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杀破狼/长顾】《年夜饭》

*朋友点的小甜饼,

*雁回时期,瞎写,没谈恋爱,蜜汁父子情

*鬼故事:小长庚壳子里装着大长庚

*一点也不甜和ooc预警
       
        
       
【正文】
          
         
“哎我说老妈子你怎么那么慢啊?”
        
雁回冬日很冷,多雪。外面银装素裹,雪堆了厚厚一层,太阳虽然出来了,但温度还是低得可以。顾昀站在门口,穿着单衣,怀里揣着个红色的木盒子,一脸不耐地朝屋里喊。
          
沈易姗姗来迟地推门出来,也拎着个盒子,虽然穿的厚重,但看着还是满身的清寒:“你嚷嚷什么呢?平时也不见你出门这么勤!”
          
“那能一样吗?这可是头一次有儿子陪我过年。”顾昀怼了他一句,一点不见往日的聋瞎样,一双漂亮的眼睛乜了沈易一眼,毫不在意地迈腿走了。
        
“我说你那么着急干嘛?”沈易喊了一声,“要我说也真是心疼长庚,怎么就平白摊上你这么个义父!平日里什么都不干还擎等着蹭饭!”
       
“切。我儿子这么乖,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小人之心。”顾昀嗤了他一声,“得了得了,别啰嗦了,我得赶紧把礼物给儿子送去。”
       
要去的地方不远,话没说几句就到了。沈十六刚想抬手敲门,就见门吱呀一声,长庚走了出来。
       
他手里拎着一件大氅,二话不说就披在了顾昀身上,嘴里数落:“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披件衣服出来你就是不听!外头这么冷你要再病了怎么办?”
       
大庭广众……哎不对,沈易面前被人训,顾昀觉得忒没面子。但面对这样气恼的长庚,无端端气势先矮了半截。他干咳了一声,无奈道:“行了行了,这么点路披什么衣服。你别总跟沈易一样碎嘴子。”
        
长庚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又咽了回去,对沈易道:“沈先生有礼了。先进去吧,屋子里生了火。”
     
“还是长庚贴心。”沈易点点头。
       
说实话,他心里有些奇怪,觉得长庚对顾昀有些过分亲切了。不过这念头也没留多久,反正人家是义父子,儿子孝顺,总归是好事。
        
时下正是除夕,因着主人是个军户,长庚家里比寻常人家好过些,彩灯年画贴了不少。虽然人气不旺,但喜气看着是足的。
       
沈易进屋后四下看了看,问:“嗯?长庚,你爹娘呢?”
       
长庚给他们二人各添了杯茶:“我爹……”他微顿了一下,仿佛是有点不自在地舔了舔唇,道,“今年年夜到他当值,回不来。我娘身体不舒服,就睡下了。”
         
顾昀接过杯子暖了暖手:“幸好我在这儿陪着你,不然这大年夜的可要你一个人守岁。”
          
沈易却是皱了皱眉:“你过年时经常独自一人吗?”
         
“不是。”长庚笑了笑,目光在顾昀身上转了两转,“以往一直都有人陪我的。”
         
顾昀被他看的莫名其妙,递回去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谁知长庚却转移了话题:“时间也不早了,我去厨房看看,厨娘要是做得差不多了,咱们就开饭吧。”
       
“等等。”顾昀叫住他,“别急。”
       
长庚顿住脚步,不解地看他。
      
顾昀将手里那个木盒子递过去:“喏,新年礼物,压岁钱等吃完饭再给。”
        
长庚愣愣地接过木盒,旋即喜笑颜开地冲他行了个礼:“多谢义父。”
     
“得了吧你个小白眼狼,平日里没大没小,得了好处就开始叫义父。”顾昀哼哼了一声,问,“你不拆开看看?”
       
瞥见顾昀眼底隐隐的得色,长庚却是眼珠一转,郑重道:“既然是义父给的礼物,自然要等初一后焚香沐浴才能打开,现在草草看去岂非失礼?”
       
顾昀被他这话唬得差点就信了:“油嘴滑舌!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都是沈先生教的好。”长庚道。
          
“这可不关我事啊。”沈易连忙撇清自己,将手里的礼物也顺势奉上,“这是我给你礼物。想什么时候拆都行。”
         
“多谢沈先生。”长庚连忙收好,脚底一滑便出门了。
         
顾昀将手中的茶饮尽:“我怎么觉得长庚最近越来越狡猾了?”
       
“噗!”沈易一口茶险些喷出来,“我说沈十六,你这都是什么用词啊?长庚那叫聪明伶俐,小孩子机灵是好事儿,你看你这都什么破形容。”
      
顾昀摆摆手:“我这不是觉得奇怪吗?感觉头开始接触时没觉得这小子这么圆滑啊?总觉得跟一夜之间长了好几岁一样。”
        
“这是好事,你想那么多干嘛。”沈易放下杯子,注意到茶几上摆着几张纸,他随手一翻,发现是长庚练的字。
              
这字明显已自成风格,只可惜腕力不足,显得笔画虚浮,但是风格潇洒飘逸,矫若惊龙。沈易还看出几分顾昀的风骨,不由得惊奇:“咦?长庚是从小练过你的字吗?我怎么觉得这字里的感觉跟你很像啊?”
         
