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平行时空脑洞小剧场1 】—— “假如当年儿子没有拦住我去闹洞房

其实被突然要求加戏我是一脸懵逼的(。

严先生:



这恐怕是多年来京城沈府最热闹的一天。

沈府正厅内,暖灯通明,红烛辉映,高朋满座,觥筹交错。庭中,顾大帅自掏腰包在灵枢院订制的烟花,炸得火树银花,好不热闹。京城一隅变成了不夜天。

只听司仪朗声道:“送入洞房——”。

这声音似是一道信号,顾昀嘴角扬起一抹酝酿已久的坏笑。他走到新郎身边,一把搂住沈易:“我说季平,你没事吧?这脚可有点儿飘啊。”

“别,我看是你飘了。”新郎官拍开来人的手,假装没看到他。

这么多年,沈易通过与姓顾的漫长的斗智斗勇经验,已经达到只看对方一个坏笑,就知道他有什么馊主意的地步。此时此刻,洞房门前,顾昀的出现,让沈易格外不安。

“哼,我可不像你似的。”顾昀想了想,扬眉对新郎耳语:“我看你是好不容易找了个显赫人家把自己嫁出去,光顾着显摆傻乐,忘了自个儿酒量差吧。”

“你!”

顾昀继续不依不饶:“看你这脸红得,我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

“那还不是被你灌酒灌的,这就忘了?侯爷好记性啊,怕不是满脑子都只装着你家那位了吧。”沈易心道这人真难缠,怎不回了西北去。


“咳……”看这新郎官打着酒嗝,大着舌头胡说,顾大帅假装痛心疾首,怒道:“你可真是狼心狗肺啊沈季平!也不看看刚才是谁给你挡了三杯两盏?怎么倒成了我灌酒?我说你,可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我顾子熹!”

新娘子走在旁边,盖头下听着两个人你来我往,想拦着些,一抬手红绸轻轻晃了晃,拽在那人手上,脸上烧了起来,被这种少见的心绪一激,想说的半句也说不出口。

新郎官感觉到手中红绸微颤,轻轻握住身旁人儿的手,转身对顾昀道:“那哪儿敢啊?不过我可真没看见你替我挡了一杯半盏的,莫不是你记错了吧?嗝……果然脑袋里容不下别的了。啧,想当年,顾大帅可没现在这样。”

“快别说我了。”

顾昀心道老妈子这时候还不忘碎嘴子,顿觉烂泥巴扶不上墙。又想起“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兄弟们嘱托,赶紧发起攻势,抢回话语权:“沈易啊沈易,没想到你榆木脑袋大半辈子,今儿总算是出息了。你说人家陈姑娘身世显赫、神医妙手、花容月貌,怎么就委屈给你这个老妈子了?”

说着,顾昀用手肘推了推新郎官,眼睛一眯,怪笑道:“与其和我在这儿练嘴皮子,不如多想想如何早日生一对儿娃娃给我玩。”

陈轻絮在一旁,被顾昀不着边际的话带跑了思绪,心想:“孩子么……”

一边安静站着的新娘子冷不丁轻晃了晃头,头冠上的缀饰琳琳作响。陈轻絮努力找回正常声音:“侯爷莫要胡说了,还是早些回去,别让陛下担心。”

沈易看自家娘子难得发话,赶紧抓住救命稻草, “可不是!再说了,生出娃娃来也不能给你玩不是。倒是你啊,怎么也不想想生一个?你要是有这雄心壮志的,谁还拦得住你,说不定哪天一醒来,就多出一娃娃来呢!”看他笑得人心烦,沈易索性转头看向陈轻絮,也没说什么。

顾昀心道不好,这老妈子果然是醉了……什么胡话都往外说。不过他这么一提醒,顾昀似是想起出门前长庚好像有什么交代。然而,在这沈府陪新郎官忙出忙进,一圈下来,也忘了个干净。“算了,现在没功夫想这些,还得赶紧让季平开窍。”

“沈易,还记得当年我教过你什么?”

