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花怜】《软软的,小谢怜》

*裁缝花x团子怜(并不),原著向

*流水账+ooc注意

*有私心的一点点双玄

*贺《天官赐福》完结!为你,所向披靡!

        
   
0.1
  
      
晨光熹微,重新建好的菩荠观透进去了些许极为吝啬的阳光。花城为鬼身,原本是不需要睡眠的,但安心的情绪让他获得了一夜的休憩,以至于睁开眼时,一时恍若身在梦中。
     
大抵是难得的安宁吧。
      
花城下意识地伸手去捞身边的人,却摸了一个空。
      
他陡然一惊,迅速坐起。身边的谢怜已不见人影,可床头的斗笠衣衫依旧是昨晚放好的那样整整齐齐。
       
花城有些慌乱地扫了周围两眼,却忽然发现,在枕边多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这人儿不过比巴掌大一点,身着中衣,长发散乱,眉目精致。双眸还紧闭着,身体微微浮动,似乎在浅浅的呼吸。
      
——这是……哥哥?
       
世上怕再无比花城对谢怜更熟悉的人了,只消一眼他便确定了这个小人的身份。他不忍心打扰他安眠,却忍不住想仔细看看他。于是便低下头凑在枕边,甚至收住了伪装的呼吸,害怕搅扰小人一分一毫。
      
活生生的团子哥哥呀。
      
小小的谢怜侧躺在枕边,双腿蜷缩着,是个极为温柔的姿势。一缕头发顺着脸颊垂了下来,随着呼吸声轻微浮动。
      
花城手指动了动,压下了为他撩开那缕青丝的欲望。
       
兴许是被人注视得有了感觉,沉眠的小谢怜眉头皱了皱,然后便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
      
小谢怜醒的十分安静,他悄无声息地坐起,双目混沌怔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地偏头道:“三郎早安。”
      
他的声音又小又糯,比婴儿刚出生的啼哭还要稚嫩,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花城笑弯了双眼,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道:“哥哥早安。”
       
似乎是注意到哪里不对,小谢怜又转头看了看,结果就发现花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眸子里满是温暖笑意。
       
小谢怜揉了揉眼睛,眨眨眼,惊道:“三郎你怎么变大了?!”
       
花城伸手摸了摸小谢怜的头,保持着很小的音量,道:“是哥哥你便小了才对。”
       
小谢怜左右看了看环境,低头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好像是……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花城道,他趴在床边,“哥哥有什么办法吗?”
       
他做事向来会听谢怜的意见。
       
小谢怜扶额想了半天:“我现在没有法力,没法传消息回上天庭。三郎,能不能拜托你替我寻找一下人间有没有相关的事件啊?我依稀记得好像在什么时候听说过‘变小’的事情的。”
       
他原本的音色温润如玉,开口时仿若春风化雨,一派晴和。如今声音细如蚊呐,不仔细听根本辨不出字句。但却如同幼童一样柔软纯质,以一种一本正经的语气说话,听的人心尖痒痒的。
           
花城按捺下想再摸一摸他的冲动,道:“很乐意为哥哥效劳。”
         
     
         
0.2
        
      
小谢怜原本是希望花城用法力给他变一身衣服出来的,毕竟虽说现在他变小了,但总不能穿着一身中衣出门逍遥。
       
结果花城拒绝了:“哥哥,法力变出的衣服不保暖的。”
      
——其实谢怜真的不怕冷,毕竟这八百年来他什么风雪没见过,抗寒属性高的可怕。
          
“哥哥稍等一下。”
        
