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三十一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全文走tag“细水长流之当归

 

 

————————————

 

 

第三十一章_不畏浮云遮望眼

 

 

被萧景琰这么一打岔,梅长苏因为誉王过来时产生的一点不愉快也尽数消失了。

 

来到正厅,龙涎香的味道还残存些许,萧景琰不客气地用自己的气息将之一扫而空,还小心翼翼地防止伤到梅长苏。梅长苏挑了挑眉,也没有阻止,任他去了。

……也亏得蒙挚意志不比常人,才能忍得另一个乾阳在自己面前赤裸裸的挑衅而不还击。

至于飞流,他已经渐渐习惯这种虽然霸道却没有丝毫敌意的松木香了。

 

太子被囚毕竟不是小事,蒙挚赶忙将事情的经过全都告知他们。梅长苏在誉王那里听了个大概,却也是一头雾水,这才慢慢抽丝剥茧地将事情理清,顺便和萧景琰商量起来。

 

萧景琰如今早已不是那个对京城局势一头雾水的“外放皇子”,他幼时得祁王教导,本就有一套自己的政治理念,只不过以前从来不爱表现罢了。如今他也回京近一年,虽然不参与党争,却借旁观的视角更加清晰地看清楚一些东西。

梅长苏与他不同,他借着誉王的势力和埋伏在暗中的眼线,亲手搅浑了这一摊污水,他准备了十几年,比任何人都了解金陵的根系和枝丫,因此总是能埋下熟道暗线,各自行事、齐头并进,最终殊途同归达到目的。

 

萧景琰听他讲治国之道,渐渐就发散到了以前去。他想到了当年的林殊。

林殊擅诡道,惯常出其不意。与萧景琰那种纵览全局、大开大合的战斗方式不同,林殊的赤羽营更像战场上的一道幽灵。往往一开始没有人能猜到他在做什么,只是走到最后,他的所有布置就像一张细密的网,能把目标牢牢地锁死在局中,拿捏要害、一击必杀。

 

他的打法很危险,却永远是收益最高的那个。

 

而十几年过去了,他的“打法”依旧未变,只是从战场换到了官场。他手刃的不再是喋血的敌人,而是尸位素餐的同胞。

 

萧景琰对林殊越熟悉,对梅长苏也就越了解。他以兵法的角度来揣摩梅长苏的治国之道,瞬间茅塞顿开。他本就与林殊相异而互补,如今自然也是。他们讨论得相当愉快,加上蒙挚不时的发问,一个下午的时间就那么悄然过去了。

 

蒙挚悄悄松了口气,他难得在这两人面前放松下来,实在是往常两人之间太过古怪。要么是萧景琰的过分关心,要么是梅长苏的刻意回避,他夹在其中简直里外不是人。今天下午的气氛实在太好,好到他都怀疑靖王殿下是不是真的猜到了真相。

蒙挚本以为这是一场平和而普通的谈话,结果在最后,两人讨论今日后续的时候,却忽然产生了分歧。

 

梅长苏的意思是,静观其变,陛下不会随随便便就废掉一个太子。他继续拿誉王做挡箭牌,将誉王竖立成朝堂上的靶子,萧景琰继续不露锋芒地隐蔽,总有一天能将之羽翼彻底拔除。

而萧景琰却难得反对了梅长苏,他的意思是,静观其变自然是要的,但梅长苏不能继续担任誉王的谋士。他不久之后也可能就将封亲王,需要一个人来辅佐。

 

两人各有理由,各自争论,蒙挚听得头大,一会儿觉得靖王又没有党羽,从不拉帮结派,小殊现在毕竟是个谋士,的确不适合出现在靖王身边;一会儿又觉靖王殿下白也表了,契也结了,要不是还在国丧,怕是婚礼都办了,郡主还公开说过梅长苏是他的朋友,明面上他根本就不是誉王的人,根本不需要再以此来遮遮掩掩……

 

最后自然是梅长苏妥协——他没法不妥协,一来他是自己一叶障目,经了蒙挚提醒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份没他想的那么糟糕;二来是,萧景琰既是他的主君又是他的乾阳,让他一门心思地反对对方还真得做不到。

 

不过思维一转,他又很好奇誉王是怎么看他的了。虽然他经常给誉王出谋划策,给誉王画了个风光无限的大饼,可萧景恒其实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如果他真得认真衡量的话。

 

事实上萧景恒谢玉那件事后就对梅长苏有怀疑了。可他毕竟借梅长苏的手扳倒了一个劲敌,自然不能那么快过河拆桥。而今日太子被囚,虽然事情不甚明了,可总归是太子完了,朝堂上未来必将成为他的一言堂,喜悦暂时令他放下了对梅长苏的怀疑。

 

只是这喜悦没坚持几天,一条对他而言几乎称得上噩耗的消息就传遍了金陵。

 

——萧景琰封亲王了。

 

“皇七子萧景琰,淳厚仁孝,德礼廉备,恪忠英果,屡有宿功,特加封为靖亲王,着五珠冠。领旨领恩!”

