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杀破狼】一眨眼发现自己身处异时空了怎么办?

*不到三千的小短打,一个有毒的脑洞:假如长庚顾昀穿越到了漫展上


*随手写,博君一笑。细节请勿深究,bug和ooc属于我




  【正文

   

  一眨眼发现自己身处异时空了怎么办?

  

   安邦定国的安定侯会告诉你:慌你就输了。

   

  此时安定侯顾昀和他们家刚退位成了太上皇的长庚站在一片人山人海里,周围过大的噪音惹得恢复听力的他皱了皱眉。长庚见状,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子熹?”

  “没事。”顾昀摇了摇头,示意他放下手,“这是哪儿?我们之前不还在商量园子的事吗?”

   

  太始帝退位之后,整天琢磨着怎么让身边的人过得舒服些。听陈姑娘说起江南气候适合休养,二话不说就在江南买了座园子,正在跟这人商量如何修葺,一抬头就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

   

  “不清楚。”哪怕身遭巨变,长庚也依旧是一幅不温不火的模样,他握住了身边人的手,“小心,别走丢了。”

  看起来是丝毫不在意自己身在何处。

   

  “有你在我怎么舍得走?”顾昀笑答。他目光在周围扫了扫,旋即难得倒抽了口凉气。心说:我这是掉进哪个妖魔洞窟了?

   

  四周大部分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当然也可能有半大小伙,可是他们的打扮在骨子里是个潇潇君子的顾昀看来……着实有些扎眼。

  ……怎么一个个都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

   

  长庚贴心地给他捂住了眼。

   

  “一会儿耳朵一会儿眼睛你这是干嘛呢?”顾昀斜了眼睛看他。

  “揩油。”太上皇一本正经地回答。

   

  收回手时指尖还特地在安定侯唇上摩挲了一下,以示自己说的是实话。

 

  顾昀:“……”

  小兔崽子越来越不正经了。

  ……虽然都是跟他学的。

   

  “那个……请问……我可以帮你们拍张照吗?”

   

  就在顾昀思考着自己儿子到底为什么越长越歪时,一个怯怯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来人是个小姑娘,十六七岁左右,穿着一身红金色的齐胸襦裙,顶着丸子头,眼睛在两人中间看了看去,脸色有些红。

   

  顾昀对着姑娘家永远都是一幅客客气气的样子,虽然他没懂“拍照”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他端着自己世家公子的皮相,勾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淡定地说一句“自然”。

   

  长庚默默贴近了些,以一种微妙地体现占有欲的方式站在了他前面。

   

  小姑娘很开心,举着个方形的东西对着他们,约摸过了几秒,眼睛亮晶晶地把那东西收了起来。

   

  顾昀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小姑娘冲他们鞠了个躬,说:“谢谢!两位小哥哥太好看了!”然后一溜烟跑走了。

   

  顾昀:“????”

  他和长庚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迷茫。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喜欢‘小哥哥’这个称呼。”

   

  长庚没理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周围的人,思索片刻后,说:“他们一个个手里拿着的,应该就是‘拍照’的工具?”

  顾昀点头:“像‘画箱’。但比灵枢院做得精巧多了。”

   

  灵枢院曾经折腾出过“画箱”,是一种记录人像的器械。可惜太笨重,造价也不低。哪像他们这里的人手一个,看起来还颇为灵巧方便。

   

  “哎别管那么多了,我觉得这儿还挺有意思的,陪我转转,也不枉老天把咱俩往这儿送一趟。”顾昀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和噪音,压不住的好奇心就涌了上来,拉着长庚就要四处去看。

   

  长庚握着他的手,生怕这人跟当初在雁回一样,一转眼就没了。此处人生地不熟,还这么吵,想找个人都难。

   

  没走两步,两人就又被小姑娘拦下了,这次是俩。一个看起来比较活泼的很激动,对他们说:“两位小哥哥出的是《杀破狼》里的长庚和顾帅吗?”

   

  什么里的?顾昀心中划过一道疑问,他与长庚对视一眼,长庚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装模作样的本事顾大帅向来是一流的,只见他保持着自己的风度,洒然一笑,说:“是啊。两位姑娘可喜?”

