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杀破狼/长顾】《时滞》Ⅱ

*武功盖世皇子庚x不老魔女宅男昀

*中长篇,无大纲系列,ooc突破天际

*纯架空设定,有bug请无视

 

*首章*

 

 


  章二.

 

   

  要说和长庚的缘分,要顾昀来说,那真是巧到一定境界了。

   

  他自搬进故园后,惯常不爱出门,平日里也就沈易这么一个朋友偶尔来探望他那么一次。除了偶尔会闯进故园的熊孩子,和被顾来做饭的仆妇,顾昀基本上见不到外人。跟一个颐养天年的老人家似的。

   

  但其实顾昀都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当初认识沈季平时那人好像也就十六七岁,他却已经是现在样子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如今俩人站在一起,顾昀倒像是那个脸嫩的后辈。

   

  时间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他很早就懂得忘掉不重要的事,不然漫长的时光会把他压垮。有时上星期的经历他就能忘个干净。可是见到长庚的那天,已然十几年了,他偶尔想想,惊讶地发现竟然连一些小细节都记得清楚。

   

  那时候顾昀的故园还没修整好,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几个月懒得出门一回。偶尔趁着天气不错,便想着出去转转。

    

  故园藏于山林中,林间小路弯弯曲曲,深山里甚至有野兽。顾昀懒得动脑子记路,凭感觉走,想着要是猎点小动物做野味解解馋,不知不觉就进了林子深处,已是荒无人烟,人迹罕至之地。

   

  他倒是不怕,抓了几只兔子和一只大大的白狐。顾昀动作利落地剥了狐狸皮,在山溪里洗了洗,顺便生火吃了烤兔子。吃完了觉得心情舒畅,又懒得动弹,就跳上一棵树歇歇。谁知约莫是酒喝多了,歇息时困意上涌,他再醒来时已经明月高挂了。

   

  深夜里这山上是有狼的。狼嚎声把他惊醒,他觉得奇怪,这狼嚎声往往连绵不绝,但往常也没什么凶性,今夜的却是听着格外吓人。

   

  顾昀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此刻他刚睡醒,觉得懒了半晌的骨头也该动一动,便顺着声音摸了过去,打算看个究竟。

   

  穿过林子是一片山谷,幽静深邃。顾昀目力不好,夜里更加受影响。但他武功高,胆子大,干脆跃到了狼群上面,抬眼看了过去。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却吓一跳。山谷里足有二十多只狼,头狼个头格外大,堪比一些强壮的老虎狮子。顾昀定睛一看,猛然发觉,这二十多只狼竟然在围攻着一个半大孩子!

   

  月光明亮。刚巧那山谷被月亮映着,恍然如白昼。顾昀依着山崖凑得更近,看得更仔细。他发现那孩童也就五六岁的年纪,瘦弱得紧,估摸着不够那头狼一口吞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身上伤痕无数,大部分痕迹不像是与野兽搏斗,反而像是利器所伤。他单腿扣在地上,左手扶着右臂,不知是受伤了还是脱臼了,另一条腿艰难地撑着身子,看起来艰难又狼狈,眼神却十分狠厉。

   

  那小孩儿与那头狼对视,那凶性和狠意竟是有些不分上下,因此才与狼群勉强成了个对峙之势。

   

  “还是个狼崽子。”

   

  顾昀打眼一扫,微微皱眉,这山中狼群虽大,却也没有全体出动来攻击一个小娃娃的道理。那头狼更是比往常见时更加凶狠,哈喇子流的老长,看着有些疯,像是被人控制了一般。

   

  没时间给他多想,人狼对峙也不过片刻,下一秒那孩子就可能葬身狼腹。顾昀一个轻功跃下,指尖轻弹,刚刚随手捋的叶片骤成锋锐之势,刷刷几下就收了几条狼命。

   

  狼群中的小孩猛然抬头,气机一松,那头狼趁势扑杀而上!

   

  顾昀飞身跃起,一块石头砸中狼腹,手一伸便将半条胳膊都入了狼口的小孩儿捞进了怀里。

   

  狼群又怎会善罢甘休?头狼虽败,群狼却未曾退却。它们毫不示弱地冲着顾昀扑将上来,带着一股子歇斯底里的味道。

   

  顾昀眉毛都没动一下,左手搂着小孩,右手中叶片石子接连飞出,将靠近的狼一一袭杀。

   

  鲜血染红了大地,血腥味浓得顾昀抽了抽鼻子。二十多只狼被他干掉了一半,剩下的见根本近不得顾昀的身,纷纷后退,很快便四散而逃。

   

  顾昀压根没在意这些畜生,他低头一看,怀里的小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晕过去了,血迹晕红了他大半衣衫,尚且能用的左手死死抓着他的前襟,虽然没了意识,眉头却还是紧皱的。

   

  他拨开小孩脸上沾着的发丝,大略判断这小崽子长得不错,就是太瘦了,抱进怀里轻若无物。深山夜里极冷,顾昀一身单衣倒不觉有什么,小孩儿脸色却分外不好。他想了想,回到之前待的山溪边,找到他放在那里的白狐皮,裹在了小孩儿身上。

   

  “便宜你这小崽子了。”

   

  白狐皮子很大,很温暖。小孩儿无意识地动了动,眉头微松,抓着顾昀的手却更加用力了。

   

  ·

   

  回去的当晚,小孩儿发了高烧。再加上重伤、骨折,眼看着就要熬不过去。顾昀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一夜,甚至大半夜去山下敲开了一间医馆的门,逼着人五六十岁的大夫也折腾了半宿,好不容易才吊住小孩儿的命。

   

  第二日回了故园,顾昀累得趴在床上睡了一觉,睡得不知今夕何夕。好容易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双黑溜溜的眼睛,眼神暗沉沉的。

   

  顾昀揉了揉眼睛坐起来,顺手揉了一把小孩儿的头发,柔软极了:“什么时候醒了?”