顾昀不着痕迹地向前推了推新郎官,看了看新娘子,干脆横到两位新人中间,对着沈易又一次耳语“待会儿进去,可别掉链子。”

好死不死,这话还是被陈轻絮听到了。她不由又羞又气,心想: “这兄弟俩平时都偷聊着些什么……不过,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吧,这份感情听着,莫名的踏实。沈将军……不,夫君有这样的朋友,确实是幸运。”

“你教我的?”沈易看这时候大帅还是没个正形,不由得有些着急。不过转念又仔细想了想,心道好像当年还真有那么回事,但再一想又觉得靠不住。“你说说你,教过的东西什么时候有用过?哪次不是把西北战场上对付蛮人你一套搬过来的啊?”

顾昀也没搭理沈易的话茬,转头看向新娘子,正色道:“我这季平兄以后可要仰仗陈姑娘了,还得劳你多多费心。”似是又想起什么,顾昀笑道:

“嗯……我是说,沈夫人。”

……

再说另一边,沈家大喜,长庚先前来喝了杯喜酒,撂下赏便回了侯府,怕待久了众人不自在。临走之前叮嘱了顾昀几句,估摸着那人也没往心里去。这会儿时辰也不早了,看顾昀还没回来,有些莫名不安。

长庚想着沈将军好不容易成亲,能离子熹远点,结果这人还去闹洞房,让人不得安生。却又怕顾昀一时高兴,不自觉解了禁,回头又得挨场病。登时在侯府里坐立不安,于是自己悄悄又出了门。

这会儿长庚刚到沈府,进来就看见这顾昀把新郎官拦在门口,叽里咕噜眉飞色舞个没完。任凭皇帝陛下再怎么温文尔雅,忍耐克制,这会儿也忍不住喊了句:

“顾子熹!”

顾昀听见这声音,猛地浑身一震,本来还想调侃新郎官的话突然噎住,僵硬地缓缓转过身, “长……呃,陛下,您怎么又过来了?不是说……政务繁忙,先回去了吗?”

声音不大不小,陈轻絮也被引得转过了头。陛下微服亲临来抓四境统帅,拦着不让闹洞房可不是什么能宣之于众的事,她忙拽拽身边人衣角, “快劝大帅回去。”

沈易也想到了这一层,忙转身道:“陛下事务这般繁忙,大帅还不快回去,怎么好劳烦陛下再多等片刻呢?”给噎住还没回神的安定侯使个眼色,心里倒也松了口气,总算送走这大神,下次定要给陛下道个谢。

长庚心里觉得顾子熹真是不正经,面上却做足了功夫。“不碍事,都忙完了。沈卿成家,我还想最后过来凑个热闹。”

他又几步走到顾昀身边,对他低声说:“走吧,陈姑娘这么多年挺不容易的,让人家好好嫁个人。”

听长庚这么一说,这会儿,顾昀立马又把兄弟们的嘱托抛到了九霄云外。赶忙接住身旁人的话:“季平兄,大喜日子让陛下几番赏脸,你面子够大啊!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这些闲人,便不在这儿打扰二位新人。我陪陛下先行一步。”

顾昀冲二人拱手,跟着身旁人的脚步一起离开。走到门口,突然又回头冲屋里大喊一嗓子:

“沈易!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沈易陈轻絮一听,本来从容行礼的动作一僵,心道:果然,这样的……祸害还是让陛下带回去的好。

(完)

———————————分割线—————————————

其实这是一条萌萌哒语c群宣w
以上剧场改编自昨晚一场酣畅淋漓的群戏ww

♪诸位安。

♪曾言盛世自东风,怎想乱起于萧墙。覆灭炽热的紫流金,燃烧飞腾的红头鸢,纵有虎视眈眈的外敌,纵处危机四伏的大梁,将帅铁血丹心,潇潇君子,亲王温润如玉,世难寻双。我们将开创一个新纪,巨鸢上是来来往往的旅人,铁轨上是国家浩浩汤汤的风华。我们将扛起一个未来,法自有度,民各安康。万里江山,风骨柔情,一柄凛凛割风刃,划开一个新的天地;画卷千里,岁月静好,一捧彤彤赤子心,带出天地山川,巍巍大梁。

♪若您曾被这家国义、刻骨情打动,欢迎加入本群,和我们一起,再兴风云,重指江山。

♪本群新建,空皮多,无审核,不禁白,欢迎来玩♡

【指路门牌号:416919653】

评论
热度 ( 58 )
  1. 雾桓山绕严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欢迎来搞事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