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长庚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咕

【靖苏/ABO】《生当复来归》章二十

第十九章_沧海月明珠有泪




*试图回圈,诸位小可爱好久不见!

*亲爱的们,这趟车是假的,跪地求饶!

*要是画风与前面不一样一定是我写傻白甜写多了的缘故……

*最后嚎一句:我终于写到我最想写的情节之一啦!!!!!


————————————



第二十章_两情若是长久时

 

这是辆假车,为啥还能被屏蔽。

 

……

 

梅长苏醒得很迟。

 

周围很暗,他还在那件幽闭的屋子里。有几缕细小的光从缝隙里漏了进来,明亮刺眼。

 

梅长苏翻了个身,想补觉。

 

他身子骨懒到不行,轻微的疲惫感笼罩了他。他觉得自己一根指头都不想动,劳累的十几年的思维彻底罢了工,脑子里什么都不剩。

 

有人打开门悄悄走了进来。

 

不用看,梅长苏就能感觉到是萧景琰。

 

结契之后的精神联系送给了坤阴一种柔和的信息,梅长苏连眼皮都懒得抬起来了。

 

萧景琰坐下轻声唤他:“阿苏,醒醒。”

 

梅长苏睁开眼睛,似乎一下就清醒了下来。他盯着萧景琰,眸色中带着一点点期待。

 

萧景琰似乎听到他的坤阴说:“再叫一声。”

 

他有些好笑,就又叫了声:“阿苏。别闹了,先喝点儿粥。”

 

萧景琰竟然从来不知道他的苏先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梅长苏顺从地坐起来,丝毫没有无意识撒娇后的尴尬,坦然地接过萧景琰递来的粥。

 

他喝得很慢,萧景琰也没出声打扰。一切安安静静,恍惚间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梅长苏喝完,萧景琰接过空碗,说:“再睡会儿?”

 

“好。”梅长苏开口,声音带着沙哑。

 

萧景琰听得耳根一热。

 

他连忙咳嗽了一声,说:“……那你先休息。这两天没什么事,你好好养养身子。”

 

梅长苏转了转眼珠,“嗯”了一声。

 

“阿苏。”萧景琰又喊了声。

 

梅长苏看着他。

 

“好好睡。”萧景琰叮嘱了他一句,离开了。

 

梅长苏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仰躺在床上,他思维依旧是缓慢的,可总归是开始想东西了。

 

阿苏。

 

这原来是叫他的。

 

十几年了,在江左,蔺晨叫他长苏,飞流唤他苏哥哥,手下人称他宗主,唯一带有一丝过去色彩的便是赤焰旧部们的一声“少帅。”

 

他总觉得那不是在叫他,骨子里刻着的某种情感蠢蠢欲动,属于林殊的那一部分茫然无知的在身体里冲撞,当初太奶奶的那一句口齿不清的“小殊”叫得他心跳几乎都要停下来。

 

血液在镌刻着“林”字的血管里急流,他花了十几年积攒下来的冷静克制住了应答的冲动。

 

心里一片茫然。

 

上一次他的萧景琰共度良宵,那么温柔亲切的景琰,那场如梦温馨的情事,梅长苏一直觉得,那是林殊。

 

萧景琰凭什么待苏哲那么好?凭什么喜欢梅长苏?他和林殊朝暮相处那么久,他分化时林殊在辛辛苦苦的陪着他,他想念林殊想念了十二年,凭什么就那么轻易的喜欢、甚至是爱上了梅长苏?

 

知道那时候,他才意识到,最想念林殊的人,是他。最厌恶梅长苏的也是他。

 

梅长苏是一个地狱归来的魂灵,迟早要回到梅岭燃烧的大火里。他用最理智最冷静的目光旁观这一切,苍白诡谲的不似活着的人,这样的人可以毫无顾忌的算计别人甚至算计自己,仅存的生命也可以张扬燃烧化做一场祭奠。

 

他迟早是要消失的人。

 

可萧景琰唤他“阿苏。”

 

那样珍重、那样情深、那样捧到心里害怕失去,连林殊都没有听过那样小心而又满足的语气,却被梅长苏听到了。

 

他叫的是梅长苏。

 

是梅长苏。

 

阿苏。

 

他飘荡了十几年的魂灵,空荡了十几年的内心,终于落了地。

 

梅长苏和林殊达成了和解。

 

十几年来,他从未有像此刻一样,想要活下去。

 

【待续...】



评论 ( 47 )
热度 ( 284 )

© 顾家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