但是还没等小谢怜解释,花城已经推开观门出去了。片刻后返回时,手里多了一块白色布料。
       
眼见他从杂物堆之中找出针和线,小谢怜捂脸,他大概猜到花城要做什么了。
        
“三郎……”小谢怜顺着供桌脚爬了上去。
        
“哥哥小心。”花城眼疾手快地托住他,将他“放”到桌面上。然后又拿起针线,以法力为剪刀,借着日光,认认真真地缝起了衣裳。
           
小谢怜坐在桌子边,两条腿垂下来荡来荡去。他侧头直勾勾地看着花城灵巧的双手,又顺着修长的手指将目光挪移到那张俊美而认真的脸上。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更遑论花城这本就无可挑剔的容貌。一缕阳光打在他的侧脸上,轮廓分明的五官被映出深深浅浅的影子,愈发趁得这个人英俊逼人。只看了一小会儿,小谢怜脸就不由自主地红了。
         
……真是要命。他捂脸。
        
花城似乎是略微无奈地放下针,翘起嘴角:“哥哥,你这样子盯着我我都没法专心了。”
          
小谢怜磕磕巴巴道:“不用这么麻烦的……而且三郎也没有量过尺寸,所、所以……”
        
他声音带着小娃娃独有的稚嫩,可是说出的话却只让他自己无地自容。
        
……好像他很想要花城给自己量尺寸一样!
        
花城觉得手痒痒的,很想戳一戳哥哥那张有些窘迫的脸。他轻咳一声,强行按下这种躁动,道:“放心吧哥哥,没问题的。”
         
当初他能雕刻出放大版的太子悦神像,如今不过是缩小了,原理是一样的。
        
小谢怜将头埋在腿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耳朵都烧红了。
         
花城看他一眼,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将注意力转到了针线活上。
        
事实证明,血雨探花的确是一个除了写字毫无死角的高手。他给小谢怜做的衣服不仅合身,而且十分舒适,甚至还做了很多繁复的配件,一件小衣服精致得不得了。
          
这布料也不知是从哪儿弄来的,纯净的白色上隐隐透着金红色的暗纹,看起来高贵又雍容,质地更是柔软贴身,谢怜觉得自己活了八百年都很少见到这样的衣料。
         
小谢怜在花城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低头看了一眼,怔住了:“三郎……”
         
这衣服,虽然款式精简了些,但不难看出,是他曾经参加上元祭天游时穿的那身礼服。
         
“哥哥觉得这衣服可还满意?”花城笑着问。
        
小谢怜抽了抽鼻子,心里有点酸酸涨涨的:“三郎你有心了。”
        
“哥哥喜欢便好。”花城单手撑着下巴,目光虚虚地落在小谢怜身上,踌躇片刻,道,“搜集消息在此地待着难免滞后,哥哥不如随我去鬼市看看?”
         
“好啊。”小谢怜向来随遇而安,他站了起来,认认真真地整理了一下衣袍,不让它产生半点褶皱。
         
待整理好后,他有些犹豫地道:“那……三郎,麻烦你带着我好了。毕竟我这个样子也没法走……”
           
“荣幸之至。”花怜对他平摊出自己的双手手掌。
          
小谢怜十分顺从地坐到花城掌心。
        
花城只觉得手里捧着温暖又真实的娃娃,他只想把他疼到心尖里,又怕扎到他。动作小心翼翼地将他送到自己肩头,道:“那就委屈哥哥在这里坐一会儿了。”
         
“才不委屈。”小谢怜笑着应了一句,很自然的靠在了花城脖子上。
         
这次的声音非常近,近到让花城发现小谢怜的声音其实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软萌,而是清脆干净,正像活泼伶俐的少年。
         
花城伸出手揉了揉肩上的小人儿。
       
小谢怜乖巧地蹭了蹭他,手抓着他垂在耳畔的发丝把玩起来。
       
花城深吸一口气,掷出两颗骰子,开门回到了鬼市。
      
      
       
0.3
      
      
他们的降落地点并非在极乐坊。
       
花城肩上坐着巴掌大的小谢怜,两人正好出现在鬼市街口,众鬼看见城主大人立刻沸腾了,却又因着他的眼神示警不敢向前。
         
只能小声窃窃私语。
       
“城主肩上坐着的是什么东西?”
       
