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徒弟他就是不吃药》 读后评:善恶、信仰、救赎与执念

作品:《徒弟他就是不吃药》

作者:天桥底下说书的

连载情况:已完结,45w字

正版网址:点我看顾余生睡草

标签:耽美、师徒年下、重生、仙侠修真、正剧    

 

 

 

  这本书成功登上我的安利榜。

 

  作者的文风蛮可爱的,严肃正经中透着那么一点小俏皮,不负笔名,有那么一点唠叨,我觉得如果能配出有声书一定更可爱。令我惊艳的是这本书的故事线,从开头埋下的伏笔,能到后面慢慢揭露,一点点揭开,并不断串联每一个线索,这种严丝合缝的逻辑感看的我浑身舒坦。

 

  当然了,我看文永远是要求故事的。这本故事也很棒,大约就是正道如何为正、邪道怎么成邪的故事。两个主角,顾余生是剑神转世,第一世除了手中仙草不问世事,第二世孤僻高傲自己一个人铲除天下魔物,两辈子都过得孤苦伶仃。而释英是草木成灵,向善而不懂人心为何物。

 

  开头就是顾余生的尸体被送回东灵剑阁。人们在歌颂他们死去的英雄,而英雄以及英雄的同伴、曾经被正邪两道惧怕的剑修们在维护正义的过程中粉身碎骨,只剩下作为医修的释英还活着。

 

  释英看不懂沉默寡言的顾余生,但他觉得顾余生是天下第一剑修。他不想要顾余生死。

 

  释英不懂感情,不懂人心。但在整本书的感情线里,开头已经埋下了伏笔。

 

  释英不想让顾余生死,也不想让东灵剑阁灭亡。他是仙草,拥有查人无法想象的能力,他以一千年寿命味道代价,回溯时间,一夜白头,回到了顾余生初入东灵剑阁的第一年。

 

  这实在是一个寻常又不寻常的开头,寻常在好看的重生文百分之八十都是类似的操作,不寻常在前世的全灭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开始,一个伏笔,一个揭开真相的契机。

 

  前世的种种开头只字未提,因为释英看得太少了。在他的世界里,他因为对人类失望而闭关不出,而东灵剑阁一步步走向消亡,掌门独自一人对抗所有敌人,却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过。

 

 如果单走感情线,那这本书也是一个腻腻歪歪的小甜饼。顾余生本就是为了释英才加入东灵剑阁,前世因为释英闭关不出,两人到死都在错过。今生释英收了顾余生为徒,顾余生一点点学着草木的思维理解人类,又把人类的思想与心教会释英。

 

 实在是恰到好处的甜甜蜜蜜。

 

 但顾余生又在不断觉醒前世记忆,而释英又在不断发现前世的真相。前世的种种错过和死亡就这样穿插在今生里,猝不及防地就会给你插一把刀。

 

 作者调侃,今生的顾余生开了挂还是欧皇。

 

  顾余生的前世风奕就过得惨。幼年时被当做兵人培养,不见光不见天。而仙草从天而降救了他,给了他活路。他便把仙草视为信仰,一生都为仙草而活。死后为了守护仙草神魂不去转世,却亲眼看到了追随自己的徒弟背叛自己,生前活着都没有得到一份仙草以外的忠诚。

  而重生之前的顾掌门顾余生更惨。释英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为了他爬上了东灵剑阁,但到死都没能表明自己的心意。他他活得如雪中松木,挺拔又孤寒。他视释英为信仰,又中了敌人的计策动摇了信仰,释英为他丢了半颗心脏,而他的正道与信仰互相冲突,于是他杀了魔灵,也杀了自己,

 

  前世的风奕和顾掌门太非了,非到明明通关了整个副本却还是失败了。

  所以这本子顾余生的挂开得真的一点也不大。

 

  而释英,这个角色才是本文真正的主线索。释英是佛前优昙,为拯救世人而来。他曾经选魔灵为救世之人,然而魔灵误入歧途,反而成了天下大害。后来他选了风奕为救世之人,风奕与魔灵同归于尽。于是仙草化成了人形,却被人的恶意逼上绝路,引发了新的一场世界大战。

 

  我一直想,释英是有多善良啊,才未曾放弃,未曾对这个人世失望。

 

  幸而有顾余生,顾余生尝遍了时间的恶,却仍旧在向往人性的善。释英是顾余生的信仰,顾余生何尝不是释英的光芒。无情者有心,无心者有情。所以这世界才能善大于恶,人类才能在一次次绝境中求生。

 

 

  再说说反派。

 

  反派其实一直到结尾才正式出场,加起来正面描写也不够五章。但他实在是让人又气又想笑。

 

  魔灵迟素是优昙婆罗选择的第一任救世之人。他也不负所望,创立“净世宗”。他也做到了,成功了。可是世人太丑恶,他发现这世上并没有真正的善良,没有真正的净土。所以他想要化成地狱之火,燃进世间一切罪恶。

 

  “所有恶人哇初生邪念时就被处决,世上就永远也不会出现悲剧,这才是善人能够安心生活的极乐世界。佛的仁慈救不了世人,红尘早已成为炼狱。炼狱之中,只有报应,没有原谅。”

  优昙婆罗苦心劝解:“迟素,人一生不可能毫无遗憾,放下屠刀,回想起自己对世人的仁心,你便还能成佛。”

  “善人成佛需经九九八十一难,恶人却只要放下屠刀,我不服气,不甘心,不窥破。我,不放。”

 

  他不断地杀人,不断地寻找,不断地告诉自己。只要有一个人是纯善的,他就放弃。

 

  可是哪里会有呢?于是他烧了优昙婆罗树,毁了他心中的最后一片净土,成了罗刹之鬼,执迷不悟,最终毁了很多人,也毁了自己。

 

  他让我想起了《天官赐福》的谢怜,虽然这本书的争议一直很大,但我始终很喜欢这个角色。更记得那个情节:被万箭穿心的太子殿下带上面具,中二病一样的纯正善意终于被磨灭,成了世人皆惧的恶鬼。

 

  但他还是那么幸运,还有一个人在守护自己,跟随自己。于是他躺在大路上,周围人斥骂他,嘲讽他,嫌弃他,无数恶意扑面而来。他说:“只要有一个人,只要有一个人救我。”

他等了三天、五天、七天,最终有人在暴风雨前骂骂咧咧地给了他一顶斗笠。

于是他戴上斗笠,揭下了面具,又成了那个热爱拯救世界又一事无成的谢怜。

 

  但他和迟素不一样的是,谢怜在寻找善意,所以他会等,三天、七天甚至一年半载。他相信人性有善,所以他等到了。而迟素他是偏执,他不是为了追寻善,他只是在报复。所以他一步错,步步错,最终成了恶鬼魔灵。

 

 

  这本书很前面就再说,若东灵剑阁走错一步就会成为下一个净世宗。但幸好不是,因为迟素是扎根于善,所见皆恶。而顾余生是出身泥潭,心向优昙。

 

  而这本书的配角们也是非常可爱了,虽然在前世通通团灭,但好在今生可以得到安稳的结局。

 

  于是最后,魔灵消失,天下安宁。顾掌门在师父面前上蹿下跳地撒娇,固执又不通世情的剑修们仍旧人人咬牙切齿。而人间一片繁花似锦,未来可期。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