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二十二

*一句话简介(?):在ABO的背景下尽可能YY靖苏故事。ooc请指出,背景介意者慎。


*全文走tag“细水长流之当归

 

*继续诈尸x

 


————————————

 


第二十二章_雏凤清于老凤声

 


  萧景琰春猎之后大摇大摆地去了苏宅。

   

  这二位为了蒙骗世人,面子功夫做得很足。萧景琰无论有事没事隔三差五就来拜访苏宅,十有八九都会被拒之门外。硬生生做出了“靖王苦求心上人而不得入门”的姿态。

   

  不过外人可不知萧景琰被拒绝后还会从密道钻过去。

   

  但这次不一样,萧景琰是带着懿旨扣开苏宅大门的。

   

  “什么?太皇太后要见我?”梅长苏捧得好好一杯热茶掉地上了。

   

  “小心!”萧景琰眼疾手快地把梅长苏拉开,驾轻就熟地指挥苏宅的人把碎片收拾干净。

     

  他将梅长苏的手拢在手心吹了口气:“天都暖了,你手怎么还这么凉。”

   

  梅长苏将手伸出来,看着他:“你说清楚,太……太皇太后怎么会想见我?你跟她老人家说什么了?”

   

  结契以后,也不知是萧景琰的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他总觉得他的苏先生对他越来越不客气了。好像之前那些恭敬如一礼不可废的样子都是个壳,打碎了才知道,梅长苏从来没有将他这个郡王看的有多高。

   

  不过萧景琰不仅没有被冒犯的感觉,还觉得尤为受用。

   

  他轻咳了一声,道:“我那天去看她,一不小心说了我有心上人……然后太奶奶就说要见你。她老人家喜欢小辈,我也没办法。”

   

  萧景琰没有详细说,梅长苏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太皇太后近些年来思维不清,但愈加爱管这些曾孙辈的婚事。想来也知一定是萧景琰这个不知委婉的水牛脾气回了句“已有心悦之人”什么的,让老人家误会了。

   

  外人觉得是“误会”,事实却的确如太皇太后所愿。冥冥之中,这位垂垂暮矣的老人,总是比别人先一步拨开迷雾,看清被藏在千种纠葛后的真相。

   

  梅长苏沉默了一下,声音有些干涩:“那……什么时候?”

   

  “现在!越早越好!”萧景琰精神一振,“最近前朝因为谢玉一案忙的团团转,后宫因为越贵妃也不安生,也就太奶奶和我母亲那里还有点清净。可惜我母亲不能见你……”

   

  太皇太后召见苏哲,可以说是看看朝廷客卿。但静妃就没有这个名头了,总不能光明正大地说是相看儿媳妇吧?

   

  “总会有机会的。”梅长苏呼了口气,敛目肃容道,“谨遵太皇太后懿旨,殿下且待苏某收拾片刻。”

   

  萧景琰挑了挑眉,笑道:“先生自便。”

   

   

  趁梅长苏换衣服的片刻,萧景琰找到了晏大夫,把药方交给了他。

   

  晏大夫瞟了一眼,两条花白的眉毛登时竖了起来。苏宅的人对靖王殿下恭敬有余亲密不足,唯有眼前这个大夫和心智不成熟的飞流例外。

   

  飞流孩子心性,虽然偶尔对萧景琰爱答不理,但总归是亲近偏多。但晏大夫不是,晏大夫看谁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尤其萧景琰。列战英看过之后跟戚猛等人交流,得出结论:跟老丈人不待见女婿一样,觉得自己的孩子被这么个人抢走了,非常不爽。

   

  “你这药方哪儿弄的?”晏大夫开口的语气不怎么好。

   

  “我母亲写的。”萧景琰态度很是恭敬,他经常跟晏大夫讨论梅长苏的身体情况,把这老人的脾气摸了个七七八八,“我母亲是医女,更是坤阴,对调理之法略懂一二。她说这药方是给普通坤阴的,但阿苏身体不好,以她的医术不敢下妄言,还要烦请您多斟酌。”

   

  ——别的不说,就凭靖王殿下在晏大夫这里的巧舌如簧,怕是前几日静妃娘娘给的“莽撞、冲动”的标签就该换换。

   

  晏大夫捻了捻胡须,声音带上了些微得色:“你母亲考虑的确实周到。这药方虽不合他的身体,但几味药材用的确实很妙。我这里也走了新思路,回去替你那小子谢谢她吧。”

   

  萧景琰大喜:“那谢谢晏大夫了。”

   

  说完便回身找梅长苏了。

   

  晏大夫看了这溜得比兔子还快的靖王殿下一眼,哼了一声,回房配药。

   

   

  梅长苏换下了裹在身上的狐裘,换上一件月白色的大氅。轻便有余,却不甚保暖。

   

  萧景琰看了之后立马塞给他一个手炉,叮嘱:“虽然天气暖了,但你受不了凉。手炉还要随身带着,马车上有火炉吗?”

