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二十五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全文走tag“细水长流之当归

 

*诈尸

 

 

————————————

 

 

第二十章_绿树阴浓夏日长

   

  

  元祐六年夏,太皇太后薨逝。帝哀,缀朝守孝三十日,举国大丧。

   

  苏宅在当日就等来了靖王府的人。

   

  听到大丧之音的那一刻,萧景琰想都没想就进了宫,来不及多想的他只叮嘱手下告知梅长苏一声。

  列战英从密道敲门,却只被告知梅长苏病重不见客。奈何宫中禁严,他根本无法告诉靖王殿下。

  他们就这样无知无觉的度过了各自悲痛的三十天。

   

  这未尝不是好事。

   

  梅长苏在萧景琰面前,哪怕再放得开,也总是会逞强。

  之前,他是不愿意示弱。

  如今,他是不想让他担心。

  因为对方是萧景琰。

   

  这三十天的守灵期,几乎要夺去梅长苏的半条命,苏宅上下心知阻止不了,纷纷严阵以待。但令众人惊讶的是,梅长苏无比配合晏大夫。让喝药就喝,让歇息就歇。除了每日叩灵跪经,晨昏哭祭绝不退缩之外,也不分出思绪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结果虽然心结难平,郁郁在心,身体也受了损,但精神却在备受打击后恢复了一些。

   

  晏大夫说,梅长苏这是想活了。

   

  “我看啊,你们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一半。这小子要是想活着,那生命力比蟑螂都强。”晏大夫一脸感慨道。

  “谢天谢地。”黎纲等人满脸喜悦。

  “谢什么天地。我看啊,你们不如谢谢那个靖王。”晏大夫写完一个药方,往黎纲怀里一塞,撂下笔走了。

   

  出殡日后,皇帝复朝。梅长苏仍旧病发了一次,但并不严重,远没有往次凶险。

   

  他浑浑噩噩地睡了一下午,迷迷糊糊醒来时,就感到有一个人正握着他的手。

  那双手修长而温暖,似乎一下就抚平了梅长苏郁结已久的心。

   

  “……景琰?”他下意识地呼唤了一声。

  “我在。”萧景琰应了一声。见他醒了,他连忙扶他坐起来,从床头端了一碗药,“晏大夫说你估计入夜会醒,我便来看看。药还温着,先喝了。”

   

  梅长苏乖顺地就着萧景琰的手把药一饮而尽。

   

  “你……”梅长苏刚咽下药,反手被喂了一颗酥糖。

  他眨了眨眼,这才发现萧景琰只草草披了一件外袍,头发还散着,带着未干的水汽,淡淡的松木香萦绕身畔,显然是下了朝之后,只沐浴过后便来了。

   

  “你没休息?”梅长苏发现萧景琰眼底一片青黑之色。

  “听说你还病着,我怎么睡得下。”萧景琰自嘲一笑,关切地问,“晏大夫说你旧病复发,可是又犯了寒症?这会儿还冷吗?”

  梅长苏摇头:“别听晏大夫危言耸听。大夏天罚什么寒症。我就是先天不足,受了风,身子有些虚罢了。”

  萧景琰扣住他的手:“你可别骗我,什么病你能病一个月?战英几次来问都被苏宅的人拒之门外,我在宫中的这一个月,你这里的门都没开过。。”

  “额……”梅长苏吱唔不言。

   

  “哎……”萧景琰没有再追问下去,他叹了口气。“你不想说便罢了,只是,要好好照顾自己,万万不可再让我担心了。”

  ——他在宫中守孝一月,哪怕是军人体质,也疲累难堪。乍一听梅长苏病了一个月之久,眼前一黑,差点儿晕过去。

   

  “好好好。你看你这样,要不躺我这儿歇一会儿吧。”梅长苏抬手按了按他的眉心。

  萧景琰眼神一亮:“阿苏这是让我留宿?”

  “就看靖王殿下给不给面子了。”梅长苏无奈地笑笑。

   

  萧景琰求之不得,身为乾阳,占有欲和保护欲永远是并行的。他有时候恨不得把梅长苏绑在自己身边,让他永远都离不开自己。可他更知道这样不可能,只能放任两人身在两地。

  如今有了和自家坤阴同床共枕的机会,傻子才会放弃。

   

  萧景琰躺在梅长苏身边,没去搂他,只小心翼翼地握着他的手。坤阴纵然信香淡薄几不可闻,但萧景琰仍旧感受到了浅淡的梅花香。

  他实在太累了,没一会儿就沉睡了过去。

   

  梅长苏睡了一下午,入了夜反而睡不着。飞流一直宿在外间,内屋里灯火如豆,深夜还能听到院中的蝉鸣。梅长苏握着萧景琰的手,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真好啊。”他想。

   

  自梅岭归来十二年,梅长苏终于又能感觉到活着的“好”了。

   

  “咚咚咚。”外间有人敲门。

  梅长苏心知,飞流决不会无故打扰他。此时敲门必然有要事,想了想,他觉得,怕可能是蒙挚不放心他,深夜来访了。

   

  他见萧景琰睡熟,便轻轻挣脱了他的手,披上外衣出去了。

   

  来到外间,果然看到蒙挚满身疲惫,正坐在桌边饮茶。飞流站在一旁,小脸黑如水墨,满脸的不甘不愿。

  梅长苏注意到小孩儿手里捏着一张米黄色的纸,料是他折纸被打断,不开心了。

   

  梅长苏摸了摸飞流的头,接过纸片折了起来,同时抬眼问蒙挚:“蒙大哥劳累了一个月,好容易换班,宫城里只怕还忙乱。若是有空,怎么不回府休息?”

