做客吗?”

 

梅长苏没想到他这么敏感,毕竟蒙挚士兵出身,在战场上最重要的就是能将自己的气息收敛的滴水不漏。他们相处了这么久,连自己一个坤阴都没察觉到不适,反而被萧景琰一下感受到了。

 

他连忙解释:“刚刚蒙大统领过来了。”

 

“他来做什么?”萧景琰自顾自地找了个地方坐下。

 

“听说我病了,就来看我。”梅长苏随便找了个理由,瞥见萧景琰表情担忧,连忙解释,“不是真病了,是为了搪塞誉王的理由。蒙大统领也就是路过来看了一眼,见我无事便离开了。”

 

“誉王?”萧景琰眉头一皱,“他又来了?”

 

“没让他进来。”梅长苏揣着手,笑眯眯道,“我猜是巡防营的事有下落了?”

 

萧景琰笑:“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不仅如此……”他正欲和梅长苏商量细节,忽然目光一顿,道:“等等。”

 

梅长苏一愣,就见萧景琰扯住他的袖子,将几案上的砚台推得远了些:“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衣服上都沾上墨了。”

 

“我有分寸。不会的。”梅长苏往后挪了挪,离几案远了些。

 

萧景琰无奈:“还说不会?你看你的袖子。刚刚不会是胳膊支在桌子上写的字吧?”

 

梅长苏手腕一翻,果然见袖子上有一块墨迹,不是很大,应该是撑着下巴写字时,没注意蹭到了砚台边。

 

“你怎么猜得这么准。”梅长苏小声道。

 

萧景琰去触碰他的手忽然顿了顿,双眸微阖,敛了敛思绪,道:“我以前有个朋友,就是喜欢这么写字,最后袖子上弄得全是墨。”

 

梅长苏动作一滞,若无其事道:“那你这位朋友也和我一样爱偷懒吧。”

 

“你要是能偷个懒,少思虑,少伤神,我才真是谢天谢地。”萧景琰似乎不想就着这个话题聊下去,他顺手把砚台放好,又把刚刚梅长苏批注了一半的书给合上,干脆利落地整理出来一个干干净净的桌面。

 

他看了看书名:“《翔地记》?这书是做什么的?”

 

梅长苏把袖子挽起来,将那一点带着过往的墨迹藏得死死的,抬眼看了看正在翻书的萧景琰:“一本记载人文地理的闲书,写得很有意思,我也是无聊来看看。有的地方我去过,便写上两笔。”

 

萧景琰大略翻看了两眼,问:“我能借去看吗?”

 

梅长苏迟疑了一下,道:“……反正这本书就在这里,你随时来看就行。”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合上书:“这件事我也正要跟你说,父皇将巡防营给了我,我要重整巡防营军务。我对金陵防务不甚熟悉,这几日可能来得少一些。”

 

“你也该忙起来了。”梅长苏推了一杯茶给他,“韬光养晦日久,你也该露一露锋芒。”

 

“没影响到你的节奏我就放心了。”萧景琰喝了口茶润嗓,十分高兴地和梅长苏分享另一份喜悦,“陛下还特意允准我随时可以进宫看望母妃,以后便不用请旨了。”

 

梅长苏一愣:“真的?”

 

“嗯。”萧景琰看他反应,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梅长苏摇了摇头,想了片刻,忽然一哂:“那今日没见誉王就可惜了。”

 

萧景琰皱眉:“何解?”

 

“你没注意到,这是亲王特权吗?”梅长苏给他分析,“说起来,你近来虽然不争不抢,但是劳苦功高是事实。晋封亲王该是顺理成章的事。誉王估计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跳脚,我没安抚他,怕是最近他少不了针对你。”

 

“针对我我也不惧。”萧景琰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场景,却没那么乐观,“不过我总觉得父皇像是随口一说。”

 

“就算陛下只是随口一说,内廷事后拟旨用印时也必然会提醒陛下这是亲王特权。他有意施恩,不会做事只做一半,故而早则本月,迟则仲秋牧祭前,你一定会正式晋封的。”梅长苏说起正事时,脸上总会带着一点不由自主的严肃。说完之后,他却忽然莞尔一笑,“那苏某先恭喜殿下了。”

 

萧景琰却没什么喜色,眼巴巴地看着梅长苏,欲言又止。

 

“还有何事?”

“今日我跟母妃商议,如何跟父皇提起与你成亲之事。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梅长苏:“……”

他还真没想过成亲这件事。

 

萧景琰自顾自道:“不过父皇曾许诺我可以自由挑选王妃,所以这件事也不算太难,阿苏也不用太在意。”

 

梅长苏:“……”

不,我真没在意这个……

 

萧景琰的话给了他当头一棒,如今他和萧景琰已然标记。按照对方的性子,未来是肯定要拉着他成亲的!

 

常年给自己定位谋士和至交的梅长苏猛然要完成角色转换,向来机敏的大脑竟然有些转不过弯。

 

“额……这件事不急。”梅长苏磕磕绊绊回应。

 

“怎么不急?”萧景琰神色自若,“我母亲也催了我好多次了。”

 

梅长苏在心底苦笑,总感觉这个冲击比他被萧景琰标记了还大。

 

从小到大,他的生命有一半多都有萧景琰在参与。他也曾想过他们的未来,并肩而战,砥砺前行。就算他魂回梅岭,想得也是以身为刃,成为萧景琰前进路上的一把尖刀。

 

可是世事无常,阴差阳错间,他和萧景琰竟结成了这世上最亲密的关系。他反抗过、厌恶过、怀疑过,但最终仍旧是抵不过心底蔓生的情愫和人类最原始的本能。

 

为了萧景琰,他尝试着接受自己梅长苏的身份,接受自己坤阴的性别,接受萧景琰作为自己的另一半,可是“成亲”这个结果当头砸下,还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好像前半生的目标和愿望都成了空,从此以后他的人生就要被囚禁在那一方楼阁之中。

 

萧景琰似乎注意到了他的情绪,收敛了话音,静静地看着他。

 

梅长苏和他对视,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萧景琰的眼睛很好看,温润如幼兽,又带着点他独有的亲和与关切。旁人都说靖王殿下战功赫赫,一身煞气能令孩童退避三舍。然而梅长苏却知道,无论萧景琰再怎么沙场征战,只要眼神不变,孩子们永远不会害怕他。

 

这双眼睛,就像萧景琰这个人。温和、固执,仁善、且专情。

 

他放任自己沉浸在萧景琰的目光里,自暴自弃地想:就这样吧,反正这辈子也栽在他手上了。

 

 

【待续】

 

 

 

阿苏:恋爱才谈了多久,忽然要结婚,恐慌.jpg

评论 ( 29 )
热度 ( 203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