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三十三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全文走tag“细水长流之当归

 

 

————————————

 

 

  第三十三章_山雨欲来风满楼

   

 

  以蛊续命之法颇为复杂,而且极耗心力。饶是蔺晨已经研究了数年之久,也不敢说有多大把握。更何况此法的本意是折磨阶下之囚,着实不敢称得上什么救人之术。

  蔺晨博学,遍览天下群书。当初在琅琊阁的杂书里读到这些时,他只是一时兴起研究了一番,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要靠这法子续命。南楚的巫毒之术他只是略有涉猎,因此很多东西都一知半解,多亏了老阁主的提点才找到了窍门。他将此法与大梁的阴阳五行之术相结合,总算勉强得出了一个续命的法子。因着此法暗含阴阳五行之道,施行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若非梅长苏却是身体恢复了一些,蔺晨万万不敢将此法拿出来。

 

  ·

 

  琅琊阁地处大梁与南楚交界之地,环境清幽,乃逍遥避世之圣地。冬月时节下了雪,琅琊山上寒风飒飒,百鸟还巢。位于山顶的琅琊阁更是地处极幽之地,树木掩映。阁外寒意缭绕,阁内却烧了旺盛的火炉,温暖如春。

 

  梅长苏本不想在此时离京。现如今金陵局势风起云涌,太子被囚禁日久,越发看不到未来。虽然誉王如日中天,但朝中清流却纷纷是站在靖王那边的。更别提像沈追这样崭露头角的肱股之臣,与萧景琰交往甚密。如今的朝廷可还轮不到誉王一手遮天。

 

  正因如此,萧景琰如今就是誉王的眼中钉肉中刺,每每上朝时都被当靶子攻击。偏偏萧景琰不知何时练就了一嘴的伶牙俐齿,誉王的党羽还真没能说得过他的。毕竟靖王殿下是出了名的耿介,说出的话一点儿不掺假,人又行得正做得直,朝堂之见也是条理清晰头头是道还从不冒进,连陛下都经常称赞,搞得誉王党虽然声势浩大,但是争论下来往往雷声大雨点小,靖王殿下的品行反而越来越受人推崇了。

 

  萧景桓是毒蛇,随时随地都会跳出来择人而噬。尤其是现在,夏江归京,他与滑族有旧,而萧景桓的谋士秦般若恰好就是个滑族人。梅长苏自然想要留在金陵帮助萧景琰,但蔺晨这个杀千刀的却将“长苏冬日会犯寒疾,琅琊阁寻来方法可治。需要归阁,但长苏不愿。”的消息透露给了萧景琰,正被沈追丢来了一堆事闹得焦头烂额的靖王殿下果断去了苏宅,将梅长苏打包送上了马车。

 

  乾阳对坤阴的占有欲使他们恨不得把坤阴时时刻刻捆在身边,可是萧景琰却更希望梅长苏能长命百岁。

 

  琅琊阁内,蔺晨也不知道在熬什么药,苦味穿过药房进了堂屋。梅长苏在桌子上写信,飞流本来是在托着下巴看,结果被这味道弄得心烦意乱,眉毛一竖就打算去找蔺晨的麻烦。

 

  梅长苏连忙安抚他:“飞流,你蔺晨哥哥在忙。要是觉得这股味道受不了就先出去转转。屋子里也不太透气。”

  飞流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连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一晃就不见了身影。

 

  蔺晨恰好在此时推门而入,他脸上缠了一圈布条挡住了鼻子,手里端着一个木盆,里面全是黑漆漆的粘稠液体,还不断地咕嘟咕嘟冒着小泡。那味道一涌入屋内,饶是梅长苏都不由自主地皱眉:“这都是什么?”

  蔺晨声音因为鼻塞显得尖尖的:“说出来我怕你就不打算用了。飞流干嘛去了?”

  梅长苏撂下笔,以手掩鼻:“出去透气。这个……你不会打算让我喝吧?”