   

  “我……”蒙挚刚要开口,就被梅长苏抬手打断。

  “蒙大哥小声,景琰在里面睡呢。”

   

  蒙挚一口茶险些喷出来:“靖王……这……这……”他这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暗自嘀咕了一句,“殿下这也太不像话了。”

  “又有何妨?幼时我俩就不少次大被同眠,如今我二人更已结契,不过顺其自然罢了。”梅长苏给他添了水。

  蒙挚喝了一口,叹气道:“哎,我本来是不放心你。不过看有靖王在这里,我就知道你不会出事。那我便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梅长苏也没有留他:“你早些回去吧,要多陪陪嫂夫人才对。有景琰在,我不会有事的。歇了这换班的一天,大统领又该忙了。”

   

  蒙挚摆摆手,又喝了杯茶,跃上房梁走了。

   

  飞流冲他的背影吐了个舌头,乖巧地坐在梅长苏身边。

  他看见梅长苏的衣着,皱了皱眉,问:“苏哥哥,冷?”

  梅长苏只着了一件单衣,虽然体寒,但毕竟是夏夜,并没觉得有多冷。他摇了摇头,说:“飞流喜欢折纸?”

  飞流点点头。

   

  见飞流有兴趣,梅长苏就给他折纸玩,还顺便讲了一些自己学折纸时的故事。他回忆起当初太奶奶教他折纸的时光,一时间又心绪难平。

   

  夏夜繁星点点,蝉鸣嘒嘒。梅长苏完全不困,他温声安抚好小飞流,哄他入睡。忽然注意到桌上霓凰的来信,他暗暗叹了口气,心说幸亏景琰没看到。索性就着烛火,把信燃了。

   待信纸化成了飞灰,梅长苏望了一眼夜色沉沉的天空,这才反身回了里屋。

   

  梅长苏刚躺下,本应熟睡的萧景琰伸手便搂住了他。这是个完全占有的姿势,迷迷糊糊的乾阳完全忘了睡觉之前的克己复礼,眼睛都没睁,口齿不清地问:“你去哪儿了?”

  “哄飞流睡觉。”梅长苏轻声道。

  “你也快睡。”萧景琰往他颈窝里埋了埋。

  梅长苏将一只胳膊搭在他身上,小声道:“嗯。”

   

  他从深夜里沾染了一身的寒气,就这样在萧景琰充满松木气息的怀抱中化了个干净。

   

  ·

   

  等到梅长苏再醒来时,萧景琰已经离开了。

  今日复朝,想必朝中还有许多事忙。他在床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儿,才起床洗漱。

   

  刚刚收拾完毕,就见晏大夫推门而入。大夫脸色不太好,端着一碗药,重重地磕在了桌子上。  

   

  梅长苏见势不对,连忙端着药碗一饮而尽。然后被苦得眉毛皱成了一团,自己倒了杯水缓缓:“咳咳咳,晏大夫,这是什么药啊?怎么这么苦?”

  “避子药。”晏大夫冷冷道。

  “咳咳咳咳!!”梅长苏呛了一口水,反应过来之后脸色涨红,“晏大夫你想什么呢!景琰像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我怕你是。”晏大夫胡子翘得老高,“这药之前你们结契时就给你喝过,还是那小子给我的,说是他娘开的。”

  “静姨……”梅长苏喃喃一声,随即明白了什么,咬牙切齿道,“这水牛还跟静姨说了?怪不得最近老是收到静姨做的点心。”

  他忽然觉得不对,问道:“不对啊,晏大夫,我怎么不记得我之前喝过这么苦的药?”

  “哦,为了让你长点记性,不要随便留乾阳过夜,我加了一味黄莲。”晏大夫捋了捋胡子。

  梅长苏:“……”

  晏大夫乜了他一眼:“放心,不影响药性”

  梅长苏:“不是,晏大夫,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结果晏大夫完全不听他的解释,拿着空药碗就走了。

  梅长苏:“……”

  ——我在晏大夫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他无语了半晌,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天空晴朗,鸟语花香,是金陵难得的好天气。

   

  “黎纲——”他喊了一声。

  黎纲站在门外:“宗主有何吩咐?”

  梅长苏整了整衣袍,沉声道:“备马车,去长公主府。”

   

  太皇太后薨逝,戛然而止了一个月的党争,又要在这个艳阳天重新开始了。

   

   

  【待续

 

 

 

 

 

 

 

 

 

 

 

 

萌大统领:我好心来看你,你却喂我一嘴狗粮,心累,溜了溜了.jpg


评论 ( 48 )
热度 ( 314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