   

  “有,用不着您费心了靖王殿下。”梅长苏白了越来越唠叨的萧景琰一眼,怎么几日不见,萧景琰越来越有老妈子的样子了?

   

  萧景琰仍旧忧心忡忡,想着要不要让他的阿苏再换上狐裘。但又觉不妥,还没斟酌好呢,梅长苏已经走到苏宅门口了。

   

  “还走不走了?”梅长苏无奈。

   

  “哎,走!”萧景琰快步跟了上去。

   

   

  太皇太后深居慈安宫中,因为她偏爱小辈,盼着有人能多看看她,因此在宫殿一侧开了条小路直通宫中偏门,萧景琰带梅长苏进宫并未多加声张,走的便是这条路。

   

  梅长苏进宫后由飞流扶着,不远不近地跟在萧景琰身后。这条路他幼时走过无数次,如今再看,颇有些物是人非的味道。

   

  “苏先生,我们到了。”萧景琰站在殿门口道。

   

  梅长苏敛了敛思绪,等待通禀。

   

  门口的小太监开门的动作很轻,似乎生怕搅扰里面的人。过一会儿探了个头出来,说:“太皇太后请苏先生进去。”他顿了一下,补充,“让靖王殿下在外面等。”

   

  萧景琰懵了一下,脱口而出:“为什么?”

   

  “太皇太后的吩咐,奴才也不清楚。苏先生,请吧。”

   

  梅长苏也不太清楚究竟,只对萧景琰点了点头,把飞流也留在了外面。

   

  萧景琰看着继续紧闭的宫门,一头雾水地靠在门柱上,与飞流面面相觑。

     

   

  屋内宫人不少,都是常年陪着太皇太后的宫人。这位年至耄耋的老人斜靠在塌上,头发花白,面容慈祥,看见梅长苏就笑。

   

  “草民,苏哲,叩见太皇太后。”梅长苏强忍下心中汹涌的思念,勉强端正地行了个礼。

   

  “小殊啊……来,让太奶奶仔细瞧瞧。”太皇太后挥退了服侍她的宫人,对梅长苏招了招手,端来一盘点心,“这是景琰昨天带来的,尝尝?你静姨的手艺。”

   

  “草民……谢恩。”梅长苏垂下眼睛,接过了点心。

   

  太皇太后看了看他,不知怎么想的,把周围宫人都屏退了,拉着他小声道:“小殊,你是不是不开心啊?来,我把他们都赶出去,你跟太奶奶说,太奶奶给你撑腰。”

   

  感受到老人抚上脸颊的手,梅长苏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多少年前,他委屈了不高兴了,又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掉面子,就是这么咬着牙跑过来,太奶奶屏退四周,听他一个人哭闹。闹完了,就折纸哄他。

   

  他幼时有多少委屈不甘,都是被这个慈祥的老人宽容抚去的。

   

  梅长苏再也压抑不住,他不愿意想老人是不是真的认出了他,只单纯不想放过这点不知是真是假的温情。于是他握住了太皇太后瘦削的手,轻声喊道:“太奶奶……”

   

  “哎。”太皇太后笑着擦了擦他的眼角,温和地说,“太奶奶在呢,是不是景琰欺负你了?没事,太奶奶这就罚他抄书。”

   

  梅长苏笑了,眼泪忽然就从眼角落了下来,温声道:“没有,景琰对我很好,这次还是他带我来见您的?您记得吗?”

   

  太皇太后想了想,迟钝地反应了片刻,笑道:“景琰说今天要带心上人来见太奶奶,太奶奶就知道是你。那天我看见过你,你怎么不叫我一声就走了?”

   

  梅长苏动了动唇,勉强编出一个理由:“那天您身边不是还有别人吗?我怕您没认出我。”

   

  “瞎说。太奶奶怎么会认不出小殊?”太皇太后佯装严厉地教训了一句,“今天我叫你来,是跟你说说私房话,咱不让他听。他是乾阳,就让他在外面冻着!”

   

  梅长苏哭笑不得,怪不得萧景琰被关在了门外。——太奶奶喜欢小辈,更喜欢给小辈说亲,那些要嫁出去的女儿坤阴都要被叮嘱半天,合着太皇太后是当他要嫁给萧景琰了!