  “不是,喝得东西还没熬好,这个是给你泡澡的。”蔺晨艰难地将木盆端到了屏风后面,一股脑倒进了浴盆里,“一会儿让药童给你添些热水,你泡上一天,我再给你施针。”

  梅长苏一路目送他的行动,诡异地沉默了会儿,道:“……行吧。”

  ……感觉泡澡比喝掉更恶心。

 

  蔺晨没管那么多,擦了一脑门的汗,问:“你在写什么呢?两封?”

  “这封给北燕太子的,帮我送出去吧。”梅长苏拢了拢袖子,将信叠好递给他。

 

  蔺晨下意识接过信:“哈?慕容毅?你俩不是都不来往了吗?写的什么?”

  梅长苏高深莫测得笑了一下,道:“我要成亲了,提醒他记得给送份贺礼。”

 

  蔺晨见梅长苏不介意,便上下扫了一眼信。他几乎片刻间就想通了其中关节,面色变了几变,最后不知是牙疼得还是无奈得叹了口气:“北燕太子认识你,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当初人家多单纯可爱,被你忽悠得成了靶子。现在还被你拿来挡枪。”

  “单纯?皇室之人,再远离党争也逃不了野心。”梅长苏嗤笑,神色淡淡,“我大梁四境皆虎狼之辈。但狼狈尚可为奸,狮虎不能同谋,大渝北燕之间的龃龉不见得比和我大梁少。我不过是借他做个引子而已。我替他免去了性命之危,给了他太子之位,能不能保住就看他自己的本事。”

 

  蔺晨不由得为梅长苏的心计咋舌,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当初在北燕走得那步棋已经不只是扬名之用了。难不成他连现今这个局面也算到过,所以才给自己挣了个盟友?

  他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不得不承认,在谋划与推算这方面,他估计一辈子也赶不上梅长苏。

 

  “那另一封呢?”蔺晨已经不想看到另一封的内容了。

  梅长苏耸肩:“给言侯爷的,让他帮衬一些景琰。毕竟到年底了。”

 

  蔺晨翻了个白眼,收好信,道:“行了。这事我看你能操的心也操完了,先安心调养,回头我给你施针,最起码腊月之前你回不了金陵。”

  “尽我所能吧。”梅长苏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现在萧景琰已经成长起来了,他这个谋士的作用只会越来越小。

  蔺晨觉得定了亲的人总会让他感到不适,因此一甩袖子,出门找药童烧水去了。

 

  梅长苏慢悠悠地看向窗外,雪拥满山,松柏苍苍,琅琊山一片冬日的静谧,仿佛就连遥远的金陵也随着冬雪沉寂下来,腥风血雨获得了短暂的安眠。

  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

 

  ·

 

  梅长苏不在金陵的这段时间,江左盟的势力全部收缩,连妙音坊也由明转暗。他把自己手上的几条信息渠道都给了萧景琰,但萧景琰却不妄自动用,反而将一切都压到暗处,成为深夜里一双窥探的眼睛。

 

  而其他暂时不能给他的,则被他交由了甄平和黎纲代接,但是被禁止任何行动。天大的事也要先飞信琅琊阁,由他或者蔺晨处理。

 

  正是因为这条死令,所以,当童路背叛、妙音坊被查封,而一条噩耗传入了金陵时,江左盟众死死地盯着夏秋带领的囚车,一双双眼睛都被愤怒激得通红,却无人敢动。

 

  军令如山,哪怕赤焰已殁十余年,仍旧无人以下犯上。

  这是刻在血肉里的魂。

 

  云飘蓼惶惶然道:“梅宗主何时能到?”