“我怎么瞧着是个人?怎么会那么小?是城主的孩子?”
       
“还是个小娃娃吧?长得跟大伯公可真像啊!”
        
“什么?城主和大伯公有儿子啦?!”
       
“那我们是不是该叫大伯公城主夫人了?”
       
“早就该叫了好吗?!”
        
……
         
众鬼完全没考虑过“刚出生的婴儿也未必会有巴掌大小”和“一个男神和一个男鬼不会有孩子”这种问题,你一言我一语地敲定了小谢怜的身份。鬼怪们丝毫没有压低音量,这些话被小谢怜听的一清二楚。
         
他直接把头埋在了花城脖颈间的头发里,耳尖羞得通红。
         
“这帮鬼真的是……”他根本找不出话语来形容。
          
花城倒是心情愉悦,偏头用脸颊蹭了蹭小谢怜:“哥哥何必在意他们,不过是闲来无事八卦一下罢了。”
          
“……三郎你这话要是不笑着说我会觉得更真诚。”小谢怜无奈。
         
花城这次是真的笑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谢怜的头:“哥哥现在的模样,的确很像我和你的孩子嘛。若不是你昨天在我旁边睡下,今早我怕是也会认错。”
         
“……”小谢怜无语,道,“三郎,你知道像我这样大小的婴儿很少,即使有,也都是皱皱巴巴压根没长开的吗?”
          
“不知道。”花城实话实说。
        
小谢怜又忍不住托住下巴思考:“可是我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呢?我最近也没吃什么东西啊,就是村长前两天摘的菩荠、张婶送来的鸡蛋和王大娘给的馒头。”
         
花城倒是毫不在意,道:“我已经吩咐手下去搜集消息了,鬼市来往人流多,很快就会有反馈,哥哥不必担心。倒是除了身体变小外,有什么别的症状吗?”
         
“应该没有,不过以这个视角看世界,有些新奇。”小谢怜笑着打量了一下四周。
         
他偏头刚好碰到花城发尾坠落着那颗红艳如火的珊瑚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另外一颗被郎千秋还回后,谢怜用一根红绳绑着用来扎头发,昨日解下来后也没来得及带,被花城收了起来。
        
如今再看,红珊瑚珠和他的掌心差不多大,质地温润,盈盈透亮,比他手里那颗好看上几分。虽为至宝,但被永安皇室随意收藏起来,和被花城仔细保养,成对的红珠还是有了些许差别。
          
他看了一会儿,正想问花城有没有什么保养珊瑚珠的心得,就听见一句熟悉的“血雨探花——”,他和花城一起偏头过去,就见一身浅青色破旧儒衫的师青玄拎着把扇子走了过来。
           
被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同时盯住,师青玄略微毛骨悚然。这是他第一次在“没有谢怜”的情况下搭讪花城,心里有些没底。
       
他注意到花城肩膀上的小人儿,震惊道:“卧槽,血雨探花,你你你……你和太子殿下连孩子都有了?!”
       
花城挑起一边眉毛,神情有些说不出的玩味。
       
小谢怜无奈:“青玄,我是谢怜。”
        
师青玄继续震惊:“你是太子殿下?你怎么变得这么小?”
       
他仔细打量了对方一会儿,评价:“还穿的像个布偶娃娃。”
          
“一言难尽,我也不知为何,一觉醒来就成了这样。”小谢怜无奈地摊着一双小手,有些欣喜地反问,“倒是你,为何会在鬼市?而且看你手腿,似乎是已经好了?”
        
——甚至还打扮的人模人样,和上次的乞丐装束完全不同了,一把扇子晃啊晃的,隐隐能看出几分当年风师大人的风采来。
         
师青玄扇子在手里一磕,这次换他一言难尽了,看着花城犹犹豫豫了老半天,问:“花城主,你最近可有贺玄的消息?”
           