“儿臣领旨,谢父皇!”

 

萧景琰着一身亲王袍服,头戴五珠冠,朱红衣衫衬得容颜越发俊逸明朗。他理了理袍袖,进宫拜谢。

 

萧选其实没想到萧景琰会来。

他这个儿子他是清楚的,脾气又臭又硬,还倔得很。十几年来就没给过他一点好脸色,外人都说是他不宠这个儿子,不喜欢他。可他们也不想想,萧景琰从来就没尊过他、敬过他,他怎么可能给这个七儿子宠爱!

 

可是不可否认,萧景琰确实是他最优秀的一个儿子。当年分化的事还历历在目,多少人都艳羡着靖王的强大,萧选虽为皇,可他也做过慈父,自然疼惜这个优秀的儿子。

只可惜……

想到他逝去的第一个儿子,萧选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过今日,萧景琰愿意来进宫谢恩,无论是单纯地为了感谢,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萧选还是挺开心的。

 

“儿臣——叩见父皇。”

 

萧选摆了摆手,撇去了无用的见礼,慈蔼地问:“景琰,今日怎么想起入宫见我了?”

萧景琰道:“是母妃让我来的。”

 

萧选一噎,他就知道!萧景琰得了恩才不会来谢他,当然,他得了罚也不会怨他。只是这孩子太耿直了些,居然连句瞎话都不会编。

不过无论是不会编,还是不想编,能说实话,在萧选这里就是好的。他喜欢这样的儿子,因为全心全意,才不会有超出掌控的事。

 

他佯怒:“你母妃让你来你才来!你就不会自己来吗?”

萧景琰轻轻垂下眸子,回答:“儿臣本不想来。只是母妃规劝儿臣,告诉儿臣应该铭记皇恩。父皇不仅是父,更是皇,儿臣现在的好处都是父皇给的。如若还像往常不在京城,那么也谢不到父皇面前来,如今回了京,自然要全了儿臣的为人臣的忠和为人子的孝。”

 

忠在前,孝在后。萧选很满意,他点了点头,道:“你母妃是个聪慧的,若你能得你母妃的半分善解人意,朕也不会舍得你在外面蹉跎十几年。”

萧景琰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见他仍旧没个认错的念头,萧选一边觉得恼怒,一边又觉得欣慰。如果对方真就因为静妃的一席话就磕头认错,那也不会就这么犟十几年。他也没再为难这个儿子,摆摆手打算示意他下去。

 

萧景琰刚要起身离开,萧选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景琰,你如今可有心上人?”

萧景琰一愣,点头道:“有。”

 

“是谁?”

“麒麟才子,江左梅郎,梅长苏。”萧景琰道,“您也见过他,就是那个设计打败北燕高手的朝廷客卿,苏哲。”

 

萧选当然知道,他不仅知道梅长苏是谁,他还知道萧景琰当着京城一些贵族少爷的面给人家告了白,还被拒绝了。他也知道,誉王的很多动作,背后都有这个人的身影,这让他不得不在意——制衡之术,帝王之道,萧选坐在皇位上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让一个江湖帮主左右朝廷局势。

 

萧选怕萧景琰被人骗,皱了皱眉:“这个苏哲,我怎么听说是誉王的谋士?”

“五哥?不可能。”萧景琰果断摇头。

 

“哦?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萧景琰道:“父皇有所不知,梅长苏并非如世人所言,是个中平,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坤阴。”

“坤阴?”萧选略微惊讶,“我可是听说,江左盟是江湖上的第一大帮,里面可有不少乾阳高手,怎么可能容许一个坤阴压在他们头顶?”

萧景琰微微一笑:“我起初也不相信。不过我与您不同,在他入宫时,我见过他一面,彼时我尚且不知他的身份,却闻到了他身上的信香。”

“哦?”

“他的确是坤阴,只是因为体寒,信香极其淡薄,除非亲近之人根本察觉不到。我也是当初,我们两人,还有霓凰景睿豫津他们,一起去看太奶奶。因为我二人离得近,这才有所察觉。更何况,太奶奶临终前也见了他一面,特地屏退了宫人。您也知,太奶奶喜欢小辈。而见即将嫁人的坤阴时,是不许旁人在身边的。”

 

萧选若有所思:“这么说,你太奶奶也知你欢喜他?”