   

  不过也幸好萧景琰不在,不然真不知,那声“太奶奶”他能不能叫的出口。

   

  “好,听太奶奶的。”梅长苏笑。

   

  “小殊啊,你怎么就分化成坤阴了?”太皇太后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梅长苏嘴角笑容一顿,无所谓道:“这又怎是我能控制的?坤阴也挺好的,太奶奶不就是吗?”

   

  “你心里果然是有数的。”太奶奶递给了他一块糕点,“当初你没分化时,旁人都说你是乾阳,我就觉得你像坤阴,宸妃还不让我说。”

   

  “您……您当年就觉得我……我是坤阴?”梅长苏声音颤抖。

   

  太皇太后笑着说:“你当初拒绝我给你和霓凰赐婚时我就察觉到了。你要不是坤阴,怎会和景琰走的那么近?”

   

  梅长苏心下叹气——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判断方法。当初他还没分化,自然不能随变定亲,而景琰,那是和他同生共死的交情,能不亲近吗?

   

  太皇太后没注意他,只自顾自道:“你别学你娘,一个大姑娘,还是坤阴,老是往战场跑。每次他们去啊,太奶奶这都提心吊胆的。”

   

  “娘亲又怎回是闺阁能关得住的?”想起晋阳长公主往日的模样,梅长苏不由得抿了抿唇。

   

  “哎,你们林家人都是。怪不得晋阳非要嫁给你爹,她跟你们都是一样的。”太皇太后似乎陷入了回忆里,“还有宸妃,你们林家的坤阴啊,都不是靠一般人家衡量的。”

   

  “说起来,宸妃和景禹,也许久未来了。你回去跟他们说一声,再忙,也要来看看太奶奶。我这把老骨头……撑不了多久了。”

   

  梅长苏收敛起心神所有的动荡,轻轻晃了晃太皇太后的胳膊:“谁说的,太奶奶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太皇太后笑了笑,她一向眼神浑浊,整个人透漏着老年人的垂暮气息,沧桑而温和。可此刻她的笑,又像是多了点什么:“小殊啊……你和景琰可一定要好好的……”

   

   

  太皇太后和梅长苏说了好多话,虽然自始至终梅长苏都不知道太奶奶是不是真的认出了他。老人家精神不济,今日又说了这么多话,不一会儿便睡着了。梅长苏没有惊动宫人,给太奶奶盖上了一层被子,悄悄出了宫。

   

  萧景琰正在外面和飞流对招,飞流功夫不低,又有蒙挚教导,但萧景琰的一身功夫都是战场上历练出来的,虽然比不上飞流,但保命的招式层出不穷。

   

  已过晌午,宫人们都聚集在院里。慈安宫不比别处,因为太皇太后慈祥,下人们一向没有什么拘束,与屋内的安宁祥和相比,殿外几乎称得上热闹。

   

  萧景琰和飞流来去几个回合,招招致命又都极有分寸。梅长苏虽然没了功夫,但到底眼力不差,一眼就看出飞流是在给萧景琰喂招。

   

  这小孩现学现卖,把蒙挚教他的都不动声色地给了萧景琰。

   

  他笑了笑,刚站定,就见飞流豁然收招,朝他跑了过来:“苏哥哥!”

   

  “嘘——”梅长苏示意他安静,“飞流等急了吧?先吃点点心,回苏宅让吉婶给你做好吃的。”

   

  “嗯!”飞流笑着用力点了点头。

   

  见梅长苏出来,宫人们都自发进屋,转眼间,殿外又只剩下他们三人。

   

  萧景琰这时也走了过来,问:“太奶奶都说了什么?待了这么久。”

   

  “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梅长苏一笔带过,挑眉乜了他一眼,“太皇太后简直把我当新嫁娘,也不知某人都说了些什么。”

   

  “咳。”萧景琰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阿苏,我……”

   

  梅长苏摆摆手:“好了我都知道,就你那个性子,能在亲近的人面前藏得住事才怪。”他压低了声音,道,“不过可万万不能再让别人知道了。”

   

  “当然,我有分寸。”萧景琰觉得他的阿苏很神奇,明明认识不足一年,他便对自己了若指掌。

   

  他有些骄傲的想:我家阿苏就是聪明。

   

  旋即又暗道:那我也要努力了解阿苏才行。虽然他自认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梅长苏没管萧景琰脑子里的弯弯绕绕,只说:“那靖王殿下,可否送苏某回去了?”

   

  “苏先生请。”萧景琰对他施了一礼。

   

  “多谢。”

   

  慈安宫外,两个心照不宣的人沉默着离开了。

   

  平静之外,朝堂依旧风波汹涌。

   

  

  【待续】


评论 ( 16 )
热度 ( 254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