“贺玄”这个名字从师青玄嘴里说出来,让谢怜颇为意外。他探头看花城的表情,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你找他做什么?”花城问。
            
师青玄犹豫了一下,道:“当初他放我离开,什么也没说,估计他是打算与我一朝清旧怨,从此各不相干。
          
师青玄的声音有些挣扎,他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但就前几天的晚上,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莫名其妙地治好了我的伤,还给我留下了一些银子。
        
“额……其实我当时睡得很沉,根本没看到人,但是没办法,毕竟我对他……”
          
师青玄话止于此,谢怜和花城都明白他的意思。当初师青玄自诩为地师明仪最好的朋友,这当然不是说说而已,他对明仪有足够的熟悉。熟悉到凭气息和直觉就能判断对方的存在。
         
谢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心里觉得这贺玄真是奇怪,明明当初恨不得把盗了他命格的师青玄千刀万剐,后来却放过了他,如今甚至还救他,这货是想什么呢?
          
师青玄犹犹豫豫道:“哎,虽然很对不起我哥,但毕竟他救了我,我想当面跟他说声谢谢,这才来鬼市碰碰运气。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花城主和殿下。
        
“不过殿下这个样子很是新奇啊,相当可爱。”
        
其实师青玄是很想上手摸摸小谢怜的,但面对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花城,他实在有点不敢下手。
         
花城道:“这里是我的地盘,黑水和我互不相干,你找他该去黑水鬼蜮。而且那家伙还欠我钱,哪儿来的银子给你?”
          
他话音刚落,余光就瞥到街边闪过一个黑色的人影,那身影闪的太快,除了花城,竟是谁都没看到。
         
他眼角抽了抽,若无其事地接道:“看样子他是赚了一笔,最近也要到还债日期了,估计已经在附近。你在鬼市逛逛,说不定能遇到。”
        
师青玄揉了揉眉心,颇为疲惫地拱了拱手:“多谢城主大人。”
         
“举手之劳。我与哥哥还有事商议,就先离开了。”花城面无表情地扫了角落里的某人一眼。
       
“青玄,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小谢怜忧心忡忡,小脸上写满了担心,眼睛十分不放心地落在师青玄身上。
         
师青玄觉得心都要化了,连忙轻咳一声:“放心吧小殿下。我就不打扰二位的两人世界了,先走一步。”
      
感觉再待下去,花城主的眼神就要杀过来了。直觉系的师青玄有很好地规避危险的能力。
        
“哥哥不用担心,他们的事外人无法插手。”花城安抚性地摸了摸小谢怜的头。
        
小谢怜一本正经地叹了口气:“只希望青玄能够一直好好的。”
       
      
       
0.4
       
       
花城下属的效率比灵文殿快多了。
        
引玉还在权一真手里养着,花城又换了个心腹手下,长相和引玉一样毫无特色,不过双目相当灵动,看着小谢怜的眼神明晃晃写着两个字——“八卦”。
          
小谢怜:“……”
        
这样的属下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花城单手捧着他,另一只手揉了揉小谢怜的脑袋,以一种抱娃娃的方式将他揽在怀里,问:“防一,查到什么了?”
          
防一虽然眼神看起来很不靠谱,但还是老老实实的低头道:“属下收到消息,类似这种城主夫人这种变小事件在两百年前曾在菩荠村一带出现过。据说是有个雏团妖和一个人类相爱,为了和爱人在一起,炼制出了一种灵药,能把人变小。他当时炼制了三枚,一枚他爱人服下,两枚留给了他爱人的家人。”
           
雏团妖,顾名思义,看起来就像个团子。他们天生是人形,可是无论如何也长不大,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巴掌大小,至多就长成人类两岁孩童的模样。
         
“那灵药长什么样?”小谢怜无视了他“城主夫人”的叫法,脆生生的问。
            
“和菩荠差不多,好像是菩荠村就是因此改名的。”
        
小谢怜:“……”
        
村长大人害我不浅!
      
