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杀破狼/长顾】《时滞》Ⅰ

给子熹的生贺,提前祝十六生日快乐!




*武功盖世皇子庚x不老魔女宅男昀

*中长篇,无大纲系列,ooc突破天际

*纯架空设定,有bug请无视

 

 


  章一.

  

  在一个偏僻破旧的山村里,有一栋完全和周围茅屋格格不入的房子,雕栏玉砌,青砖黛瓦,恢弘大气的门上挂着一个匾额,上书“故园”。

   

  当地流行一个传说,说故园是一栋阴宅,内有吸人精血的女鬼,不老不死,凡是皮相好看的男子进去后都会被勾魂。故而这故园附近,荒无人烟,无人敢踏入。

   

  但与长满青苔铜锈的台阶大门相比,这故园内景着实好看了些。一树一草都有章法,水木清华,匠心独运,与传说里阴暗凄冷,诡秘异常的说法完全不同。

   

  有一个身着青色湖纹窄袖儒衫,头戴白玉金丝冠,相貌英俊而不失温和的青年站在房门外,喊了一声:“顾十六!吃饭了!”

   

  微风拂过园中盆景,刹那间,硕大的水湖中央,原本空空如也的湖中亭里忽然出现一人。他穿着月色金纹对襟大氅,头发松松散散地系在脑后,双目半阖,眼尾向上斜挑,眼下一颗朱砂痣另增一派风流。

   

  这人躺在亭椅上,手里拎着个酒壶,他干脆地灌了一口,酒液顺着溅出些许,湿了衣襟。

   

  “知道了——没大没小。”这人懒洋洋地应了一句,声音如珠落玉盘。他睁开眼睛,眸子是浅淡的琉璃色,丝毫不见醉态,“下回小声点,吓我一跳。”

   

  顾昀站起身,轻飘飘地踏水而行,衣袍翩飞,在风中飒飒作响。让人瞧着,只觉得那些虚无缥缈的仙人,也就是这样了。

   

  岸上的长庚却丝毫不见怪,径自走过去夺了顾昀的酒,道:“我小声点你能听见吗?你还是少喝点吧!忘了上次醉倒在亭子里得了风寒吗?”

   

  “上次是意外!你还我!”顾昀伸手便要夺。

   

  “先吃饭。”长庚道。

   

  顾昀眼神一亮:“哟,做了什么好吃的?”

   

  “面。今天十六,你忘了吗?”长庚走在前面给顾昀开门。

   

  顾昀顺着味儿就摸了过去,看着一碗诱人的长寿面咽了咽口水,道:“我哪儿知道外面的日子,沈季平重色轻友,多长时间没过来了。除了你,我都好久没见过人了。”

   

  “让你出去走走你偏不。”长庚坐在他对面,给自己添了杯茶,捧在手里,“我过会儿还要出趟远门,你好好照顾自己,莫要不吃饭。”

   

  “嗯嗯嗯!”顾昀吃东西时也不忘回复他,只不过嘴里占着面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慢点吃。”

   

  长庚十分有耐心,捧着茶杯看着顾昀吃东西,等对方消灭完了,又去刷了碗,收拾了厨房。回房里拿了钱袋出门了。

   

  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少喝酒。”

   

  “行了行了,怎么跟沈易一样啰嗦。”顾昀毫不在意地摆手送他走。

   

  长庚叹了口气,推门而出。

   

  刚走下台阶,只听“当啷”一声,一枚匕首定在了门柱上,刃下扎着一张叠好的白纸。

   

  长庚皱了皱眉,忙过去取下了信。

   

  在顾昀面前,他惯常带着浅而淡的笑意,一身儒雅气质中和了他近乎锋利的英俊。待读完信后,他的笑容便消失了,一双纯黑的眸子有点冷冷的,看着竟有点不好接近了。

   

  他又大略扫了一眼,面无表情地把纸撕碎了。

   

  长庚揉了揉眉心,回身看了看故园的匾额,眉宇间的冷意散了不少,甚至温和地笑了起来。

   

  ·

   

  说起来,这是他给顾昀过得第七个生日。

   

  他八岁那年被顾昀捡了回去,十四岁时因为各种原因跑出去了五年,刚回家数月,今日恰逢顾昀生辰,恨不得一整天都和顾昀待在屋里。

   

  不过还是要先去取个东西。

   

  他踏着悠闲的步子,心里不着边际的想,顾昀,这十几年,还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

   

  想起村子里那个莫须有的传说,长庚心情好了一点。心道,这故事胡扯地功夫一流,却真有一点说对了。

   

  顾昀真的不会老。

   

  他自称有西方魔女血脉,青春无限。因为不喜欢人间沉浮,特地在这个偏远地界扎了根,与世无争。救了长庚是个例外,自认救人就到底,就干脆把无牵无挂的长庚认了干儿子。

   

  说实话,若不是身边有顾昀这么一个十几年如一日的活生生的例子,什么“西方魔女”,长庚是完全不信的。

   

  据顾昀说,“魔女”不是形容一个女人的,而且一个种族。这个族里的人一旦长到最好的青春年华,便容颜永驻,永远不老。

   

  而他母亲,就是一位“不老魔女”。

   

  长庚问过顾昀,他的母亲怎么了。

   

  顾昀却说:“死了。”

   

  “……啊?”长庚惊讶。

   

  “当然不是老死了。我母亲隐瞒了身份,与我父亲成亲,后来理所当然地被发现了。然后就被世人成为妖怪,处死了。”顾昀轻描淡写地说完,补充道,“我们只是不会老,没说不会死啊。虽然寿命比你们普通人要长得多。”

   

  长庚还记得自己当初呆滞的样子,被顾昀拿出来笑了一整年,气的长庚好长时间没理他。可时间一晃而过,十几年过去,那些记忆虽然还在,但已经很少提起了。

   

  长庚总是想,小时候那么在意的事,现在也能随意调侃了。是不是有朝一日,他埋藏在心底秘而不宣的心情,也能被拿出来开玩笑呢?