“嗯?让我看看。”顾昀接过来看了几眼,点头,“是有点味道。看这功底,练的日子不短了。啧,看起来我儿子可能还挺关注我。”
             
“可惜人家可不知道你是‘安定侯’。”沈易凉凉道。
        
顾昀才不在乎:“那有什么!反正都是我儿子了。”
         
沈易翻了个白眼,不想和这个整天开口闭口都是“我儿子”的人说话。
        
长庚不消片刻便回来了,顺便端来了菜,招呼着顾昀和沈易落座开饭。
         
雁回整体就是和穷得叮当响的镇子,长庚家里说是不错,也就是瘸子里挑出个能蹦的。年夜饭有条鱼就是大宴了。
         
好在顾昀和沈易也不是乱挑的人,比这更差的年夜饭也不是没吃过。看着桌子中央目测是不知道从哪儿钓上来的鱼,顾昀啧啧评价:“大冬天的鱼都要冻冬眠了,这哪个小贩钓的运气这么好?”
         
长庚笑了笑:“我。”
        
沈易不解:“你怎么钓的?有渔民愿意把他们凿的冰洞借你?”
        
长庚犹豫了一下,道:“没有。我是自己偷偷凿的。”
         
顾昀眉头一皱,语带薄怒:“什么?你胆子挺大啊。开冰洞这事你也敢干?知不知道一个不小心冰面碎一块你就掉下去了?幸亏你命大,不然这大冬天的,我捞都没法去捞你!”
       
长庚果断软了眉眼:“以后不敢了。”他冲顾昀笑了笑,“我这不是想着义父和沈先生要来家里吃饭吗?市场上的鱼要么太小要么不新鲜,索性就想自己钓来试试。没想到我运气不错。”
        
顾昀一看这小孩儿冲他撒娇就没办法,火也生不起来,只能没什么威慑力地警告:“下不为例啊。”
          
“是。”长庚答。
       
沈易轻嘶了一口凉气,莫名觉得有点牙酸。
         
长庚起身,给两人各添了一杯酒,自己也端起一杯,郑重道:“我爹娘不在,我就斗胆,先敬沈先生一杯。先生不辞辛苦,授我学识,为我师长。平时更是多方照料。此恩此情,长庚谨记。”
        
沈易连忙端起酒杯站起来:“你说的都是哪里话,我和十六要不是徐先生收留,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长庚笑了笑,道:“祝沈先生来年事事顺心,平步青云!早日讨个好媳妇。”语毕,干了手中的酒。
          
“都让沈十六给你教坏了,居然会打趣我了。”沈易苦笑着摇头,也把酒喝了。
         
“我儿子关心你,你怎么还倒打一耙?”顾昀不乐意了。
         
酒不是什么上品,劣质的酒精味道刺的长庚嗓子痒痒,眼泪差点飙出来。但他强忍着,又添了一杯,看向顾昀,雾蒙蒙的眼中,藏着许多深沉的情绪。
        
顾昀单手握着酒杯,颇为随性地站了起来,笑道:“能不能行?这酒不好受吧。不行就别忍着。”
        
长庚抿了抿唇,认真道:“这杯敬义父。一敬义父救我于狼群,二敬义父护我于重病,三敬义父……收我为义子。”
          
“那你这可是要敬三杯啊。”顾昀挑了挑眉,见长庚还要说话,轻飘飘打断,“不过小孩子还是少喝的好,所以前两条就别算了,一杯就行!”
         
“好。”长庚眼神亮得惊人,嘴角轻扬,“祝义父来年心想事成,身体康健,万事如意。”
         
“好。那也祝我儿子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切顺利,平安喜乐。”顾昀双手托住酒杯,将酒水一饮而尽。
          
三人相视而笑。顾昀坐下,正要去拿酒壶,就见长庚手一伸,把酒壶拿走了,微笑道:“我听沈先生说义父最近又在喝药了,这酒还是少喝点。”
        
“我才喝了一杯!”顾昀反驳。
     
“一杯就够了。”长庚将酒壶拿了起来。
        
“白眼狼!”顾昀骂。
       
长庚把酒壶藏得更远了些。
        
沈易默默地夹了口鱼,说:“这鱼做的不错啊。”
        
“别动!那是我儿子给我钓的鱼!”顾昀眼疾手快地去抢。
         
外面不知哪家小孩的嬉笑声响了起来,伴随着烟花在空中炸开的声音,吵吵闹闹。绚烂的光芒在空中转瞬即逝,无数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一声又一声,嬉闹、欢笑、呐喊,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这是个温暖平静的新年。
      
      
       
【完】

评论 ( 7 )
热度 ( 190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