  黎纲也急得在原地打转:“信上说最迟也要今天醒,进了城,可就再也没有劫囚的机会了啊。”

  向来沉稳的甄平也恼恨地锤了下门柱:“为何偏偏是这个时候……宗主若是能早些……”

  云飘蓼却不甚赞同地摇了摇头:“治病救人本就是与阎王搏命,成功与否尚且看天,强行打断必然使病人受苦。而且悬镜司的人显然早有防备,若是贸然出手,必然伤亡惨重。我心知诸位不比我好过,但仍旧不赞成送死。”

  黎纲跺了跺脚:“那现在我们怎么办?金陵的人不能动,路上的已经不知送死了几波,我们难道要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卫峥进悬镜司吗?宗主若是知道了又会怎么想?”

  “云大夫也说了,金陵的人动了也没用。若是飞流在,面对那个夏秋可能还有一战之力。现在呢?靠谁?我,还是你?”甄平似乎有些火气,被他强自按捺了下来,“悬镜司这步棋走得太狠了,我们没办法,只能等宗主来。擅专行事,你以为之前宗主放过你就是他真的不在意吗?”

 

  见云飘蓼还在,两人也没有争执得太过火。但是梅长苏不在仍旧是最大的问题,金陵现在就是一座细细密密的网,所有十多年前的旧人都成了惶恐不安的鱼,只有梅长苏才有那个能力带着他们逃出生天。

 

  就在三人一筹莫展时,忽然一只飞鸽挥着翅膀慢悠悠的飞了进来。黎纲一愣,神色微微一喜:“琅琊阁的鸽子!”

 

  甄平连忙将鸽子捉了取出信来,大略扫了扫后,长久焦急的心情猛然放松了下来:“是宗主的。他已经恢复了,正在朝金陵赶。”

  黎纲连忙问:“那他信上有没有说怎么办?”

  甄平沉下声,看向云飘蓼,道:“卫夫人,宗主的意思是,让您先回去。”

  云飘蓼一怔:“回去?”

  “是。”甄平点头,“宗主没有解释太多,只说让您相信他,先回浔阳。假如被捕,就装作一无所知,一口咬定,自己只知素玄,不知卫峥。而药王谷您也不用担心,凭药谷主能力,夏江暂且奈何不得。其他等到回金陵后再商议,必定会竭尽全力救出卫峥。”

  云飘蓼沉默片刻,最终点头:“好。我相信梅宗主。我浔阳云氏在民间也有些人望,还轮不到悬镜司随口指责。”

  甄平微施一礼:“云大夫高义,只是可能……要连累您受苦了。”

  云飘蓼却松了口气,淡然一笑:“我不是娇养女儿,不怕受苦。只要能有再与卫峥相会之日,什么苦我都能受。

 

  将云飘蓼暂时安置好,黎纲松了一口气。大约是知道宗主没事,并且很快就能回来主持大局,着实心安了一把。待他吩咐完毕后回来,见甄平还盯着那封信一脸沉重的样子,黎纲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不是。”甄平摇了摇头,将信递给了黎纲,道,“宗主还吩咐,必须尽快将此事告知靖王殿下,并且叮嘱他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黎纲一愣:“这……宗主平时不想让靖王知道江左盟与赤焰有关系吗?”

  甄平摇头:“我也不知。不过想来夏江捉拿卫峥,也是为了刺激靖王。我已经吩咐人去说了,只希望不要这种关头再横生枝节。”

  “是啊……”黎纲脸色也凝重下来。

   

  天空不知何时成了烟灰色,鹅毛般的雪花纷纷落下,金陵又冷了好几分。

 

 

  【待续】

 

 

 

我根据的内容是《琅琊榜》原著小说,情节更温和一点,没有景琰和皇帝去卫山守陵的情节,也没有静妃的浣葛草事件。当然了,也可以理解为萧景琰和梅长苏已经锁了,萧景桓自认想离间也离间不了。毕竟他也清楚萧景琰这么认死理是不会轻易怀疑枕边……啊不是,身边人的。

所以后面真的不虐,一直糖到尾,希望你们不要吃腻才好~

这章比较短,走走剧情,争取下章放大招。

许个愿望:我想在今年完结,不知道可不可以_(:з」∠)_

评论 ( 38 )
热度 ( 143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