   

  小孩儿跪坐在床边,双手搭在膝上,抬眸看了看他,沉默片刻,道:“一刻钟之前。”

   

  他嗓音还是孩童的稚嫩,却沙哑得很,像是许久没开过口的干渴之人。

   

  顾昀穿上鞋子走到茶几边,倒了两杯茶,自己捧了一杯,道:“醒了也不知道喝杯水?喏。”他以下巴示意小孩儿自己过来拿。

   

  小孩儿慢吞吞地下了床,赤裸着双足,走到桌边,坐下来时双脚离地,却不晃悠,极为文静地勾着。他两只手捧着茶杯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全程安静得很,举止中透着一板一眼的乖巧。

   

  顾昀觉得好笑,昨天还凶得跟个狼崽子似的,今天怎么就这么乖?

   

  他见小孩儿将杯子放下,看了眼空空的杯底,笑着又给他添了一杯,问:“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大半夜的跑进山里?”

   

  “长庚。”顿了片刻,小孩儿吐出了两个字,对第二个问题充耳不闻。

   

  顾昀也没在意,他瞟了一眼这小孩儿比常人略弯的右脚小趾,心说这皇帝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大的娃,还在这大山里被人追杀。他问:“你今年几岁?”

   

  “八岁。”小长庚答得很快。

   

  顾昀惊讶:“你爹娘都不给你吃饭吗?”这瘦的跟个小耗子似的,看起来最多也就六岁。

   

  小长庚抿了抿唇,有些破罐破摔道:“我没有爹娘。”

   

  他抬眸看着顾昀,语速很快,仿佛攒了一口气,声音里有些说不出的情绪:“我从来没见过我爹,我娘三天前死了。她想毒死我,我没中计,反倒毒死了她。”

   

  见顾昀没什么反应,他低下头,小声道:“我讨厌我娘,也不后悔自己害死了她。她从来没有对我好过,无数次想杀了我,小时候她还会放过我,后来却一次比一次狠,我能活下来完全是侥幸。她死后好多人来追杀我,我好不容易逃进山里,却……却碰到了狼群。”

   

  他说话的时候身体都在抖,可见是怕的要命。说完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长庚问:“我害死了我娘却不愧疚,更恨我没见过面的爹。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孝顺?觉得我……很坏?”

   

  顾昀见他说话逻辑清晰,可见是受过教育的。却不知他这话里有几分真假。这小崽子的眼神湿漉漉的,像昨天抓到的几只兔子,软绵绵的,带着显而易见的渴求和期待,和寻常小孩儿并没有区别。他几乎都要怀疑昨天见到的那个能与头狼对视的狼崽子是错觉了。

   

  “你可曾读过书?”顾昀问。

   

  长庚摇了摇头,道:“我偷听过村子里的私塾先生讲课,先生偷偷教过我认字,我学的不多。”

   

  学的不多说话也能如此条理分明,可见这小孩儿有多聪明。顾昀瞬间有些心疼,他忽然想起,前几年宫里好像是有个外族的妃子逃跑了,却不知她有没有怀孕。或许就是这孩子的娘亲。

   

  想到此处,他又忍不住多看了长庚一眼。当年那位外族女子进宫,他出于好奇也是偷偷看过的。这小孩儿虽然还未长开,但眉梢确实带出了几分异域的味道,很像那位容貌冠绝天下的美妃。顾昀这下彻底相信长庚的话了,毕竟那位美妃厌恶大梁厌恶皇室是出了名的,谁敢保证她会对有皇室血脉的长庚做什么。

   

  顾昀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发,放柔声音,道:“人犯我,我必犯之。你娘亲落得这样的结果,是她咎由自取,与你无关。对这样的父母你要再孝顺,我就要怀疑你是不是傻了。”

   

  长庚似乎长长地出了口气,眼里染上显而易见的欣喜,小脸红扑扑的。

   

  顾昀觉得这小崽子可爱极了,玩心大起,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

   

  小长庚闭了闭眼,没舍得躲。

   

  “那要不这样吧,左右我这里也没什么人,你就留下来陪我。我也没后辈,干脆认你做儿子吧。”顾昀随意道。

   

  小长庚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怎么?不乐意?”顾昀挑高了眉毛。

   

  “乐意!”小长庚立刻回神,兴奋地跳下椅子,直直地跪在顾昀面前,生怕他反悔似的,极为迅速地磕了三个头,喊了声,“义父!”

   

  顾昀受了他的礼,挥了挥手,道:“行了,起来吧。”

   

  小长庚站起来给他倒了杯水,一双眼睛笑得弯起来:“给义父敬茶。”

   

  顾昀接过喝了一口:“行啦儿子,义父带你去吃好吃的去。”他一把把瘦弱的小长庚抱了起来,“看你这瘦的,脸上一点肉都没有。赶紧养肥一点。”

   

  长庚趴在顾昀回怀里,晕乎乎的,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他把头埋在顾昀颈间,小声喊:“义父。”

   

  “嗯?”顾昀抱着他一路下山。

   

  “义父。”

   

  “做什么?”

   

  “义父!”

   

  “行了行了我在呢。”

   

  长庚双手搂住顾昀,只觉得平生没有比此时更温暖的时刻了。

   

  面对恶母,他能忍;面对刺客,他能逃;面对狼群,他能狠。他生平不知何为懦弱,不懂何为悲伤,不晓何为哭泣。可是对着这样温暖的怀抱,他默默攥紧了顾昀的衣衫,眼泪流个不停。

   

  “太好了。”长庚想,“我有家人了。”

   

   

  【待续】

评论 ( 13 )
热度 ( 116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