不过他想了想村长的为人,觉得估计他也是分不清才会糊里糊涂的给他。可能那个“家人”,就是现在村长的先祖。
        
花城捧着团子谢怜,正色问:“有什么解法吗?”
         
虽然哥哥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好捏,抱起来也软软的,但实在有点不好下口。
           
防一没有读懂自家城主大人的潜台词,回道:“城主夫人是仙官,而且法力高强,这药效果几天就过了,无需担心。”
        
——所以城主大人你要珍惜这段时光。
        
防一鼓励性地看了花城一眼,结果发现城主大人在对着小团子捏来捏去,压根没看他。
        
“三、三郎……”小谢怜被他捏出了泪花,软糯的声音染上了哭腔。
        
花城一本正经道:“哥哥,你现在手感真好。”
       
防一:“……”
      
我是该溜呢还是该溜呢还是该溜呢。
        
小谢怜眼泪汪汪:“三郎别闹了。”
        
“好的哥哥。”花城从善如流地收回手。
        
防一果断遁了。
      
      
      
0.5
       
小谢怜很无奈,非常无奈。
       
他发现自从自己变小以后,花城似乎解锁了一个不得了的属性——缝纫。
       
极乐坊灯火辉煌,鬼市的吵闹丝毫影响不到这里。花城坐在一张桌前,手里拿着针线忙来忙去,小谢怜就趴在他头顶玩他的头发。
          
这是今天做的第三件。
         
谢怜觉得,花城真的是太闲了,才会每天给他做衣服玩。
           
好说也是受到许多供奉的神官和鬼王,他们一个没有法力,一个对祈愿爱理不理,整日在这里躲清闲。风信和慕情在菩荠观找不到他,传灵阵又没人应,不知怎么的杀到了鬼市来,又被团子谢怜吓了回去。
         
……他们来的太快去的也太快,让谢怜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恐怕再回仙京,所有神官都会传“太子殿下和血雨探花生了个孩子,还和太子殿下长得一模一样”这样的谣言。
           
话说回来,花城对谢怜的服饰了解只怕比慕情只多不少。当初万神窟的雕塑有精细的有粗糙的,谢怜对衣服也没多在意,却不知花城几乎能完美复刻他穿过的大部分衣服,甚至还能根据他的喜好做出修改。
          
——三郎每天都在刷新我对他的认知。谢怜想。
        
不过,这感觉并不坏。
         
小谢怜见花城抹去了线头,一个翻身跳了下去,虽然他是穿衣服的,但花城手太快了,只有等衣服做好他才能判断这是件什么衣服。
         
他只知道这次花城拿的是红色布料,结果拿起一看,依旧被惊得无语半晌。
        
花城笑盈盈地看着他。
         
“三郎,你,做了半天就,做出件嫁衣?”谢怜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花城依旧是笑着:“这是我们重逢时哥哥穿的衣裳,那时哥哥的风姿我永远也不会忘的。”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其实我更想看哥哥恢复原身的时候穿。”
         
小谢怜:“……”
        
“哥哥。”花城戳了戳小谢怜的脸,“我想再看一次。”
         
谢怜发现……他还是拒绝不了花城的要求。
        
这习惯可真要命!
          
他认命地换上小小的嫁衣,红色的布料上还被绣了金色的花饰,并非人间常见的凤纹,而是大朵大朵的鲜花。柔软的花朵经他之手,似乎多了几分凌厉和潇洒,相当吸引目光。
         
其实谢怜对上身效果并不抱太大希望,因为上次的惊艳,大多数是得益于小萤的妆容,修饰掉了大多数男子的特征。但这次他素面朝天,穿嫁衣的效肯定果堪比鬼故事!
         