   

  两位小姑娘目光闪亮,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压抑着激动说:“声音好好听!这就是我心目中顾帅的声音啊!”

   

  他们这里的动静不算大也不算小,可是顾昀和长庚这两个大男人的形象着实比较瞩目,停了一会儿后就遭一圈人围观,有人拍照,有人窃窃私语,有人盯着犯花痴,居然渐渐成了场子的一个小中心。

  “两个人好帅啊!”

  “卧槽子熹和长庚啊——好难见到有人出古装!”

  “两个男孩子出耽美,他们难道是cp?”

  “一对儿颜值这么高的coser我居然不知道?”

  ……

   

  长庚偏头凑到顾昀边上与他咬耳朵:“刚刚一路走过来,听周围人说话,他们好像把打扮成书中画画中人的行为叫‘出’。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成书中人了?”

  顾昀轻笑一声:“就是这姑娘刚说的《杀破狼》?”

  长庚:“估计是了。”

  

  “名字不错。”他轻飘飘地回答了句,“写书的是个人才。”

   

  正想开口说句让让,顾昀一向不太灵光的耳朵忽然听到一句话——“长庚比顾帅高,而且一直侧身护着他,该说不愧是攻吗啧啧啧。顾帅攻身受命啊嘿嘿。”

   

  时代隔了不知道多少年,但偏偏有些词意思非常表面。顾大帅几年没想过事儿的脑子偏偏刹那间就理解了某两个字的意思,当即就不爽了——

  那不都是我让着他吗?

  这什么破书,连这种事也写?

   

  他侧身瞟了说话的人一眼,也是个姑娘,正和她身边的人说说笑笑,见他一眼斜了过来,顿时说不出话,脸都红了。

   

  “子熹。”顾昀都听得到,更遑论长庚。他压抑着嘴角的笑意,轻抬胳膊搂住了这人的腰,蹭了蹭他,“不许看她们,看我。”

   

  ……得寸进尺了还!

   

  听见周围传来隐约的呼喊,顾昀忽然玩心大起。他大概能琢磨出这些小姑娘们兴奋什么,于是转身面对着长庚,手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拉近,在他唇边亲了一口:“别闹。”

   

  长庚:“……”

  到底是谁在闹!

   

  听到传来的尖叫声,安定侯满意地点了点头,放开了那个被他在公众场合撩红了耳尖的太上皇。

   

  “我的天顾帅攻气爆棚!我不管我吃顾长!”

  “长顾!原著cp不可逆!长庚才更攻好吗?!”

  “顾长!”

  “长顾!”

   

  耳内传来轻微的吵架声,顾昀蹙了蹙眉,偏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两个小姑娘手挽着手,另一只胳膊上挂着大包小包。她们倒是没拍照,正盯着他们看,虽然嘴上谁也不让谁,脸上却一直笑嘻嘻的。

   

  顾昀松开眉角,无奈地摇了摇头。

   

  “子熹,我们走吧。”长庚拉了拉他的手,总这么被围观着也不是事,还是去躲个清净为好。

  顾昀跟他十指相扣,声音大了些:“走走走,我可不舍得再让我的心肝儿被围观了。”

   

  “哦——”

  周围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然而引起这场骚动的主角施施然牵着他的心肝宝贝离开了。

   

  刚寻到出口,一眨眼,两人却又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他们对视一眼,顾昀呼了一口气,无奈:“那里的姑娘们可真……”

  他搜肠刮肚半天,琢磨了一个合适的词形容:“热情。”

   

  长庚却不在意这个,他手里握着的是心尖上的人,虽然刚刚身处陌生之地,但心里终究是平静的。

   

  “你觉得她们说的‘书中人’可靠吗?”

  “那有什么关系?”顾昀反问他,眉梢眼角浸出历尽千帆的沉静和征战沙场的锋锐,“日子还是一样的过,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纵然你我那满身伤痛、战场铁血、家国存亡只是一纸空文,但所有的浓淡感情,终究属于你我。

   

  “也对。”

  长庚笑弯了一双好看的眼睛,将身边人的手送到唇边亲吻。

  “子熹教训的是。”

   

   

  【完】


评论 ( 9 )
热度 ( 168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