“……是。有次太奶奶问起,我便说了。”萧景琰如实道。

 

萧选面上看不出神情,萧景琰顿了下,继续道:“他以坤阴之资组建江湖第一大帮,才能可见一斑。而他本就是光风霁月之人,更是琅琊公子榜榜首,何其自在逍遥,又怎会愿意做一个背后算计的谋士?更何况,如果他真得成了谋士,那数次与五哥面对面交谈,五哥怎会不察觉他的身份?而五哥他……”

 

他抿了抿嘴,声音忽然顿住。

 

萧选了然一笑:“你五哥若是知道对方是个坤阴,可不会满足只让人家做个谋士。”

 

萧景琰垂下眸子,遮掩住眼中寒冷的光芒。

 

萧选看了看这个面色不虞的儿子,也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但他仍旧有些犹豫,就听萧景琰又道:“父皇,您若不信儿臣,可询问一下霓凰。”

 

“霓凰?她又知道什么?”萧选倒是没注意这个。

“霓凰是苏先生的至交好友。”

 

萧景琰只说了一句,萧选就听懂了。

他自是了解穆霓凰的性子,南境郡主不屑于党争,看不得朝堂上的所有人,这些年除了萧景琰,就没几个跟她说上话的。若梅长苏是她的至交,那还真就不一定是誉王的人。

 

可是梅长苏既然没有帮誉王,那萧景恒的那些手笔,又有谁的影子?

 

麒麟才子,江左梅郎,得之可得天下……

萧选目光一闪,忽得看向眼前这个神情淡然的儿子,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萌芽而出,可他却不敢相信,毕竟这么多年他对于萧景琰的印象根深蒂固。他想了片刻,试探地问:“景琰,你可知琅琊阁对梅长苏的批语?”

 

“琅琊阁?”萧景琰仔细想了想,问,“父皇说的可是那句‘麒麟才子,江左梅郎,得之可得天下’?”

萧选没有说话。

萧景琰笑答:“江湖手段而已,父皇怎能轻信?这天下又不是他的,您交给谁自然也不是他能算到的。梅长苏是江湖帮主不假,可江湖与朝堂泾渭分明,他还能左右您的想法不成?他前几日还跟我说,觉得琅琊阁是在害他。”

 

萧选挑了挑眉,他可是好久没看到萧景琰在他面前笑了。往昔冷漠沉稳的萧景琰现在眉梢眼角都带着一点笑意,这神态表情可不像装出来的。

想到他当初禁不住对方请求下的圣旨,萧选一不小心又头疼起来。

 

他最终还是没松口说什么,摆摆手就让萧景琰下去了。

 

不过霜降之后,各地州府上报灾情。萧景琰果断开库放粮,赢得一片赞誉。而前往州府的赈灾事宜,皇帝却没有如常人所想,按照旧例派下誉王,而是派了新晋五珠亲王萧景琰。

 

这下连梅长苏都惊讶了。

 

萧景恒当然不蠢。梅长苏本身因为与霓凰交好,且受了萧景琰的表白,甚至还入宫见了太皇太后,这些事本就让他对梅长苏没什么安全感,信任他的同时也不忘防备。如今萧景琰封了亲王,眼看着朝廷中的清流们一个个都聚在他身边,俨然成了能与他分庭抗礼的势力——萧景恒再傻也知道梅长苏在帮谁了。

 

可是萧景恒也知道,现在的情况还是不动为妙。虽然对梅长苏恨得牙痒痒,却也没来得及做什么。梅长苏眼线遍地,自然也对誉王的情况了然于胸,可是对方什么都没做,萧景琰又一如既往,这差事是怎么落到他身上的?

 

他问萧景琰:“你跟陛下说了什么?”

“没什么。”萧景琰塞了个手炉给他,“天凉了,照顾好自己,我这一出去就不知道啥时候才回来。”

梅长苏捧着手炉,却仍旧百思不得其解。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道:“唔,如果不出意外,父皇可能过段日子会召你入宫。”

“入宫?做什么?”梅长苏一愣。

“赐婚。”萧景琰很平静地答。

梅长苏:“!!!”

 

萧景琰很满意梅长苏一片空白的表情,潇洒地走了。

 

 

【待续】

 

 

 

写同人最痛苦的就是,原著里苏哥哥的聪明帅气运筹帷幄我只能一笔带过TAT

不过如果能一直甜下去我宁愿苏哥哥不动脑子安心做个米虫_(:з」∠)_

当然这里苏哥哥不是米虫啦,苏哥哥帮景琰扫清事业上的阻碍,景琰帮苏哥哥扫清感情上的阻碍=w=

评论 ( 49 )
热度 ( 203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