   

  可是,总归,还是不甘心的。

   

  这山中村落极为偏僻,但山下不远就有一个繁华的小镇。长庚的轻功一流,在山林间赶路尤快,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到了那名为“雁回”的小镇。

    

  他径直去了镇子主街,拐了一条巷子后,看见了一家古朴首饰铺,走了进去。

   

  长庚去了柜台,袖中藏有一张纸条,拿出给掌柜的看了看,掌柜笑着应了声,唤伙计取来一个木盒。

   

  他检查了一番,道了声谢,带着木盒离开了。

   

  长庚一路上眼中都带着笑意,显然心情颇好。刚出镇外,人流一下少了很多。身后一个影子略过,他心中一动,选了条与回家相反的路。

   

  他步伐很慢,走得十分闲适。待身边彻底静下来时,长庚陡然顿住脚步,问:“敢问阁下为何跟踪我?”

   

  四周悄然,唯有风声飒飒。

   

  长庚冷哼一声,捡起身边的一颗石子,看也不看朝左后方砸去。

   

  只听刷刷几声,十几个黑衣人就站到了长庚面前,为首一人冷笑:“四殿下的暗器功夫果然名不虚传。”

   

  “比不上飞影阁的诸位。”长庚的脸色依旧淡定,眼神甚至是温和的,“不知是哪位大人请诸位来取我性命?我不知何处惹上了他,还要给我个道歉机会才好。”

   

  “四殿下伶牙俐齿,交出魔女,我们自会饶你性命。”飞影头领冷静道。

   

  “我没听过什么魔女。”长庚声音很轻,“更何况在座诸位也不见得能打败我。”

   

  “莫要猖狂,上!”飞影头领一声令下,十几名黑衣人冲杀而上!

   

  长庚收起了嘴角的笑意,飞身越上了一枝树叉。

   

  ·

   

  一炷香后,长庚理了理衣衫上的叶子,拿着木盒慢悠悠地准备回家。

   

  结果没走几步,长庚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惊讶:“义父?”

   

  顾昀挑眉看他:“几年不见,功夫见涨嘛?”

   

  长庚十分乖巧地笑道:“都是义父教的好。”

  

  顾昀双手抱胸,上下打量了长庚一番,觉得儿子这几年出落的不错,暗自点了点头,扬扬下巴,道:“解决了就走吧。”

   

  长庚小跑几步走到他身边:“义父怎么会来?”

   

  “有人飞镖传书到我故园,你截了下来,就以为我听不到了吗?”顾昀悠然道。

   

  长庚心说真不想恭维您那沈先生喊破嗓子都没用的耳朵,但面上还是很严肃:“还是瞒不过义父。有人给我下挑战书,约我比试暗器,甚至拿飞影阁试探,我没接。”

   

  顾昀乜着眼睛看这家伙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到底是没说刚刚他和飞影的话他都听见了。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头,道:“行了,走吧。你这次出来是干嘛呢?”

   

  “取给义父的贺礼。”长庚笑的眉眼弯弯,将手中的盒子递了过去,“祝义父长命百岁。”

   

  “我本来就长命百岁。”顾昀回了一句,打开一看,见是个质地温润的玉佩,成色透亮,虽然是玉,但凭顾昀的眼力,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这玉佩刻着一个篆书的昀字,缀着红色璎珞,大概是材质问题,在日光下竟透着浅淡的七彩色。

   

  “不错嘛,你有心了。”顾昀十分随意就把玉佩带在腰间。

   

  何以结恩情?美玉配罗缨。

   

  长庚眼神一暗,忽然就有点蠢蠢欲动了。

   

  “义父。”长庚唤他。

   

  顾昀还在低头看玉佩,听见此声,抬眸问:“嗯?”

   

  这个音调勾得长庚心里一颤,心跳霎时失了节拍,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底气不足:“我能叫你子熹吗?”

   

  顾昀眉梢一挑,轻斥:“没大没小。”

   

  长庚顿时失望。

   

  顾昀转身走在前面,腰间玉佩映着日光,看起来分外温润了。

   

  他看了失落地长庚一眼,轻飘飘道:“你不是一直没大没小吗?”

   

  长庚眼神一亮,脱口而出:“子熹!”

   

  顾昀不耐烦地“嗯”了一声。

   

  “子熹。”

   

  “嗯。”

    

  “子熹!”

   

  “小兔崽子你烦不烦?”

   

  “子熹……”

   

  “我走了。”

   

    

  【待续


评论 ( 13 )
热度 ( 174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