可他又哪里知道,如今的他小巧玲珑,模样更是一团稚气,不看服饰,几乎分不清性别。一身嫁衣如火,趁得他稚嫩的脸庞多了几分英气,虽仍旧辨不出男女,但那种独特的气质却更加让人移不开眼了。
            
花城看了他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捧起他,虔诚而郑重地在他额上印下一个吻。
         
八百年等待,一朝相逢时。
       
他是他的信仰,他的挚爱,他的神。
         
“三郎,别……痒。”小谢怜不甚习惯的揉了揉额头,花城唇间的柔软似乎还残留着,温暖的感觉让他几乎失神。
         
“哥哥,你这样真好看。”花城认真地夸奖。
           
小谢怜脸都红了,明明他曾大大咧咧地穿着嫁衣走过整个与君山,如今却只是站在三郎面前,就觉得羞怯难当。
         
花城轻笑了一声:“若是哥哥不想穿,那就换下来吧。”
        
小谢怜轻呼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花城又道:
        
“等恢复原身时再穿也可以。”
       
小谢怜:“……”
     
    
     
0.6
      
小谢怜的模样只维持了三天。
        
期间花城对鬼市堆积的事务一概不管,只专心地给小谢怜做衣服、喂饭、洗澡,偶尔亲亲抱抱磨磨蹭蹭,过得好不快活。
        
甚至不时还会带着小谢怜出门转转,虽然他面上依旧是无懈可击的笑容,但小谢怜就是觉得,花城好像是在炫耀。
        
师青玄中间来过一次,说他的事情已经解决,准备离开鬼市了。
         
花城头顶着小谢怜送他离开。
       
小谢怜一开始是坐在花城肩上,后来爬到他头顶后就不舍得换地方了。因为花城头发相当柔软,摸起来手感太好了!
         
花城也随着他。
       
风信和慕情倒是没再来过,因为小谢怜借了花城的法力给他们传了个信,他们得知谢怜平安,便没心情踏入鬼市了。
        
……不过借法力的过程不可言喻。因为小谢怜觉得,被这么大的花城调戏真的太让人窘迫了!
         
他要恢复原身!
        
兴许是这样的想法刺激了他,结果第四天清早,他就在花城怀里醒过来了。
        
……他变小的时候都是在花城手心里睡的。
        
花城不需要睡眠,自然也醒了过来。谢怜整个人依偎在他怀里,抬眼就能看到花城深沉地眼眸和长长的睫毛。
         
他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花城的眼睛相当漂亮。而且无论何时谢怜看去,他的眼睛里都只装了自己一个人。
         
看多少次都不会腻。
        
谢怜的手忍不住碰了碰花城右眼的眼罩,被他抓住了手后才回过神。结果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变了个姿势,花城已经压在了他身上。
        
这个姿势有点危险。
       
“三郎啊……”
        
“哥哥。”花城眯了眯眼,“你说过你不会乱吃东西的。”
       
谢怜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曾经有次他吃了个绿毛馒头,结果不知为什么,他修炼八百年的胃忽然不管用了,开始抗议——闹得他向不开心的花城做了一连串保证,其中就有不乱吃东西。
         
这都三天了才想起来兴师问罪?
       
更何况那不是乱吃!是村长给的!
        
“我……”谢怜刚刚开口,就被花城吻住了双唇,法力交融几乎是下意识的,随着呼吸被推拒、吞咽,直到谢怜喘不上气,才被恋恋不舍地放开。
       
花城下巴搭在他肩上,蹭了蹭谢怜的脸颊,说:“做错了事可受要惩罚哦哥哥。”
      
“三、三郎……!”
      
     
    
【完】
         
          
      
           
【小后续】
              
返回菩荠观后,谢怜亲自去了村长家一趟,没有告诉花城。
        
回来时,他手里多了一袋子菩荠,他找到了一颗颜色十分暗沉的,端详片刻,扔进了锅里。
      
“三郎,开饭啦。”
     

评论 ( 17 )
热度 ( 201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